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G创始人吴平谈过往:曾一人盘活整条商业街

新浪娱乐 2017/5/20 16:01:00
吴平吴平与团员

新浪娱乐讯 日前,《快乐男声》排位赛夺得第一的ZERO-G男团成员俊杰,截至目前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俊杰已收获30万粉丝。该组合幕后制作人吴平近期还接受某媒体专访,聊起自己曾“一人盘活整条商业街”、助力政府规划文化地产以及引进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创始人项目驻演、资助西藏唐卡学校等人生经历。吴平剖白,成立ZERO-G的愿景是“希望有一天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那些孩子,能被感动得泪流满面。”

吴平描述,自己已将泛娱乐思维引入ZERO-G组合。在该组合五个队中,每队都有精确的定位与分工,“Z队走二次元古风路线,E队主攻影视表演,R队则走的是高冷轻熟,O队是原创虚拟偶像,G队主打嘻哈音乐风格。“在吴平的规划下,已完成A轮融资的“白色计划”中,时尚、影视甚至剧场投资均已布局完成。她坦言,自己将做一家“重运营”的公司,以时间和情感投入完成这家经纪公司的运行工作。

以下为全文:

黑暗是光的匮乏。

你无法诅咒黑暗,

却可以做光。

——泰戈尔《人生的亲证》

5月11日周四,下午,我跟吴平聊了三个多小时。

回来的路上,天色挺暗了,我突然想起研究生时代的老师楚树龙在课上推荐给我们,并要求我们认真阅读并撰写读后感的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的《人生的亲证》。于是,周五至周日,我又重复地翻了一遍这本书。

在我看来,这次“聊聊”是我采访这么多创业者以来,最被信任的一次。我也特别感慨,在她面前,应该都会自动开启反省模式,怪自己不够努力,不够关切周围的人事物,没有自己的人生节奏,总给自己留退路,对人生抱有侥幸心理吧。

吴平,上海人。她一点都不“平”,是那种有不施粉黛自然美的优雅的人儿。她从小学艺术,11岁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到北京。传说中的,她是章子怡[微博]的同学。事实上,她们是北舞附中的同学,且是上下铺。学艺术很苦,学舞蹈的人就更拼了。

在北京学舞十年后,吴平回到上海。在九十年代末,她没有选择做一名舞蹈演员,她选择创业。从那时候算起,她是有近20年创业经历的连续创业者了,从简单的一直做到复杂的。她现在在做什么,我们慢慢讲。正如她所说的,人的一生是每一步都不能跳开的。

从简单的、门槛低的做起来,吴平开过服装店、火锅店、美容院……她做的都是上海最摩登的创意餐厅和形象设计公司。(在上海人的观念里,摩登和时髦是两个不同的词,摩登带着一种信念般的坚持,一种类似先锋的意味。而时髦的人则是用“赶”就可以概括的,只要有一颗不甘寂寞的心就可以做到。——陈丹燕《上海的红颜遗事》)比如她是第一个将美容院定义为形象设计公司并开进上海新天地的人,第一个代理法国高级美容护肤品牌玛琍嘉兰的人。

吴平是个很坦荡的人,不喜欢藏着掖着。她说,她家境算是好的,父母是中国第一代个体户,最好的时候经营着三家工厂。她从小就一个人在北京生活,其实依靠父母的并不多,父母的工厂也不是她未来的打算,他们其实也教不了太多创业或管理的经验,每个时代都不一样,她要自己闯,也只能自己闯。

她说她很倔强,也挺自虐的。做美容院的时候,曾遇到经营困难的状况,她每天都坐公交车上下班,路上往返要花四个小时。那时候还是BB机和大型手机的年代,没有低头族,她就坐在公交车上反省,思考怎么经营下去。她妈妈心疼她,不理解她为什么明明可以坐出租车却偏要坐公交车,她也不愿意接受她父母的帮助。到了快发工资的日子,她在美容院门口站了很久,不敢进去,她心里想象着每个人的心理活动及期待的眼神,她感到羞愧。

某一天,她从公交车上望出去,看见出租车背后的当铺的广告。她想到权宜之计了。虽然自己没有现金了,但还有一些金银细软,那是家人送的成年礼物,算是她可以支配且心理上还过得去的。她在当铺外也站了很久很久,鼓足勇气第一次走进了当铺。她说,那一次她觉得当铺的柜台真的是好高啊,需要仰望当铺的办事员。跟《人民的名义》里的信访局办事窗口虽然截然相反,但内心都是一样复杂的。她没有选择死当,而是活当,没有敢跟当铺争价,在侮蔑中接了钱,下决心要三个月之后赎回。她就这样天天在公交车上深思四个小时,后来经过改善管理,她最后用了五个月时间,盘活了局面,赎回了自己的成年礼。

这样看似简单的业态,服装店、火锅店、美容院,实则她也付出了极大的精力,让她感到零售服务业存活的艰难,也让她思考每个环节的改进策略,但其实唯一改变不了的态势就是房租是死的,零售业态扛的都是房租压力。所以,她决定转型。

做零售的经验告诉她什么是好市口好铺子,吴平看中了长乐路上一条街的门面,那些门面原来开什么倒什么,原先日本人开的商场也倒了。她得知这些物业是一所重点中学的校产,那时候还没有国有资产经营的概念,她想跟学校领导去谈谈,试图整体租下来。她说年轻时候真是胆大,野蛮生长,无知无畏。学校门卫当然不会允许陌生人进去,她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风吹雨打一天没落下,天天跟门卫说明来意请求见领导,后来门卫终于还是让她进去了。校长本来有点儿迟疑,觉得一个小姑娘要那么大的地方做什么,但凭着她的诚意和坚持,还是答应了。她没有多少起始资金,有巨大的缺口,整租下来之后,分期付款,她要面临盘活资金的巨大困难,还要试图将一条冷清街变成潮流街,可以想象这对二十岁的姑娘而言,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她却开始一个人,单枪匹马,凭着一张嘴,去招商。

她说到一个细节,对我有很大的触动。她说,租到这些铺子后,她自己画概念图、组织装修、一家一家地去拜访有个性的服饰店。每次被店员不客气地赶出门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成功了。我诧异,她说,“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这不就是一定会成功吗?”有人说,不是还有父母在后面当后盾吗?当一个人坚持认为父母的钱就是父母养老的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时候,倔强好胜且自虐的人是不会把它当退路的。后来,她真的成功了,这条街做火了之后,慢慢地名声就出去了,愿意整租给她委托运营的市中心商铺越来越多,最多时候,她有两百多间好市口的门面。现在想想,每一个努力且用心的人的痕迹就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里,升着烟火气,各有独特的故事,有些局面,是一两个年轻人默默地创造出来的。

她每一件事都是亲力亲为,她说诚意就是时间,没有时间也要挤出时间来为客户服务,她体贴周到,相关证照、法律法规所要求的文件等,她都为客户准备妥当。房主们都会认为她特别懂事,她自己出资维修房子,从不给人添麻烦。每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但是注意力分配一定要尊重周围的所有相关的人事物,做到均衡、妥当是极其不容易的,但一旦做到了,就能收获不一样的信任感。

那时候的吴平只是刚成年不久的年轻漂亮的上海姑娘,她却硬要学习怎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试图解决她所遇到的每个问题,因为人生是连续的,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永远会困顿下去。她说,她有一次偶尔打开电视,看到正在播邓亚萍的采访,邓亚萍说她最感谢的人是她的陪练,用各种刁钻的球去考验她。吴平忙得根本不看电视,打开就看到这个片段,像是机缘巧合非要说给她听的一样,她觉得开窍了,所有的带她兜圈子、绕弯路、设置障碍的人,或困难的事务,都是她人生的陪练,这样想,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就这样,她不但解决了经营零售业态中的房租痛点问题,她还学会了招商这项难度很高的重开拓、重沟通、重维护的工作技能。二十出头,她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她有眼光、也有运气,更有正心诚意。由于有招商运营的成功经验,她还受到政府的青睐,帮助政府的产业园招商扶持动漫产业,有了文化地产业态规划的经验,被台湾著名文学家蒋勋称赞:“卡瓦利亚剧团让生命回到自然,让我们看到被尊重的生命自由的状态。”由加拿大太阳马戏团联合创始人诺曼·拉杜勒所创的梦幻舞马项目也是她在上海国际艺术节上发现,并引进到中国驻演的,对于文化地产的经营,她有灵敏度,也有先锋感,有国际一流视角。期间,她也靠自己一线考察的经验,做了一些动漫、文化、生物医药的投资,创而优则投,她也有了投资者的角色。

角色越来越多,涉及商业的广度越来越大,钱也赚的越来越多,吴平依然心存敬畏,她特别想做慈善。所以,她花了很多精力去福利院当义工,又去资助西藏唐卡学校,唐卡学校的设立本就是为了传承技艺让孩子们有一技之长。她资助他们,又把作品买回来。她的办公室里和家里都挂着唐卡。她说,一幅唐卡绘制需要至少三个月以上时间。她是一个看重时间价值的人,唐卡里的点点滴滴都是心血和时间。而她的人生,也要用心血和时间来成就点什么。一个女人常富有爱心和毅力,这种精神力量用在创造事物或者做事业上,也是独一无二的价值。

吴平说,原来她的创业形态也都是个体户,获得物质财富似乎是唯一的目的。她很想做一个真正的企业。这样的企业,不仅是对自己负责,对别人负责,也对社会负责。所以,她想去学真正的企业管理。她没有选择MBA等学习路径,她花了4年时间去两家国际化大公司做管理者,从实践中学习管理。她再次回到北京,在长安街1号上班,一个女人有大能耐,常被人怀疑是不是有背景或靠山。有时候一个人的美貌在创业路上反而是障碍,她觉得,让人有信任感和富有责任感,是她必须加固给自己的重要屏障,保护自己的,绝不是柔弱和美丽,而是该有傲气就一定要倔强,该谦卑就要一步一跪。她的创业已然成了一种人生经营方式。

2014年,她再度回到上海,做完职业经理人,她又想创业了,既然要以人为本,为他人负责,她就要做与“人”有关的事业。从她自己十几年的招商经历,对文化产业发展的认识,以及投资经验她认为,好项目的前提就是人,投资就是投人。她做投资,其实也看了不少公司,那时候就有做游戏行业创业新贵朋友们想让她做女团,说她做女团就一定投资一起做。2015年是粉丝经济喊得最响的时候,她说她看到一些数据, “百度贴吧明星粉丝力数据手册”(2015)中指出:在百度贴吧10万个明星吧中,共有3.4亿的明星粉丝,其中71.1%的粉丝为女性,男性粉丝则不足三成。这些数据坚定她早就有的一个独立判断,做中国最大规模的男团!然而那些朋友们并没有第一时间投她,他们问,你的艺人呢?你没有做过这一行,现在最火的男团是TFBOYS……

2015年的正月初八是2月26日,她还没有注册好公司,就去了中戏门口,因为初七是艺考开始的日子。她又单枪匹马一个人飞到北京,自己打印了厚厚一打报名表,在中戏门口孩子们排成的队伍中,一个一个地介绍自己想当他们的经纪人,希望他们能报名。当时的孩子都心高气傲的,没有多少人真正理睬她。那时候的北京很冷,她的心也挺冷的,她去中戏门口的小店里买了人生中第一副厚手套。没有艺人,她一个一个去各个艺校物色;没有机会,她可以一个一个去找机会;没有关系,她可以用诚意感动那些最后终于肯帮助她的人。从投资者角度看,文娱行业是有惰性的,是个圈子行业,高关系导向行业,甚至倾向于垄断优势资源的行业。她说,她想改变点什么,她认为这个行业更应该注重艺人的人品、才艺和文化素养。

努力拼搏的人,真的是一山比一山高。她家境好,嫁得也好,现在家庭幸福,有一双儿女。她却开始了每天只睡3、4个小时的重新创业的日子。她说,她原来从来不哭的,做了男团之后,她哭了两次,觉得实在太累太难了,幸好身体素质还可以。套用一句俗语“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要靠才华”。泰戈尔在《人生的亲证》里指出,印度的文明始于森林,而古希腊文明始于城墙,城墙意味着占有和获得。人生不是为了获得或占有,而是去亲证,去与他周围的事物契合。

她说,“我不过是想深深地沉浸在一件事情里。”她花了三个月时间,等到公司注册完成时,她已在各大艺校谈了115个孩子做练习生。“为了签一个15岁的练习生,从晚上8点谈到第二天早上5点,陪同谈判的练习生家长6名(独苗爷爷、独苗奶奶、做领导的爸爸、做医生的妈妈,法律出身的姑姑和姑父),最终我用毅力和体力战胜了他们!你们知道说话说到头晕想吐是一种什么体验吗?请做一个男团试试就知道有多爽了!”这是她的朋友圈其中一条状态,也是她日常工作常有的忙碌。中国缺乏直面文娱新市场新消费人群的演艺学校,她要做中国最好的男团,要改变行业,夺回日韩流占领的中国年轻人们。她给她的男团命名为“ZERO-G”,是零重力,是年轻是自由无约束。也是“ZG”,中国的简称。她给公司取名“白色系”文化传媒,她说她喜欢白色。我想到上海市花,白玉兰,象征着开路先锋、奋发向上的精神。她说,这是她的情怀,可能别人听着有些大,她是讲给自己听的。她说她是天平座的,经常自言自语,平衡自己。她说,有时候情怀和梦想是骗自己、感动自己用的。

做人有关的事业,最后拼的是全面素质和高素养,要做大文娱行业的一股清流,她要重仓这些她自己选择的年轻有梦想的人。中国的经纪公司做的多是轻资产的,吴平想做一个重运营的公司,所谓的重运营,就是高时间投入,高情感投入。做人的事业,需要灵性,更需要耐心。如今做企业都要有顶层设计和战略规划,泛娱乐公司也需要。我采访过柠萌影业的创始人苏晓先生,他说娱乐行业的门槛逐步提高,小作坊式的公司已经不适合高频变化的市场需要。此外,资本的早期进入,强力支持规划化专业化造星,让行业更加贴近市场需求,更容易实现更新换代。“白色系”去年1月,成立不到一年就完成A轮融资,估值5亿,微影资本投了她,后来吴晓波、曹国熊的头头是道基金也投了。她说,原来否定她男团想法的朋友们觉得形势不错,也想投,她没有允许。

吴平如今,虽然还有单打独斗,一个人顶20个人的创业孤胆英雄的劲儿,她开始也有了一个高战斗力的复合型的团队,由电商、游戏、互联网金融、广告等跨界精英组成,其中也不乏高学历人才,团队除了可靠的专业度之外,对这个事业也都充满着热情和憧憬。吴平亲手挑选并用专业团队培养出道艺人和练习生,也经常赋予他们爱心和责任心的要求,经常参与慈善活动。今年4月19日,她亲手打造的偶像男团ZERO-G在上海半岛酒店进行了第一次公开媒体路演,邀请了百余家媒体,展现全面升级的2.0版的ZERO-G。出道一年三个月,ZERO-G微博粉丝562万,获得了AiBB亚洲偶像榜冠军、东方风云榜东方新人奖等奖项。吴平说,做这份事业,她每天都心脏疼,因为劳累,也因为兴奋,看着孩子们有出息开心。她说,她的愿景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那些孩子,能被感动得泪流满面。

ZERO-G男团目前分成了五个队,Z队走二次元古风路线,E队主攻影视表演,R队则走的是高冷轻熟,O队是原创虚拟偶像,G队主打嘻哈音乐风格。其实,在去年采访的时候,她们就透露有分队的规划。吴平的思路很开阔,在白色系事业的战略版图里,白色系影业、粉红系女团、ZERO-G时尚服饰潮牌、ZERO-G全息剧场、ZERO-G男团公演剧场都已经布局完成,正在筹备。只要是利于男团发展的每个机会,她一定亲力亲为去争取。白色系公司目前所在的物业是她自己的,将它低于物业费的房租租给了公司,公司使用的车辆也是由她个人提供,她也不拿一分钱工资,她不计较个人利益,她只想做好这件事。ZERO-G的粉丝们越来越多,她看到机场、火车站等大屏上有粉丝帮助做的广告时,她发文感谢,并不想让他们破费。

去年夏天,秦朔老师让我去采访她的时候,她因为实在忙,让市场总监在会议室给我们详细地讲了一个多小时,自己抽了一刻钟,给我们补充回答了一些问题,看到我怀孕赶来采访,亲自送我下楼。她说,她挺不好意思的,上次没有跟我交流。她在那之前并不知道我怀孕,我在那之前并不知道她一天工作20个小时。这次一聊就是三个小时,我将其视为将心比心,所以这不像一个采访。

她创业近二十年,原来觉得房子重要,没有了房租,零售业态可以没有什么负担地发展;后来她搞火了好几个年轻人喜欢的商业地标,又运营产业园和文化地产,越来越觉得其实地和房子也不是最重要的,还是人的发展最重要。这个时代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更不能虚无,要努力经营好每个人,做好每一件事,精益求精,不急,不浮躁,而上海女人或许最有可能拥有这份百年传承过来的优雅。

(责编:Ianto)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