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境万里行】牦牛背上的“哨兵”

新疆日报 2017/5/2 13:58:00

4月20日,护边员斯乃·比格瓦孜(右一)与红其拉甫边防派出所民警及牧民一起巡边。

新疆日报讯(记者何进 陈蔷薇 巴莎·铁格斯 约提克尔·尼加提摄影报道)“趣,趣——”骑手抖动缰绳,牦牛奋蹄,迎面而来。白茫茫的雪山上,“长毛巨兽”蹄如翻盏,踏得周遭雪飞冰溅。远远看去,一人一骑,纵横在昆仑之巅,神骏异常。

4月21日,“边境万里行”记者来到喀什红其拉甫边防派出所采访,见到了在帕尔帕克山谷巡逻的护边员斯乃·比格瓦孜。

正午的阳光漫射开来,周遭雪峰明晃晃如冰镜环伺,泛起的强光刺得人眼泪直往下淌。记者偏头打量,牦牛的主人矫健的身形配着一副高原上风吹日晒的面容,鹰钩鼻,宽额头,眼眶深陷,里面有一对褐色眼珠。

被这双眼睛盯着,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凭空生出一种猎物被鹰盯上的错觉。

子承父业,斯乃成了优秀护边员

斯乃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麻扎尔种羊场的一名护边员。他负责巡守的帕尔帕克山谷,与巴基斯坦接壤,临近著名的瓦罕走廊。

这个东南朝向的山谷平均海拔4800多米,距最近的麻扎尔村40多公里。山谷形似口袋,往边界绵延20多公里,谷内岔道众多,是帕米尔高原上一处重点管控地区。“帕尔帕克山谷的冰川、冰崖特别多,熟悉地形的比格瓦孜·帕朗克一家就是我们最好的向导。”红其拉甫边防派出所指导员张长伟说。

说起斯乃家守边护边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解放军到红其拉甫驻防,因为对周围山区熟,斯乃的父亲比格瓦孜·帕朗克就义务为战士们做向导。

红其拉甫周围高山海拔5000多米,每次巡逻都要骑着牦牛才能上去,有时候边境线上来回一趟,得走一个月。“后来比格瓦孜当上了村里的民兵,红其拉甫边防派出所成立后,他又陪着战士一起巡逻,年年如此,40多年从未间断。”张长伟说。

“解放军是高原的守护神,我小时候就想当解放军。”斯乃说。可惜当时比格瓦孜家有8个孩子,家庭条件不允许,斯乃14岁小学毕业辍学了,只好回家放羊。

“从小,父亲就告诉我们,要守好自己的家园。”斯乃摸了摸胸前的望远镜,又指了指周围的雪山,“我现在有30多只羊,12头牦牛,但不能光顾着放羊,还要帮助解放军和民警抓坏人,绝不能让他们从我们眼皮子底下越境。”

有时候去边境巡逻,大人们也会把他带上,帮着照看牦牛。观察足迹、识别道路,遇到陌生人要警惕……久而久之,斯乃和父亲一样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向导。

家里的草场和冬窝子就在帕尔帕克山谷,放羊赶牦牛的时候,山上有什么情况,斯乃都会主动向边防派出所汇报,不拿一分报酬。有时候,派出所的民警去帕尔帕克山谷巡逻需要向导,斯乃二话不说,把羊往羊圈里一赶,跟老婆打个招呼,套上牦牛就出发。

雪域高原上一边放牧一边守边的日子非常清苦。在远离村子的山区放牧巡逻,渴了,抓一把雪塞进嘴里;饿了,就啃一口馕充饥。从小就义务巡边守防的斯乃直到12年前,正式加入护边员队伍,拿上了护边员工资,并连续8年获得红其拉甫边防派出所“优秀护边员”称号。

守边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如今,比格瓦孜家中的8个孩子,4个都当上了护边员,4人的牧场都在帕尔帕克山谷附近,在边境线上守望相助,成为远近闻名的护边员之家。

夜幕降临,斯乃邀请记者到他家中做客。刚才还在雪山上驰骋的狂野汉子,给妻子打电话时却是轻言细语。看着他在电话这端点头哈腰的表现,不禁让人感叹:这个鹰一样的男人,也有变鸽子的时候。

风吹草动,边境安全无小事

“客人来了有牦牛奶茶热情招待,如果是鬼鬼祟祟的陌生人,牧民们会第一时间向派出所报告。”红其拉甫边防派出所副指导员汪德奇说。

去年“五一”期间,派出所接到斯乃报告,一辆越野车载着4个陌生人进入了帕尔帕克山谷:“人人背着包,一路拍照记录,形迹可疑。”

派出所民警当即前往山谷,将陌生人找到。经过盘查得知,4人均来自湖北武汉,从国门观光回县城的途中,看到314国道沿线风景优美,便私自偏离道路,闯入了禁区。

“我们把车开离国道20多公里,才徒步进的山沟。沿途一个人也看不到,只有山沟里几只羊,以为躲过去了,万万没想到,才走出几公里,你们就神兵天降了。难道是羊给你们报的警,太神奇了!”劝返途中,游客们冲民警们竖起了大拇指。

游客这番话让民警们好气又好笑。

“明知是禁区,还偏闯进来。他们哪里知道,山沟里放羊的牧民就是我们移动的哨兵,边境上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护边员的眼睛。”汪德奇言语间流露出得意。

2014年7月份的一天,斯乃外出放牧时,在距离国道5公里的一处山崖下发现了一道新鲜的车辙。“从车印子看,不是派出所的车,一定有陌生人闯了进来。”顺着车辙追踪到悬崖底下,他发现附近一块大石头有些松动,周围有零散的脚印,还有一些奇怪的黄色粉末。顺藤摸瓜,很快,找到了石头下一个装有黄色粉末的布包。

显然是有人将布包藏在了这里。斯乃立即向派出所报告。正在值班的汪德奇很快带着战士赶了过来。

“我们到现场一看,竟然是一大包硫黄粉,这可是制作炸药的材料。情况重大,我们立即报告了上级。”汪德奇说。“我们事后分析,7月份是通关的旺季,国道来往车辆非常多。可能是司机私自携带上山,不敢过边检,才把车开下国道,找到那片无人区藏匿。斯乃及时发现,立了一功。”

凭借着这次的表现,2015年,喀什边防支队授予斯乃“优秀护边员”称号。

守望相助,警民护边鱼水情深

“其实斯乃大叔本领可多了,他是我们麻扎尔最好的牦牛骑手。对大牲畜的习性非常了解,经常帮所里照顾军马。”派出所干事陈镜全说。

上个星期,所里的一匹枣红马要临盆了,战士一接近,母马就紧张得尾巴颤抖,不断踢槽。“最后请来了斯乃大叔,他在所里守了一夜。”陈镜全说。

第二天早上,战士们看到枣红马脚边多了一匹萌萌的小马驹,浑身毛发还是湿漉漉的,可爱极了。看到大叔眼球上的红血丝,才知道他一夜未合眼。

2013年9月,派出所接到上级命令,前往帕尔帕克沟执行任务。汪德奇带着5名战士和17名护边员在山上担任流动哨,每天扎帐篷露营。

在山上驻扎了半个月,突然下起暴雪,持续了3天3夜,白天气温一下降低到零下10摄氏度,大雪封山,导致小分队的后勤给养出现了问题。“是斯乃大哥联系附近牧民,为我们运来了馕、蜡烛、盐、毛毯等食物和御寒用品,保证了我们任务的顺利完成。”汪德奇说。

“那次任务遇到了危险,我这条命,也是他救的。”4年前那次遇险,陈镜全记忆犹新。

帕尔帕克山谷的盘山小路被大雪覆盖,看不出深浅。战士骑着牦牛巡逻,经过一处山崖时,小陈的牦牛一脚踏歪,差点滑下几十米深的悬崖。

受惊的牦牛冲乱了队形,那时候人和牦牛都挤在一起,悬崖上万分危险。“我控制不住牦牛,斯乃大叔冲过来一把带住了缰绳,把牛角和一只蹄子捆在一起,才稳住了我的牦牛。他又拿出干草料给其他牦牛分发喂下去,躁动的牦牛们才安静下来。”陈镜全说。

“四眼”是斯乃家的牧羊犬,因鼻梁两边长有黄色斑块而得名。别看这个季节正在褪毛的它面目落魄,想当年也有过“勇斗群狼救主”的神奇表现。

2015年11月,斯乃在山上冬窝子放牧,遭遇了一群饿急了的狼。

“平时狼都是单独行动,遇到了也不害怕。当时山里下了5天5夜的大雪,狼找不到充足的食物,就结成团伙跟踪,来吃我的牦牛。”斯乃说。

中午狼群一出现,就吓得牦牛四散惊逃。“我发现的时候,狼已经咬死了一头牦牛。差不多有13只狼,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我一个人根本对付不了,得向外界求援!”尽管害怕,斯乃还是冷静下来。“离冬窝子10多公里的一个山头靠近314国道,手机有信号。”

“四眼”浑身炸毛,护着斯乃冲上去,打退几只狼,跑到有信号的地方,给派出所打出了求援电话。几个小时后,陈镜全和4名战友带着长枪赶到,驱散了狼群,接回了斯乃和剩余的牦牛。

在麻扎尔种羊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牵牛鼻子,就会被牛牵。

“加强边境管控,就是筑牢国土安全的第一道防线。管好边境,就如制服烈牛。我们的1430位护边员,就是帮助我们牵住牛鼻子的人。”汪德奇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