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哨所:守护好祖国每一寸土地

新疆日报 2017/5/2 11:25:00

新疆日报讯(记者隋云雁报道)7年来,护边员何军和妻子严卫一起坚守在单调宁静却责任重大的岗位上,留下了既平凡又动人的“夫妻哨所”故事。

精神抖擞不觉寂寞

4月15日下午,记者来到兵团第四师76团民兵哨所,新疆边防总队伊犁支队昭苏大队吐尔根边防派出所护边员何军正和同事们一起在户外训练。这位46岁的汉子皮肤晒得黝黑,笑容憨厚,谈话间总是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微笑。

这个哨所地处兵团第四师昭苏垦区76团的边境线上,被称为“军垦第一哨”。哨所就在特克斯河与苏木拜河交汇处,也是国防公路和巡边公路的交汇处,旁边就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76团二连职工何军在这里已经坚守了近7年,每天早晨骑着摩托车去边境线巡逻是他的工作。

“一次单程12公里,来回三个多小时,路上遇到任何车辆行人都要核查身份信息,进行安全检查,同时宣传边境管理政策法规。”他说。冬天,路上积雪深厚,有时厚度达50公分以上,摩托车无法前行,他就深一脚浅一脚地步行巡逻。其他时候,他会和同事们一起训练,还要在高处瞭望放哨,观看监控视频,只要发现异常,就立即报告。

工作十分规律,这样也意味着单调和寂寞。何军说,其实每天都高度警惕地守望,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遇到可疑人员,一直都要保持饱满的精神状态,并不觉得寂寞。一次,他遇到了一辆车,发现后备箱里有斧头,经过询问,原来这是群众用于砍树的工具,他确认车辆人员并无可疑后放行,要求对方绕行通过,并讲解了相关法律法规要求。

长年坚守“夫妻哨所”

何军是76团二连的职工,家里有土地,他也经常外出打工,搬砖、推水泥砂浆,十分辛苦,工钱也比较高。2010年,他放弃了打工,成为该团武装部的护边员,后来又被边防派出所招为护边员。

“哨所离家有18公里,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岗位上,过年也回不去。”他说,因为顾不上家,前妻无法忍受,两人离异。

后来他与四连职工严卫结为夫妻,严卫对他和前妻的孩子很好,也很孝敬老人,最重要的是,严卫理解他的工作,并愿意和他一起当护边员。

夫妻俩一起在哨所上班,两人家里加起来有90亩土地,种植油菜和小麦,因为使用现代农业机械种植,又是旱田,不用浇水,田间管理压力不大,守边工作和种地基本可以兼顾,每年土地上有1-2万元的收入。“放牧就是巡逻、种地就是守边”的场景,是边境团场职工的写照。

妻子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和他一起巡边,孩子就交由何军的哥哥照顾。哨所的条件有限,取暖做饭都要自己生炉子,一应生活用品从简,手机信号不稳定,也没有什么网上娱乐。“没有关系呀,我家也很简单,这里和家里是一样的。”何军说。

2015年2月,76团武装部命名这个哨所为“夫妻哨所”。而记者此次采访,并未见到严卫。“她有心脏病,去伊宁市看病了。”何军说。面对记者为何没有陪同的提问,他摸着后脑勺略有尴尬地说:“我走了这个岗位就空了。”很快,他又补充了一句:“去年她住院时我去陪了三四天呢!”

补助增加是政治荣誉

当记者问:“为什么放弃打工来当护边员?”,何军的回答很简单:“我是兵团二代,我要为守护好祖国的每寸土地做点事儿。”

“何军工作认真负责,为人忠厚善良,大家都很尊重他。”吐尔根边防派出所民警刘斐介绍,边防派出所共有133名护边员,他们的坚守为保卫边境安全立下了汗马功劳。

哨所的二楼,有两间房间是陈列厅,展示了兵团职工当年屯垦戍边所使用的物品,老一辈兵团人一边放牧、一边巡逻,一边种地、一边站岗,建立了管边控边的网络体系,在边关构筑起一道钢铁屏障。

他对自己的待遇很满意。刚当护边员时,他每月的补助比较低,随后待遇不断提高,这两年更是相继大幅增加。“过日子简单,养的鸡、种的地也有收入,家里用钱的地方并不多。这笔钱是给我们护边员的政治荣誉。”他笑容真挚地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