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的监护权怎么定?法官来释法

铜梁网 2017/5/19 14:55:06

在未成年人的监护中,父母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可以将监护职责部分或全部委托给他人。近日,区人民法院就审理了这样一起母亲自愿将未成年人的监护职责委托他人的案例。

村民杨会结婚后生有一女王凤,但王凤是聋哑人,一直在家务农未外出工作。王凤与村民阮明结婚后育有一子,名为阮峰。2016年7月,阮明因病去世。随后,王凤和阮明的继父赵勇与阮峰的舅公张权,就阮峰的抚养问题进行协商并达成协议。

协议约定:王凤自愿放弃对阮峰的监护;王凤及其母杨会委托阮峰的舅公张权承担对阮峰的监护,张权也愿意对阮峰进行监护,并承诺将阮峰抚养成18岁,且对其进行正确的引导爱护,将其培养成为社会有用之人,同时承担监护期间的一切责任;王凤及杨会等亲属可以随时前来探视阮峰,张权不得干预。协议签署时,杨会、王凤、赵勇、张权及现场村民均在协议上签字确认。

2017年3月,原告杨会以王凤在放弃监护的情况下,应由第二顺序的监护人即其本人进行监护为由,欲要回对阮峰的监护权,并诉讼至区人民法院,请求应由原告对阮峰进行监护。

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本案所涉未成年人的母亲王凤虽为聋哑人,但其身体健康,具有正常的思维能力和判断能力,且有一定的劳动能力,有监护能力,并未丧失监护权,有权将其子的监护权委托他人。同时,王凤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她与被告张权达成的协议内容有认知能力,能够理解协议约定的内容。

同时,阮峰在其父阮明去世后一直跟随张权生活至今。张权作为家庭主要劳动力,有能力支付阮峰日常生活及学习需要,而原告杨会无工作收入。结合双方监护能力及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主审法官认为张权对阮峰的监护并无不利。而原告杨会要求变更监护权,未提供证据证明被告张权对阮峰的监护不利于其成长,也无证据证明其协议是在受胁迫的情形下签订的。据此,区人民法院对原告杨会的诉求予以驳回。

(记者 陈刚)

(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