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摆摆 | 马家堡曾是清朝时期的军马厩,为传递信息而取名

重庆微发布 2017/5/19 13:51:42

大多数重庆人应该都晓得,在大坪与袁家岗之间的长江二路,有个马家堡,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煤科院的所在地。附近还重医大的附一院、出版社等单位。

重庆以人的姓氏命名的地名很多,比如袁家岗、陈家坪、杨家坪、肖家湾。可能很多人都会自动脑补,这马家堡就是有姓马的人家在这里建了一个堡垒。这很正常,但是小编今天要告诉你,马家堡并不是以姓马的人的姓氏命名,而是以清代在这里建有军马厩得的名。

有个故事是这样说的。相传清朝乾隆皇帝以后,朝廷逐渐腐败,社会动荡,民不聊生。四川也时有抗捐抗粮民众运动。重庆官府十分紧张,为保障其统治地位,急忙从各地抽调兵力,集中在重庆一带。其中有一队步兵和一支马队来到了佛图关。

图片1..png


佛图关

佛图关是重庆三关之首(其余二关均在中梁山上。中梁山一山三岭两槽,东岭二关叫二郎关、西岭三关叫龙洞关。去成都东大路经佛图关、歇台子、石桥铺、上桥,上二郎关,经中岭凉风垭下龙洞关,到白市驿),是兵家必争之地。这步兵马队的到来,增强了守关的力量,本来是件好事,却让守将犯了愁。

佛图关号称金城汤池,但关内地盘却不太大。由于地处鹅项颈上,地势为全城最高,水源有限。水井几眼,只够日常饮用,一旦天旱,还要出关到关下找水。平时只有一个千总,带着百十号人马守在关上。现在一下子多了几百号人马,水就显得很紧张。这一百多匹马,没有那么多马厩,一些马只好拴在露天坝。马要喂养,马也要溜,不溜不行,关内就没有这么大的地方。还有,光是那马屎马尿的骚臭味,就够人受的。

守关的千总已由重庆总兵派了一员副将来接替,以便节制关上的步兵马队。这副将忍了几天,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想法子让这马挪一下窝,于是来到城墙上四处观望。东南北三面都是悬崖,关下山坡也很陡,不是养马的地方,只有西面地势稍平。再一细看,几里外有一片缓坡,缓坡上有一个大石包。这缓坡靠长江一面是悬崖峭壁,缓坡上、石包上长满了茂密的松林,缓坡脚下高低起伏,延绵数里少见农田,多的却是荒草杂树。

副将想了,这地方放马好,一则离关不远,又在官道旁边,有什么事能及时通报;二则这地方宽阔,有水有草,可以放马溜马,马兵训练也有地方。坡上松林高大茂密,扎营可就地取材,夏天也凉快。溪沟有水,沟边搭马厩,饮马洗马也方便。

副将想定,立马传令马兵移驻这面松林坡。很快,大石包上的松树林里,一排营寨搭了起来,小溪沟边上,也搭起了几排马厩,马队人马住了进去。

这地方本来没有名字,马队队长与守关副将要时常联系,也有兵丁往来传递信息,没有个地名不好叫。因为这马兵营房建在石包包上,为了称呼方便,就把这地方叫成马队包。

后来马队开走了,房子却没有拆,仍旧有关上的几匹军马养在这里。大石包上的营房多,很多是空着的,马夫们图方便,就把马牵到大石包上去喂。时间长了,马队包因为没有驻兵,也不好再叫马队包,只好改口叫马厩包、马房包。再以后,关上的马也不在这里养了,房子、马厩也慢慢坏了,倒塌了,又成了无人居住的荒坡,但马厩包这个地名却留了下了。

马厩包这个地名在流传的过程中,逐渐讹传,最后变成了马家堡。

来源:重庆下里巴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