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坡区有支“九龙四海救援队”

九龙坡网 2017/5/21 17:18:00

救援队员正在安装救援船的马达

参与培训的队员正在练习船桨用法

“呼叫,彩云湖有人落水,需要增员立刻进行搜救。”5月14日,九龙四海救援队在彩云湖水域展开了一次培训演习。记者在现场看到,参与“搜救”的救援队队员迅速组装好橡皮艇,驾驶橡皮艇划过彩云湖的湖面,在穿过几个障碍点后,队员顺利到达指定的搜救模拟点。

在一旁指挥示范的是救援队长王江,今年初被评为月度“九龙好人”,在他的号召带领下,各行各业的人因为公益走进了“九龙四海救援队”。

公益在小伙子心中萌芽

“我们做公益,绝对不收取任何报酬,不喝别人一瓶水,不抽别人一支烟!”这是记者在采访王江时,他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印象非常深刻。

2016年初,重庆九龙四海救援队成立了,指挥中心就设在我区九龙镇盘龙兴苑。队伍成立之初只有5名队员,王江是队长。

88年生的王江,18岁从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万州乡村一个派出所实习。从那时候起,公益的概念开始在他心中萌芽。

“有次接到一起盗窃耕牛的案子,去调查嫌疑人时,发现他家的经济状况非常差,穷得连家的大门都没得。”心地善良的王江哪里看得过去,当即掏出200元钱递给嫌疑人的家人,那个时候王江一个月工资也就500块。

乡村派出所的工作让王江一辈子难忘。一个夏天的下午,所里接到消息,一名小孩下河游泳溺亡,王江被安排前去打捞。“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尸体,非常害怕。但是看到一旁伤心欲绝的小孩亲人,我心一横就跳进水里了,任务完成后脑袋一片空白。”

从那以后,王江养成个习惯,只要别人需要帮助,他二话不说就会伸出援手。

2008年汶川地震,王江以派出所志愿者的身份主动申请前往灾区。在那里,王江看到一群穿蓝色衣服的人,他们有组织有纪律,救援规范、行动敏捷,每个人各施其职,成为有效的救援辅助力量。“向他们打听了一下,得知是才成立的公益组织,叫蓝天救援队。”当时,王江深受触动。

膨胀、迷茫后的忽然醒悟

2010年,王江选择了自主创业,餐饮店红火的生意为他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一个月8、9万嘛,钱一多,人就开始膨胀。”王江迷上了打麻将,年纪轻轻便沉迷其中,不知不觉间就输出了一套房子。

2014年,创业宣告失败。期间,女儿的出生让王江开始重新思考人生。“那段时间过得很不好,情绪低落没有生活目标。”王江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也许一辈子就彻底毁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江在网上再次看到蓝天救援队的身影,还了解到万州也成立了一支“三峡蓝天救援队”。多年来,这支队伍发展得越来越壮大。

“尽管被他们的行为打动,但听说他们从不收取费用,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为了彻底了解这个组织,王江加入了全国多个蓝天救援队的QQ群,就为了搞清楚他们究竟是不是做的纯公益。

越是深入了解,越让王江体会到了那些和自己一样的人陷入无助时的痛苦且需要帮助时的迷茫,于是他忽然明白自己此时此刻应该做些什么了。

开展大量公益只为让更多人记住队伍

2015年4月,重庆主城蓝天救援队在我区成立,王江任队长,同时招募了其余4名志愿者,他们平时各自从事着音箱销售、医生、司机、殡仪馆工作人员的职业。队伍成立之初基本没人知道他们,虽然设置了24小时值班电话,但几乎没有响过,业务有些“寡淡”。王江回忆,那个时候,只能靠仅有的几名队员向周围的亲朋好友宣传有这么个救援队伍,并告诉他们如果有需要可以拨打救援电话。

2016年初,王江的队伍成为九龙镇培育孵化的非营利公益性社会组织,同时更名为“九龙四海救援队”,意为“九州四海,携手公益”。

“能得到政府的认可,说明我们做的事是有价值且充满正能量的。”王江说,其实一开始大家都持观望态度。为了得到信任,四海救援队开展了大量的公益行动。2015年科园路两个小孩走丢了,家属打电话求助,救援队从晚上8点搜索到第二天6点,终于找到了失踪小孩。同年,盘龙一小区夜间突然停电,12部电梯内共有18位业主被困,得知消息后,救援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用钢筋撬开一楼电梯门,判断轿厢位置后,挨栋爬楼梯跑到电梯停留楼层救出被困业主。今年4月,黄花园桥下发生一起垂钓溺水事件,接到群众的电话反映后,救援队迅速赶往现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打捞,终于将沉入水底的男子找到。

截止今年5月,救援队开展专业性出勤累计20余次,协助其他救援队执行救援任务10余次,执行安全保障任务5次。包括失踪人员搜寻、水域打捞、溺水人员打捞、山地搜寻等,受益人数达到200余人次;社区公益性活动受益人数达到5000余人次。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九龙四海救援队”的存在。

事迹感染身边人

退伍军人王译的老丈人于2016年在武隆走失,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求助四海救援队。当老人被找回来时,王译询问救援费用,竟被王江拒绝。怎么可能不收钱?王译没有想到,不要求回报的付出还能在退伍之后遇到。目前,王译已经成为救援队一员,并且凭着在部队当兵的经验成为了队伍的核心成员之一。

目前,救援队已经拥有了22名正式队员,50多名志愿者,他们均来自各行各业,年龄跨度从20岁到38岁。

在银行工作的张丽是今年才加入救援队的,她告诉记者,当下社会人心比较冷漠,做公益可以让人心变得柔软。“我正在学习医疗救援的专业知识,希望在这里找到归宿感,帮助更多的人。”

王江的妻子王波也是其中一员。对于老公的公益事业,王波很是支持。“才起步的时候,朋友都说他是傻子,钱多了没地方用。我不怨他,因为我知道他做公益的真正原因。”王波告诉记者,就连4岁的女儿也被她的父亲感染,常常在幼儿园里告诉小朋友“有困难找我爸爸,我爸爸是救援队长。”

做公益绝不收取任何报酬

2015年,酉阳一名9岁女孩失踪。四海救援队赶到当地与达州救援队汇合,在山区里搜救了3天3夜无果,四海救援队的第一次联合搜救以失败告终。

事后,王江进行了总结。“当时装备严重不足,每名队员只配备了一只电筒、一把刀具和一身200块钱的服装。除此之外,专业知识不足、判断分析不准确、搜索范围不仔细也是失败的重要原因。”

为了增强救援能力,王江找来专业消防员、医生、攀岩教练、山地教练,请他们为队员进行专业培训,包括绳索、地图、指南针的使用,野外求生技能、水域搜救、医疗救援常识等。培训每周进行一次,队员们参与定期考核,没通过的不能参与救援行动。“教会一个队员,就等于帮助了一个人,哪怕救了一个、帮助了一个,也是我们存在的价值。”王江告诉记者,就连培训也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

开展专业救援,资金从何而来?

“都是靠志愿者们自筹,所有救援都是大家AA制,全程自掏腰包。”王江告诉记者,每一次救援都不会有任何收入或补贴,所用到的车辆、装备都是是队员们自行提供,救援过程中产生的所有费用均由救援人员平摊,救援人员需对自身的安全负责,救援队不承担任何后果。

“有一次到璧山开展救援,连续6天,8个队员一共花销了4000多块钱,全部都由大家自掏腰包。既然是纯公益,就绝对不收取任何报酬,不喝别人一瓶水,不抽别人一支烟,否则你来到现场的价值就只值一支烟、一瓶水。”

王江说,四海救援队从建队之初到现在,共投入了8万余元。目前,队伍拥有担架、医疗设备、充气船等基础救援设备。“最近我们正在筹钱购买水下声纳探测仪,队员们响应积极。九龙镇也给我们提供了场地,用来开展培训,大家的干劲越来越足。”

希望别人的下一秒因我们而改变

免费水域打捞、山地救援,断了不少营利性组织的生活来源,为此,王江没少接到过威胁电话。

“现在一个老人跌倒了,基本没人敢扶。有些人溺水了,家属找人来打捞遗体,这些捞尸人还会坐地要价。人家本来已经非常悲痛了,还要面临这种绑架式的消费。我就想,有了我们这样的组织,不敢扶的老人我们来扶,需要救援时我们来救,虽然力量微薄,但也能为当下社会的冷漠带去一点温暖。所以我从不理会那些威胁电话。”

除了威胁电话,找上王江的还有不少商业老板。老板们要求队员穿上指定的服装,用指定的装备,为其打广告,都一一被王江拒绝。“他们说我装清高,但我认为,人活着就要有点精神,参加公益是我的兴趣。我不知道我的下一秒会怎样,但我希望在我们的帮助下,别人的下一秒会因我们而改变。”

四海救援队的纪律非常严明:不许熬夜、不准打牌,有情况第一时间在微信群里发布,能够参与救援的队员报到后必须在一个小时内赶到现场……

为了方便求助人联系救援队,王江专门申请了两个电话号码:68199958、13167879958。后四位谐音“救救我吧”,只要听到电话铃声,就如同听到求助人的呼救,四海救援队很快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丁妮/文 雷超/图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万州举行第二届游泳公开赛

  • 三峡都市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