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的是“婆妈”“妈妈”从未退场

千龙网 2017/5/15 8:23:00

母亲节,感恩和爱的表达填满了从朋友圈到大街小巷的每一寸空隙。突然想到,如果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以往我们年复一年为妈妈们备下的陪伴其实是电视剧。然而随着这些年市场年轻化洗牌,观众换代,以“中老年女性”为主要服务对象的电视剧不再提及了,资本和舆论追逐的都是IP、鲜肉、时髦话题。没人为妈妈服务了,她们看什么?赶紧捋出各大卫视正在播出的片单一看,倒也安心了。过去唱了很多年主角的狗血“婆妈剧”确实寿终正寝退出历史舞台,但为“妈妈们”服务的剧集其实仍牢牢占据着主流、金字塔尖,只不过年龄段不再那么重要,价值观视角和情感维度更注重穿透两代人壁垒。从这个角度说,国剧还是进步了。

过去的电视剧,当家庭情感被扭曲激化成“打砸抢”的狗血战争,婆媳、姑嫂等关系被固化妖魔化,一切为了收视率的饮鸩止渴行为,最终让“婆妈剧”走向灭亡;另一方面,近些年纯粹的偶像剧、以“鲜肉”主打的悬空IP剧,这些“接盘”的概念也并不都好,整体上日子是越过越差。例如今年初的“抠图不自赏”之后,接连传来《海上牧云记》等几部同类型大剧遭遇播出平台“退货”的消息。凡是流量以亿计算,但周围没有人议论的,真相都非常可疑。最大的可能是利益方自掏腰包刷流量,死得好看一点罢了。

近几年“爆款”的几部作品,《琅琊榜》、《人民的名义》这样的正剧,本身离传统观众就不远。虽然其中纯情感、纯亲情的部分被新的戏剧元素稀释、取代,但凡提及都是非常符合“妈妈们”的情感期待的。比如《琅琊榜》中,“静妃”是母亲一样的存在,她外柔内刚、冷静睿智地辅佐胡歌完成复仇,只要这一条线的戏份出现,都是温暖柔和的;《人民的名义》本身女性角色极少,但高育良和妻子吴老师,祁宏伟和妻子梁璐,引发的关于婚姻和女性自我价值的社会思考,不次于反腐主题。再说诸如《欢乐颂》、《小丈夫》这类都市时尚剧,貌似主打年轻观众自我主张,父母一代的干涉和摩擦退居二线,然而实际上,这些剧都是以女性视角为主线,且女主角的年龄段不断上移。《欢乐颂》的安迪,《小丈夫》的姚澜,不仅不是傻白甜的小女生,甚至是心理年龄远超实际年龄的“大熟女”,她们对于情感的困惑、人生的思考、对矛盾的处理方式,更接近当下的真实,跟过去老式情感剧的套路彻底划清界限。而刚刚播毕的行业剧《外科风云》,不仅主线就是儿子为母亲复仇,医疗案例选取最多的也是关乎亲情的不舍和撕裂。

我问了一些退休在家的妈妈们,对于苦情剧、婆媳剧的消失,她们不仅没有什么不适,反而说“早就看烦了”。而对于当下热门的作品,她们追起来也是丝毫不松懈的。反过来说,被妈妈们所接受的“时髦剧”,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而妈妈们“看不懂”的,照样没什么好果子吃。连《奇葩说》这样的当红纯网综,也时不时抛出关于“父母提出去养老院,要不要支持”之类的代际话题。所以,现实主义创作的规律从未改写,“妈妈最大”永远不是只有母亲节这一天才被想起的空话。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