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池崇史:日本电影99%不暴力 我和园子温是另类

新浪娱乐 2017/5/21 15:25:00

新浪娱乐讯 日本鬼才导演三池崇史带着新片《无限之住人》来到70届戛纳电影节,影片故事围绕着日本国民偶像木村拓哉扮演的不死武士展开,他在片中不停打怪升级,动作场面火爆激烈。这次他参与的是非竞赛展映,却拥有官方发布会和黄金时间红毯首映的安排,影展组委会给他的待遇等同于竞赛片,由此可以一窥戛纳对他的喜爱。事实上他作为一位强烈作者风格化的类型片导演,经常穿梭于戛纳的各个单元,而他的命运也和杜琪峰等其他一些作者化的类型片导演一样,被戛纳宠爱,但一个奖也捞不到。

三池崇史携木村拓哉、杉咲花亮相戛纳电影节

他自己完全不在乎拿奖这种事情,每次在戛纳见到他都非常放松,采访过程中有说有笑。他在外型塑造方面一直前卫、具有冲击力,但他本人是一位谦逊且爱开玩笑的日本大叔。他上次来戛纳是带着松岛菜菜子主演的《稻草之盾》入围竞赛,当时新浪娱乐就对他进行了专访。他当时说:“我为什么要以2年拍3部的速度工作?因为我要养活3个孩子!”谈及自己作品的风格和戛纳影展其他艺术电影大相径庭,他一边鞠躬一边说“那也只好请戛纳的观众们对我的作品温柔一点了。”

电影节期间,新浪娱乐也有幸参与了对三池崇史导演的群访。

问:我20年前在日本做交换生时,木村拓哉就已经作为青少年明星出道了,看他在这样一部暴力的影片中出现,总觉得有点奇怪,你为什么选他出演?

三池崇史:20多年来木村拓哉的公众形象就没怎么变过,这挺神奇的,要保持这种状态这么长时间很不容易。他所在的组合SMAP去年决定解散了,不过我们拍片的时候还不知道会发生这件事。选他是我的主意,制片人都劝我“他肯定不接这部戏”,我觉得开口问一下也不会损失什么,所以我就问了他。他很痛快地说我要接这部戏。可能是我一贯的乐观最终促成了这件事,但木村本人也是一个敢于尝试不同角色的艺人。

问:这部电影改编自漫画,但影片整体的结构更像游戏,每打掉一个敌人就得到一件武器,下一个敌人总是更强,主角的不死之身让他奋战到底。这是原作的设计还是导演的设计?

三池崇史:原作很奇特,原作者用了19年才创作完成这部漫画,这19年之间这部漫画还出了衍生故事。不过主线的故事就是影片中男主人公依靠不死之身保护小女孩的经历,他需要不停战胜一个接一个的敌人。把这样一个主线故事拍成电影,我的注意力就在男主角和小女孩身上,其他人我并没花太多时间研究。即便如此现在片子也有2小时20分钟,还是太长了,我又剪了一个2小时版的,到时候再好好修剪一下。

你说的结构像游戏,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原作是长篇连载漫画。连载漫画的读者喜欢看这种类似游戏的故事结构。原作画得特别好,有些部分是铅笔画的,漫画看上去可比电影性感多了。并且漫画原作比电影还要暴力得多。

《无限之住人》海报

问:所以您更喜欢比原作少一点的性感度和暴力程度,是吗?可电影看上去还是挺暴力的。

三池崇史:是的,不过我的创作理念是把原作和电影做成姐妹俩那样的两部作品。之所以电影要减少一点点性感度,是因为原作篇幅比较长,作者花费大量笔墨,让小女孩不停讲述自己的人生,借此机会让这个人物从小女孩过渡到成熟的女性。如果电影中保留这个设计,那么接下来应该自然而然地让男主角和小女孩产生某种情愫,而情愫这个方向是我觉得电影改编不正确的方向,所以我基本上没有让电影版中的小女孩,有任何过渡到成熟女性的表现。

不过,尽管两个人物没有感情戏,男主角仍然是有点单方面喜欢小女孩的。他并没想占有这个女孩,他只是想保护她,但仅是这种意愿就足以作为爱情的证明。

问:前不久在日本您接受了访问,您提到如果没有木村拓哉,这部电影无法完成。木村拓哉身上的哪一部分对您来说最重要,印象最深刻?

三池崇史:他作为偶像派明星已经红了25年,这就很吸引人,媒体和观众都喜欢他,他基本上没有普通人的生活,不能自由地跑去他想去的地方。有意思的是他这样的大明星居然已经结婚并且有家庭。他是前SMAP成员里唯一一个有家庭的人。他能够在工作、生活、公共形象等多方面做好平衡,家庭给了他很特别的力量。我很感兴趣他这样的大明星是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影片中这个不死之身的男人如果活着,可能就是在日本的某个地方住着,说不定就长木村拓哉这个样子(笑)。他本人(作为明星的)脆弱的强势都很突出。

问:这次的声音设计和以往不同吗?

三池崇史:声音技术日新月异,想做好的话要花很多时间研究。日本的电影人仍然是重视视觉,不重视听觉。很多制片人说应当在摄影方面多花钱,做声音设计的人听到这种论调往往就很沮丧。电影导演的职责之一就是不让这种沮丧的情绪在剧组爆炸(笑)。所以每天我们都要开很多会讨论这些事。日本现在采用比较多的后期录音,前期拍摄完成后一遍又一遍在棚里给影片叠加声音。

我们这部片子不一样,我们事先就设计好要用哪种声音,然后再拍摄,美国普遍是这种方式,但日本不是。我们这部片子是时代剧(主线故事发生在古代),所以我就希望能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尽量让每一把刀每一匹马听上去都像来自那个年代的东西。

三池在拍戏现场

问:这是您的第100部电影,您有想过庆祝一下吗?

三池崇史:您说第100部的话,肯定是把我拍的那些低成本的录像带都算进来了。在日本,录像带电影(VHS)其实不算电影,这种亚类型在日本以外的地方已经几乎不存在了。然而我的录像带电影《牛头》(2003)被选入了当年的导演双周单元,这部片的剧本是原创的。当时导演双周对我说“这是一部电影,我们邀请您作为这部电影的导演出席我们的影展”。像这种录像带电影的制作周期可以非常短,我比较幸运,职业生涯早期可以拍摄大量的录像带电影。但其实我觉得其他导演本可以拍得比我更勤快。他们有些人本来就拍得比我多吧。你不觉得吗?(笑)

问:支撑您继续拍下去的原因是?

三池崇史:我是从给别人当副导入行的。我不拍戏的时候特别懒,我平时的习惯是早上起来一定要先喝一罐啤酒。(笑)但其实我不怎么休息,我很喜欢拍戏,喜欢出外景,我不工作的时候反而比工作的时候感到压力大。但我从没把拍一大堆电影作为我的目标,或者说我没觉得拍一大堆电影是什么好事。反正我居然有机会拍了这么多电影了,我很开心。你问我接下来我还照这个节奏拍下去,还是缓一缓?我也没想过。这是我所在的环境告诉我的事情,而不是我自己去主动选择。可能接下来3年我没有任何新消息,你们还要问“三池这几年跑哪儿去了?”(笑)

问:您形容木村拓哉为一个明星偶像。我听过很多日本记者和观众也形容他为偶像,但其实他们的意思是他没法依赖自己的演技,而是依赖自己的偶像气质在艺能界打拼。您怎么看他们对木村拓哉的这种评价?他在片中的角色是不是一个对演技要求很高的角色?

三池崇史:本片男主角是不死之身,您觉得一个死不了的人应该长什么样子?他们吃什么,怎么吃?一个演员应当如何演出他的不死状态?我觉得过分地去想用什么样的技术去表现永生,这首先就不是一个好主意,您很有可能会掉进过度表演的陷阱。我觉得以木村拓哉的形象,他不要对技术考虑那么多。他可以就用他现在这种形象帮他入戏,或者就用很随意的状态入戏。

的确,他是一个在日本地位很特殊的偶像。当你作为导演请他出演自己的作品的时候,你通常不需要这样的演员给出满溢的表演。如果你像本片这样,把不死之身用一种超现实且浮于表面的手法表现出来,我觉得你在电影里给出什么,观众就会去接受什么,很简单,他们不会过多在意别的事情。拍片过程中我就想保持简单,而不是让自己被太多别的事情带到跑偏。他在本片中的形象可能和施瓦辛格的银幕形象感觉差不多。(记者:施瓦辛格这次也来戛纳了哦!)我知道他来了,所以我才提他的。

问:我的一个不在电影圈的朋友前天看了这部片,看完大叫:“这也太暴力了!日本人怎么了,干嘛非得拍这么暴力的东西!”

三池崇史:园子温导演和我属于日本导演的异类。99%的日本电影都不暴力,可能有些人就觉得应该站出来搞一搞平衡,园子温和我就是剩下那1%。这不是观众叫我们这么拍的,这就是我们想拍的东西。你朋友去关注一下其他一些日本电影的话,他可能会想“日本电影为什么都这么孩子气!”但如果他真是觉得我的片子太暴力的话,那我也只好说我为他表示遗憾了。(笑)

(康一雄)

(责编:隐)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