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昀把《花少》录成了属于个人的《变形计》

新浪娱乐 2017/5/2 10:23:00

明星在娱乐圈打拼,都会花时间构建自己的“人设”,为自己找出混圈最精准的市场定位。张若昀[微博]顶着“导二代”的头衔出道,在新人时期就畅享好资源,他为自己构建的“人设”是努力拼搏,靠演技刷存在感的好演员。事实上,他在事业的上升期接演了不同题材的作品,力证自己能够驾驭不同的角色,《九州天空城》《麻雀》《法医秦明》等剧的表现,证实了他“靠自己”上位的实力。

在娱乐圈的常规“剧本”里,专业的演员似乎对真人秀持不屑的态度,而曾经一度抗拒真人秀的张若昀,加盟了湖南卫视的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3》(以下简称“花少”)。这一举动令人颇感意外。他在节目里的表现令人大为吃惊,他不再是微博里的那个文艺青年,卸下包袱的他彻底放飞自我,成为节目里的“搞笑担当”。

早前,张若昀接受了信息时报[微博]记者的专访,他自认曾经不喜欢集体生活,对于在“花少”里的表现,他自己也感到惊讶。原来,当别人在录制《花儿与少年3》的时候,张若昀默默地把节目录成了属于他个人的《变形计》。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吉媛媛

改造前,他是个喜欢独处的男青年

在参加《花儿与少年3》之前,大家对张若昀的认识,大多通过他的微博和为数不多的访谈所获得。张若昀喜欢自黑,粉丝认为他长了一张“老公脸”,但他却说自己长得丑,长相随他的宠物哈士奇。他有一个感情稳定的圈内女友唐艺昕[微博],但两人从不捆绑CP炒作,恋情始终保持低调。采访中的张若昀表现得严肃,话也不多,仿佛走下舞台以后就进入了自己独处的空间。张若昀说:“我可以短时间和大家玩得特别多,也可以一整天都和大家玩在一起,但回家之后,我喜欢自己坐在那发一小时的呆,我比较适应这种节奏。”但是,《花儿与少年3》的录制时间长,嘉宾多,这对张若昀来说无疑是一大挑战。

症状一:“我是个挺不适应集体生活的人”

长途旅行是最容易培养感情,也是最容易引发争吵的相处模式。《花儿与少年》已经录制播出过两季,同类型的旅游类真人秀也播出过不少,观众面对这样的节目,已经给自己设定了高能预警,高压高强度的“工作”、年龄差与喜好的差异,随时可能引发明星之间的“厮杀”,这似乎也是“集体生活”无法避免的矛盾点。本季的《花儿与少年》虽然在年龄差上进行了压缩,但嘉宾却从七个变成八个,这对需要有私人空间的张若昀来说,是一道需要用力迈过的坎儿。

在参加《花儿与少年3》之前,张若昀无法想象自己也能适应一段8人同行的长途旅行,早在学生时代开始,他就是一个相对抗拒集体生活的人。他说:“从上学的时候就特别不喜欢住校,也特别不喜欢和大家睡在一起,不喜欢那样的方式。因为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在睡前有自己独处时间的人,而且我容易犯迷糊,有点丢三落四,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可能无所谓,如果跟大家在一起的话,我就担心给大家添麻烦。”

症状二:“我对高强度的交流很容易感到累”

出道以后,张若昀为自己“安排”了很多挑战,他在接戏上百无禁忌,仙侠剧、谍战剧、推理剧、偶像剧、农村题材剧、动作片应有尽有,霸屏的一年里,他一共接了7个作品,尝试不同的身份和职业,看到好的剧本就想演。或许是性格中有迎难而上的因子,尽管一度排斥真人秀,但张若昀依然接受了真人秀的邀约,成为“花少旅行团”中一员。张若昀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说:“对演员来说,真人秀是特别不好的消耗,因为大家太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影响到看你戏的投入程度。”

真人秀24小时的跟拍模式,张若昀曾觉得自己会吃不消。他说:“24小时不停地曝光和跟拍,一个机器后面代表着摄像人员,还有导演,身边有许多人,再加上我们8个人要彼此交流,我对高强度的交流挺容易感到累,(出现)高兴或者不高兴,我会担心自己的情绪波动大。”

既然选择来挑战,就需要有交得出手的成绩单。面对镜头,张若昀也想好好表现自己真实的一面,不过“陌生人交流尴尬症”也让他产生了担忧。他说:“和陌生人相处,最尴尬的是一开始不太熟,抬头不见低头见,就必须要没话找话说。很熟了之后,就不需要刻意去说什么了,待在那,大家就觉得很开心。”

改造后,他学会在旅途里融入集体

《花儿与少年3》开播之后,粉丝对张若昀的认识有了颠覆。这个有着“集体生活尴尬症”的人,竟然在节目里狂甩“演员包袱”,被视为这趟旅行的“搞笑担当”。在第一站旅行地,他为了在超市中找到想要的食材,竟然模仿了很多动物,令国外友人都忍俊不禁;沙滩之旅里,他跟着杨祐宁开启了冲浪初体验,和“冒险全能王”杨祐宁对比起来,张若昀简直像是来搞笑的。“花少团”团友们透露,张若昀“放荡不羁笑点低”,魔性的笑声贯穿了一整条南回归线。

张若昀的尴尬症能够被治愈,他认为是团友们性格外向使然,“小井(井柏然[微博])很外向,一开始就很多话,而且我们从头到尾都住一起;江江(江疏影)喜欢怼所有人,这种方式也让大家快速地熟起来。因为我是一个很被动的人,但他们都很外向的话,我就会放开一点,而且放开得比较快。”变形成功不是说说而已,很多证据能够体现张若昀的尴尬症被治愈了。

证据一:他最亲近的团友是井柏然

这一趟“花少之旅”有一位老司机——井柏然,他参加过第二季节目的录制,对节目组的作风十分熟悉,再加上情商高,他的出现让团友们感到十分安心。第三季节目里,老司机与“变形骚年”的搭配十分吸睛,在“井宝”的带领下,张若昀学会了放飞自我,也收获了好朋友一枚。

在“花少旅行团”里,张若昀透露,他和井柏然的关系最为亲密。他说:“其实大家都挺搭的,但是私底下我和小井聊得多一点,我们的家庭环境比较接近,而且都是北方人。他是东北人,我是北京人,年龄也差不多。他也特别能说,会没完没了地开玩笑,也会认真地和你谈一些事情。我和他的交流受益很多,他让和他交流的人都受益匪浅。”

对于井柏然“情商高”的评价,张若昀也很认同,“他可能不太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但是他非常知道每个人是什么样的,他时刻都在考虑别人。”

证据二:他在厨艺上跟杨祐宁偷师

真人秀对于有技能的明星来说,是一趟吸粉的旅程,“原来他还会……”的剧情能让花痴少女惊叹不已。张若昀似乎也懂真人秀这个“潜规则”,在第一集节目里,他就展现了自己的厨艺,为到他家做客的陈柏霖[微博]亲自下厨。第二期节目里,张若昀还和杨祐宁搭档完成了一桌丰盛的西餐,熬制的意式肉酱使人垂涎欲滴。

其实,张若昀几年前就在微博上秀过厨艺,有“张先生的深夜食堂”系列,海鲜炒饭是他的拿手菜,他还经常为个人工作室的员工下厨,闲暇时还发过自己买葱的微博。他说:“我无聊的时候就做做饭,如果我拍戏的地方离超市很近,我就习惯下了班之后先去看看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卖,看到想买的东西再想着怎么去做它,慢慢就学会了做菜。”

这次录制《花儿与少年3》,张若昀遇到了行走的食谱——杨祐宁,他可是餐饮业科班出身的。张若昀透露:“做菜随时都可以学,比如这次祐宁哥做的菜,我就记住了,回家以后我也会做了。”

(责编:冬冬)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节日里坚守的人最可爱

  • 国际在线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