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遭无人机干扰!重庆机场240余航班受影响

北京晚报 2017/5/13 15:41:14

(原标题:又遭无人机干扰!加强立法监督迫在眉睫重庆机场240余航班受影响)

昨晚,重庆江北机场两次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记者从重庆机场方面了解到,昨天19时20分至21时37分,重庆机场受到了无人机干扰,造成多个航班备降或返航。约34分钟后,重庆机场于22时11分再次出现无人机干扰,航班起降再次受到影响。23时37分,重庆机场开始恢复起降。共造成40余个航班备降,60余个航班取消,140余个航班延误,上万旅客出行受影响。

今年以来,国内已有多家机场多次发生无人机等飞行物入侵机场净空保护区、妨碍航班运行安全的事件,无人机“黑飞”问题愈演愈烈。

无人机无序飞行极易干扰军民飞行器正常运行,甚至可能酿成飞行事故,给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损失。根据相关实验,一只重1.8千克的鸟与一架高速飞行的飞机相撞,产生的冲击力比炮弹还大。一般消费级无人机的重量为1.5千克至150千克,通常由质地坚硬的材料制成,若与高速飞行的飞机相撞,严重的可能造成机毁人亡的惨剧,还可能危害地面人身财产安全等。

无人机靠无线信号进行数据传输,民航飞机在飞行中,控制系统、自动导航系统、自动驱动系统、起落装置、通信设备等等都容易受到无线信号的干扰。飞机起飞和降落阶段是最容易受到影响和威胁的,这时候如果机场禁飞区有“黑飞”的无人机出现,无论出现信号干扰还是发生碰撞事件,都会造成飞机系统故障甚至失去控制,出现灾难性的事故,后果不堪设想。记者调查了解到,使用无人机随意高空航拍还容易造成重要军事目标的暴露。

5月10日,重庆市公安局发布了加强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的通告,通告要求,重庆行政区域内使用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进行飞行活动的,必须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同时也对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严禁飞行区域等进行了明确。根据相关规定,民用机场净空保护区域为每条跑道两端20公里、两侧10公里范围,江北机场净空保护区主要涉及江北区、渝北区、渝中区、南岸区、北碚区五个区,在划定的区域内禁止放飞无人机。

另外,《民用机场管理条例》规定,违反规定情节严重的,将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造成严重后果需承担刑事责任。

整治

民航局要求建立军地联合监管机制

昨天,民航局召开无人驾驶航空器专项整治工作部署电视电话会,下发针对性的措施要求。各地区管理局、监管局、机场也在制定完善防止无人机干扰运行的程序,联系地方政府建立联防联控机制,各项工作正在积极推进。

为进一步加强无人驾驶航空器管理,维护民航飞行安全和秩序,民航局提出:要充分认清无人机管理的复杂严峻形势。由于管理制度缺失、进入门槛低、运行管控难、查证处置难,当前无人机监管面临重大挑战,务必要对无人机管理保持清醒的认识;要站在民航发展、确保航空运输绝对安全的高度,以对人民生命财产高度负责的精神,解决打赢专项整治这场硬仗,尽快遏制无人机干扰民航运行多发、频发的现状,逐步建立无人机管控长效机制。同时,要加快建立军地联合监管机制。重点要建立完善军地联管、空地联动应急处置机制,确保一旦出现情况,能够快速处置,最大程度降低对民航正常飞行秩序的影响,配合地方公安做好查处工作。

解析

飞行准入门槛高“黑飞”现象普遍

对于如何界定是否属于“黑飞”,重庆市公安局表示,按照相关规定,未向国家飞行管制部门提出临时空域和飞行计划申请,或未按照批准的飞行计划实施的无人机违规飞行均为“黑飞”。

从事无人机飞行和业务需要满足3个条件:须考取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的训练和合格证;须向军航申请飞行区域;申请民航飞行计划。三者欠缺其一就属“黑飞”。航拍摄影爱好者向某表示:“有时候我们‘黑飞’也属无奈。”个人难以申请空域是“黑飞”的主要原因,“我们希望相关部门能给我们一条合法的途径”。

销售环节也是对无人机监管的重要一环。由于目前无人机市场缺乏一个系统的管理体系,工商等职能部门对无人机销售环节无法进行有效监管。使用者在购买时也不用进行身份认证。

据向某介绍,商家还会私下为使用者提供无人机改造零配件。经过自行改造,可使无人机的性能大大提升,能飞得更高、更远。“只要不在机场、监狱、重要军事设施等敏感区域附近驾驶无人机,几乎很难被人发现。就算发生坠落伤人或影响其他民用飞行器正常飞行的事故,如没被当场抓获,便可逃避法律法规制裁。”这是无人机使用者公认的事实。

监管措施滞后立法迫在眉睫

“‘黑飞’无人机通常是遭到举报后被查处,执法部门通常是公安机关。使用者即使拿到无人机驾照,会不会出现有证而不被相关部门认可的情况?”已经从事无人机航拍1年多的贺某认为,监管部门之间职责不明确,是他进行无人机驾驶最担心的事情。

“与井喷式发展的无人机市场相比,相关立法存在缺失、监管措施比较滞后。”中国民航大学副研究员刘晓山认为,目前我国关于无人机的法律法规存在较大空白。目前,我国出台了《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定,但上述规定的内容比较宏观、笼统,对无人机生产、销售、使用各环节没有详细的管理规定和实施细则,特别是对无人机低空空域的飞行活动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进行规范。

西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讲师杜苏认为,公安机关有介入无人机监管的必要。执法中会有无人机捕获的问题,作为强制行为最好也由公安机关来实施,这样能对接现有法律框架。

据《法制日报》《重庆晨报》民航局网站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