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都不能少!看这名璧山乡村代课老师17年的坚守

璧山报 2017/5/24 9:32:26

他手捧教科书,一笔一划在黑板上书写的身影,总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感动。他声情并茂地讲课,从不受艰苦环境的影响。他弯下去的是脊梁,背负起来的却是希望。他就是乡村教师许忠贵。

在讲台上一站就是几十年的一名平凡又伟大的乡村教师。许老师的故事得从1988年开始说起……

许忠贵在上课

“忠贵啊,你读过高中,有文化,快回来教孩子们念书吧。山里留不住老师,孩子们都快失学了……”

1988年春,许忠贵22岁。他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朝天门码头搬砖、提灰桶。打电话的人叫王成伦,是许忠贵的母校梅江小学的校长,他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完这番话。

那天夜里,许忠贵收拾铺盖卷,连夜赶回璧山,踏上前往梅江小学—燃灯村小的路。这一去,就是17年。

“孩子们喊我老师 我肩上就有责任”

清晨,海拔800多米的燃灯山半山坡上,两间泥巴和瓦片筑成的土房;房前一片空地,周围长满了杂草;一面国旗迎风飘扬……

来到燃灯村小的第一天,许忠贵傻眼了,他实在无法相信一所学校竟然能简陋成这个样子。

一会儿后,打着光脚丫、穿着破烂的孩子们来了,身上都沾满了泥土和露水。

许忠贵抱起一个不到3岁的小男孩,问他,你走了多久?男孩回答,1个半小时。许忠贵轻轻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我家比你近,只走了1个小时。”

孩子们都很好奇,这个瘦小的人是谁。

直到许忠贵走上讲台,告诉孩子们:“我叫许忠贵,从今以后是你们的代课老师。”

孩子们齐崭崭地挺直身板,弯腰,鞠躬,大声喊出“老师好!”

面对这一个个淳朴的孩子,一双双求知的眼睛,许忠贵的眼睛彻底湿润了,他激动得半晌都说不出话来。他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不管再苦再累,都要坚持下来,把孩子们教会、教好,走出大山。

燃灯村小地处璧山最西边,毗邻永川、铜梁。许忠贵成了学校唯一的教师,最多的时候,学校有四五十个学生,从幼儿班到六年级,从文化课到音体美,都得许忠贵一人“包办”。许忠贵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先照顾小的,再管教大的;文化课分开,音体美一起。

因此,在燃灯村小,经常能见到这样一幅有趣却令人感动的画面。

一间教室,两张黑板,一群孩子,背对背分成两拨。高年级上课的时候,低年级的孩子就埋头做作业。

17年来,许忠贵就在这两张黑板间不断“切换”。问起许忠贵如何坚持下来的,他只说了一句“孩子们喊我老师,我肩上就有责任!”。

“不管再穷再苦 一个都不能少”

山里穷,不通公路,每学期开学前,许忠贵都要赶到镇里给孩子们领新书。他用箩筐把书本装好,一步一步挑上山。满筐的书本压得他头都抬不起来,脖子和脊背又酸又疼。他咬牙坚持,17年来,挑过的书有上万斤。

村小苦,教室经常漏风、漏雨,许忠贵就买来塑料薄膜封住窗子,爬上房顶用泥巴修补漏洞。一张张老旧的课桌,不知钉了多少钉子;教室隔壁的木床,不知与孩子们蜷缩着挤了多少个夜晚;还有那个狭小黢黑的土灶,不知与孩子们吃过多少顿“土豆炕饭”。

“不管再穷再苦,一个都不能少。”许忠贵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有一个孩子,叫谢卫仁,许忠贵印象很深。

1989年,谢卫仁才十岁,突然有一天,他没来上学。原来他的父亲患病了,谢卫仁就用楠竹枝编成扫帚,担到集市去卖,1把扫帚5角钱。因为舍不得坐车,谢卫仁的脚被冻得发紫,走得裂口流血。

摸着这双稚嫩却满是伤痕的脚,许忠贵哭了,他把兜里仅有的5块钱塞到了谢卫仁的手里,告诉他,“娃,不管怎样,都要来读书!读好了书,才能走出大山,改变命运!”就这样,许忠贵一直资助谢卫仁到小学毕业。尽管那时候,他一个月的工资才45块钱。

而谢卫仁只是许忠贵帮助过的其中一个孩子,在燃灯村小,受过许忠贵资助的学生有多少,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17年来,许忠贵送走了一批又一批求学的孩子。只有他,不忘初心,一直坚守着当初的诺言。

2005年,燃灯村小撤并,许忠贵失业,无奈进城务工;2007年,他考取教师资格,再次回到梅江小学,重新站上三尺讲台。

时至今日,提起燃灯村小,人们依然会想起,那位瘦小的、不怕穷不怕苦的、坚守了17年的代课教师——许忠贵。

(记者 张承刚 文/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