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后留日女村官 领办公司奔“钱”景

华西都市报 2017/5/2 6:24:00

阿署达村村委会主任鲍进芝。

阿署达村村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梁波 徐湘东攀枝花摄影报道

4月30日上午,五一小长假第二天。

攀枝花市东区银江镇阿署达村。阳光明媚,三角梅格外娇艳。一排白墙灰顶别墅间,走来一位年轻女士。齐耳短发,精神干练。

“我叫阿之,是阿署达村村主任。”爽朗的声音,让重庆来的参观学习游客团,立即围拢了过来。

阿之是微信名。她的全名叫鲍进芝。出生于1988年的她,是一位典型的“城归族”。

从那些年阿署达苦日子的亲历者,到考上大学出国留学的金凤凰,再到丢掉白领身份回乡领头开办公司的城归族,鲍进芝在阿署达彝家新村的“折腾”,不仅是四川省近五年农业供给侧改革发展的一个缩影,更是四川“城归族”返乡创业的一个缩影。

那些年为个人打拼的酸与甜

考上大学 彝家女苦读跳出农门

阿署达村在半山腰上,这里的历史可追溯到三国时期。诸葛亮率领征讨大军“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曾在这里安营扎寨。

村子距离攀枝花市区很近,站在村里最老的那颗古树下,城区瓜子坪片区和兰尖铁矿矿区,肉眼可见。“可是,在2000年前,我们村离攀枝花市区却很远。”鲍进芝说,那时12岁的她,对这个“远”深有感触。

凌晨3点,父亲鲍和虎就起床了,去菜地摘菜。凌晨6点过,鲍进芝也起床了。吃完早饭,鲍进芝背着书包,鲍和虎背着菜,双双出门。

从村里去攀枝花城区,面包车是村里通往外界的唯一交通工具。在机耕道上,面包车跑起来异常颠簸。

每年春节除夕夜,金沙江两岸,烟花烂漫。而鲍进芝身后的阿署达村,死寂漆黑。“我一定要考上大学!”鲍进芝暗下决心。2006年,她考上了西北民族大学英语系。

留学日本 韩国籍男友追随她回中国

2011年前后,村里通了水泥公路。阿署达村迎来第一家企业的入驻,同时保安营飞机场通航了,“每当看到山顶飞机的起降,村里很多家都坐不住了。”其中包括鲍进芝的父亲鲍和虎。他开办起农家乐,“那时,农家乐每年纯收入可达二三十万元。”

鲍进芝大学毕业,申请到日本留学,获得日本东京千驮谷日本语教育研究所的通过。她告诉了父亲,两天后父亲终于开口了:“阿署达是一口井,我们村的人,都是这口井里的青蛙。你出去看看也好!”

2011年10月,鲍进芝如愿踏上飞往日本东京的飞机。在日本留学一年半的时间里,她对于“如何做好服务”有了更深的理解。鲍进芝还收获了爱情。后来,韩国籍同班男友追随她到了中国。

当上白领 攀枝花转型给了她机会

回国后,在天津鲍进芝当起一名国际导游,月薪将近5000元,半年后,月薪涨了一倍。不过,鲍进芝涨薪的同时,阿署达村也有新变化。

2014年,攀枝花开始从钒钛钢铁城转型走向“中国阳光康养旅游城市”之路。华西新希望集团来到了阿署达村,打造“花舞人间康养景区”。

把晒得人发烫的太阳,在冬天“卖”出去,成了现实。每当冬天来临,村里的农家乐,就被从成都、重庆等地赶来的游客“抢占”。

和阿署达村的冬天火热相比,在天津的鲍进芝则倍感“鸭梨山大”。正当她准备逃离时,父亲的电话来了。鲍和虎告诉女儿,花舞人间康养景区正在“招兵买马”。

鲍进芝应聘成功。2014年10月,鲍进芝回到阿署达,在家门口当上了白领。

这几年带大家致富的苦与乐

重返山村 竞聘村主任高票当选

2015年,村里发出“募贤令”:有意带领全村人再上新台阶者,可报名参与村委会工作。

鲍进芝再一次心动了!她的想法很多:康养只是概念,服务才是王道;农家乐仅是雏形,民俗客栈才更有奔头……

鲍进芝决定:辞掉白领工作,去村委会任职。2015年11月4日,作为村委副书记,鲍进芝走进了村委会办公室大厅。今年3月,鲍进芝竞聘村主任。她的票数高达1009票。

第一把火 注册成立公司大展拳脚

上任后,鲍进芝“烧”了第一把火。即以村集体经济为大股东,成立了一家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的公司。公司取名为:攀枝花市金玛缔康养旅游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金玛缔公司)。

金玛缔康养公司已在阿署达孕育和投资了三个项目:文化精品民宿、沙滩游泳池和中小学生课外实践基地主题公园。“这三个项目,将在今年7月开始运营。到明年春节,肯定会有第一次收益的分红。那时,村民就能看得到公司钱景了。”鲍进芝说。

鲍进芝还谋划着在村里成立物业管理公司,“我准备通过物业管理,让村民以购买服务的方式,把环境变得更整洁。”

“跨界”工作 下得田坝上得厅堂

五一小长假之前,村里的几个90后回到了村里,并主动找到鲍进芝,表达愿意应聘到公司。

“村里出去的年轻人,肯定是公司首选对象。”鲍进芝说,不过,她给金玛缔公司确定了三个用人标准:第一:孝敬父母者;第二:邻里和睦;第三:服从公司管理和支持村委会工作。

当了村主任,鲍进芝还得“跨界”工作。清晨天刚亮,有可能就有一个村里老人,守候在鲍进芝家门外,告状说“儿子媳妇不关心他”。鲍进芝会马上做协调工作。上班了,鲍进芝又得赶紧来到办公室,因为村里请来的规划专家,正等在那里,要与鲍进芝商讨规划方案。“当阿署达的村主任,不仅要下得了田坝,还上得了厅堂。”鲍进芝说。

去年国庆节,鲍进芝与韩国籍男友结束爱情长跑,在阿署达举行了婚礼。韩国公婆当场拍板:冬天也要来阿署达晒太阳。而多位在北上广打拼的同学看到鲍进芝充实的村官生活,他们居然也有了念头:回到家乡,当一名“城归”!

那么,阿署达的明天又会有着怎样的一幅蓝图呢?

鲍进芝说,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阿署达的明天,“全村老小一个都不能少”!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愿做村里热心人(守望)

  • 人民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