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综尴尬群生 缺少的是更多的“李诞”

环球网 2017/5/24 12:24:00

距现象级综艺《吐槽大会》闭关快两个月了,13.8亿的这个数字让自制综艺的收视争夺战中打了翻身战,也让我们看到了脱口秀节目在中国的另外一种成长,同时爆红的还有以“19秒”扛起了吐槽之王大旗的李诞和独创“知识点”必杀技的池子。

网综尴尬群生 创意缺乏成诟

根据数据调研显示,过去的一年网络自制剧以超半数的增长速度迅猛发展,今年更是有增无减,除系列综艺陆续上线外,更多新形式的综艺更是努力争战市场份额,谁能抢占先机,拔得头筹成了这场网络视频野蛮生长期的最终要义。

但是,一方面是快速增长的节目数量和用户关注度。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中国网综的尴尬群生。

节目创意缺乏就不说了,现在在线上的几个节目大都有原版的海外版,大家可以自行搜索。而就目前来说,合适人设又具有现场表现力的嘉宾缺乏才是语言类网综最核心的问题。在台湾,综艺咖本身就是非常庞大的一个群体,他们从各种节目中被大陆观众而熟知,然而在大陆,能够出节目效果又放得开的艺人基本都集中在喜剧圈,或者是人设较为逗逼的明星。

对于语言类网络节目来说,这些明星的知名度自然不差,人设也合适,但是,由于这些明星们的发展方向更多的是电影视剧,自身的语言能力和内容产出能力就没有那么强了,这就造成了大量语言类综艺节目尴尬频发。其中以已结束三季的《欢乐喜剧人》为代表。东方卫视在打造这档节目之初,奔着国内喜剧真人秀目标,而追完三季的观众除了在豆瓣愤怒地打下二星、三星后,更多表达的是对喜剧业内的担忧,因为节目翻来覆去,无非都是观众熟知的那几家团队。业内的喜剧新星们如何找到一个适合自己施展才华的舞台,成了大部分喜剧人的老大难问题,像《欢乐喜剧人》很多嘉宾在周演的同时还承担着赶通告的重任,创作时间少作品自然无法细细打磨,以至于节目后期陷入:老喜剧人频繁回顾刷脸,新人无法让观众记忆的恶性循环中。

《脑力男人时代》出世,我们缺少的是更多的“李诞”

今年五月,综艺节目《脑力男人时代》,在节目播出之前,官方微博评论区除了常见的明星后援刷话题外,更多的是用户对内容的期待和好奇。更是邀请了冯德伦、李治廷、李诞、张宥浩、张腾岳这五位兼具了颜值和智商的重量级艺人,但是节目上线后,虽位于自制综艺网络周排行前五,但与同期节目播放量相比,只是刚过入门的数字。

节目播出后“看不下去”这类的弹幕不在少数,甚至《吐槽大会》中公认最会吐槽的李诞,在节目中的互动也略显尴尬,李诞在吐槽大会里看家本事在这里像是打在了软棉花上,包袱抖不出来,递出的梗也没了回应,当然了,为了去看男神颜值的用户大概不会有这个苦恼,毕竟,只要能看到爱豆的脸,讲的什么并不重要。

看到了热度不够,为了挽回疲势只好推出了#李诞刘云峰CP#,毕竟,整个节目中最搞笑的一幕永远都是他们两个同框的那一幕。为什么有“男神冯德伦初上网综”这样的热度话题,还有韩国TVN电视台原版《大脑性感时代问题的男人》的内容背书,最后依旧只能靠炒李诞CP来吸引关注度?

本质上是“什么都可以拿来说一说”的脱口秀,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美国,就以覆盖电视节目总数40%的高占比成为一种时尚,大到政治经济小到个人感情,都可以进行讨论。已经人比头发红的李诞曾在知乎上说,“国外的脱口秀环境是一个完整的生态,从主持人到写手,到电视台的编导团队,到观众,都有选择渠道,上升空间。”然而,反观国内市场,用金星的一句话来总结,可能再合适不过:“尺度大了不让播,太毒舌了又得罪人,都没有了观众又不爱看……做脱口秀节目特别像端着油锅走红毯。”国内脱口秀的难做,更显得这些伴随《吐槽大会》而成长起来的脱口秀艺人们难得可贵,毕竟如果综艺上只有靠演技和颜值支撑起来的“爱豆”们,那估计就是比美大赛了,好的内容产出和精彩的现场互动才是王道。

对于现在的语言类网综来说,我们缺少的不是明星和资金,缺少的是更多的李诞这样有内容又放得开的脱口秀艺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