“黑飞”无人机频惹祸 看各国应对有何高招

临空都市报 2017/5/12 17:17:50

?

4月14日至4月30日,成都双流机场接连发生9起无人机扰航事件,总计造成114个航班备降、超过40个航班延误;5月9日,“黑飞”无人机再闯祸,致江北机场12架航班备降外地……

近年来,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俗称“无人机”)“黑飞”干扰民航班机起降、偷拍他人隐私等违法行为屡屡发生。从全球角度来说,无人机肇事事件也频频发生,尤其是在2015年集中爆发。无人机不能无人管,在这方面,国外有什么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呢?

事件回顾

全球无人机“黑飞”问题频发

●2015年4月,在一场示威游行中,一架装有微量放射物的无人机落在日本首相官邸的屋顶上,引发东京当地政府高度重视。

●2015年5月,美国一男子意图遥控一具无人飞行装置飞越白宫护栏,遭到美国特勤人员逮捕。

●2015年7月,德国汉莎航空一架航班在华沙上空几乎撞上一架无人机,造成20架飞机改变飞行路线。

●2015年,新西兰一名38岁男子在松树海滩发生火灾的时候操纵无人机。某一时刻,该无人机与消防救火直升机的距离仅为400英尺。后该男子因操作无人机太靠近消防救火直升机空域飞行被起诉。

●2014年5月到2015年4月,英国各地机场发生6起无人机和民航机险些擦撞事件。

应对措施

德国:超过5公斤必须持有许可证

德国对于无人机的管制立法较早。德国《航空管理法》第16条规定,所有重量超过5公斤的无人机都必须持有许可证才能飞行,带有照相、录像等拍摄功能的无人机,不得在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拍摄个人或其私人领域。

2017年初,德国拟定了一份新的法律草案,加强对无人机等小型飞行器的管理。新法有以下几个核心内容:首先是牌照制。任何重量超过250克的飞行器必须在醒目位置上写有其所有人的姓名以及住址。其次是驾照制,操作者必须持有有效无人机驾照。第三是飞行许可制,必须要到当地相关管理部门申请并获得许可才允许无人机在户外飞行。第四是敏感区域禁飞制,如一些重要的军警设施、工业区、人群密集区、车站、机场附近等,禁止无人机特别是带摄像功能的无人机飞行。最后是限制飞行高度不得超过100米。目前该法还需经德国联邦会议审议,通过之后将会正式生效。

日本:东京81个公园禁飞无人机

2015年5月,东京市政府宣布,为了保证孩子们的安全,禁止在东京的81个公园里进行无人机飞行,违者罚款5万日元。7月,日本众议院表决通过了《小型无人机飞行管制法案》,把首相官邸、国会、皇宫等重要设施以及外侧近300米的地区列为禁飞区。9月,《航空修正法案》颁布,规定未经许可禁止在影响航空安全、人口住宅集中的上空,以及集会、展会等人员密集的上空飞行无人机。

美国:计划使用“反无人机防卫系统”

2016年6月21日,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正式宣布完成了首部专门针对小型无人机的管理规则Part 107,规定无人机重量必须低于25公斤,飞行高度不能超过120米,飞行速度最高为每小时100英里,在飞手的视距范围内飞行且一个无人机飞手一次只允许操控一台无人机,不得将飞行控制权转交给其他无关人员。若有专人担任观察员,则要在观察员视距之内飞行。飞手不允许在有遮挡的建筑物或汽车中操控无人机。无人机只允许在日出前30分钟至日落后30分钟期间飞行,需要装有预防碰撞的指示灯。飞行时至少保证3英里能见度。

同时,政府还可能批准一种“反无人机防卫系统”(AUDS)尽快投入使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将很快对其进行试验,来侦查和确认在机场附近有潜在威胁的无人机。AUDS使用热成像相机追踪无人机,再向“黑飞”的无人机发射高功率射频信号,阻断无人机通讯。只需要8秒的时间,AUDS系统便可以在大约6英里(约9.66千米)的范围内确认并击落无人机。

专家声音

尽快落实监管主体责任 引导无人机产业健康安全发展

无人机频频闯祸,对于无人机监管“难点”,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昨日,记者连线到了中国民航大学经管学院李晓津教授,他指出,我国对无人机行业早已有明确法律规定进行监管:2013年中国民用航空局就出台了《民用无人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要求飞出视距(距离超过500米或高度超过120米)或驾驶空机重量大于7公斤的无人机操控人员需持有“执照”。同年施行的《通用航空飞行任务审批与管理规定》,明确了包括无人机在内的通用航空飞行任务的审批与管理工作。

李晓津说,无人机“黑飞”涉及空管、民航、机场、公安等部门,所以需要梳理出一个主管单位,避免出现“九龙治水”的现象。因为涉及执法,李晓津认为公安机关应作为主管部门,其他部门可以进行有效配合,这样明确主体责任,将无人机飞行进行有效监管。

“无人机产业是朝阳产业,未来无人机发展应用有非常广阔的前景,但这个产业健康发展的前提是要有规范化的管理和科学的引导。”李晓津说,而且当前无人机“黑飞”的反制手段技术也非常成熟,但如果不科学规划,有效疏导及管理,会很容易影响无人机产业的发展。只有完善法律法规,落实主体责任,才可以进一步引导产业健康发展。李晓津表示,目前国内已经有地方在开发相关应用程序,试点建立快速申请通道,推进体验空域的开放,为无人机合法飞行创造条件。临空都市报记者江飞波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