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姗:我不想要名利,但又想有好戏演,很矛盾

21CN 2017/5/24 14:30:00

搜狐娱乐戛纳报道组 (哈麦/文 远辉/视频)今年戛纳电影节,唯一一个因有作品参赛而出席的是杨子姗。她主演的《路过未来》由曾拍过《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老驴头》、《夏至》的独立导演李睿珺执导,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

杨子姗因赵薇的《致青春》成名,此后主演了《闺蜜》、《暴走神探》、《万万没想到》、《重返20岁》、《钟馗伏魔》、《天亮之前》、《记忆大师》等商业类型片,上升很快。这期间,她因拍一个短篇认识了李睿珺导演,主动自荐出演了他的新片《路过未来》。

杨子姗说,演了很多商业片后,她想试点不一样的东西,看看演文艺片是什么感觉。演过后很喜欢,还想每年都能演一两部商业片之外,演一部文艺片。她说自己对名利看的比较淡,希望自己在没有作品的时候处于一个隐形的状态,但同时也很矛盾,因为娱乐圈的现实是,没有名气,你就接不到好的片子,只能等着被选择。

“要去平衡这个东西,这个是我在演艺圈最累的地方。”

“冰冰姐说恭喜子珊,演的很好”

太演的话你就会显得非常假,不可以有一秒钟的失误

搜狐娱乐:谈一下你这两天在戛纳的感受吧。

杨子姗:最让我觉得很有仪式感是在首映的时候,所有爱电影的人陪着你看完了以后,大家都站到两边的通道,鼓了很长时间的掌,我特别激动,觉得拍电影真的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就算吃了再多的苦受了再多的累,在那一刻你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搜狐娱乐:观众、媒体的反馈你觉得满意吗?

杨子姗:还没有跟中国的媒体朋友太交流。我听江老板他们说,欧洲很多电影人觉得这个片子很合他们的口味,受到了很多的好评。对我来说已经有很多收获了,已经很满足了现在。

搜狐娱乐:范冰冰、张译都慕名去看了,他们有跟你交流说你演的怎么样吗?

杨子姗:冰冰姐出来的时候有碰到,说她觉得很好看,她说恭喜子珊,演的很好。

“放下所有表演意识,在镜头前生活”

搜狐娱乐:在来之前你会有忐忑过吗?

杨子姗:有的,是不放心自己。

这一次表演的方式跟以往是完全不一样的,银幕形象也是跟以前都不一样的。画雀斑、画黑眼圈、画法令纹,如果不熟我的人,只是看过我以前电影的的话,不会联想到是同一个人。表演方式上也是把表演的度降到最低,因为它是一个比较写实的片子,而且旁边很多演员都是素人,你跟他们待在一起你太演的话你就会显得非常假,所以你要把你的表演降到最低,但是又要完全在状态里面把所有的情绪表达清楚。

最可怕的是大部分都是一镜到底,你不可以有一秒钟的失误,失误就会被看到,不像商业片,是可以靠特写、靠剪辑去弥补。这样的状况下,剪出来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是没有办法补救的,我就有点担心。

但昨天看完之后我觉得还行,我之前担心太多的东西好像都还好,所以今天感觉松了一口气。

搜狐娱乐:有人觉得演商业片难,节奏要把握地特精准,有人觉得演文艺片难,因为要有真实的状态,你是怎么看的?

杨子姗:没有所谓的哪一个更难演,而是你的习惯的问题。

如果一直以来都是拍文艺片的演员,你让她去拍商业片,那可能节奏上要发生改变,所谓的那个难是在你原本习惯的东西上要去做改变的时候你可能会觉得难。如果你是一直演商业片的演员,就比如说我,然后我来演文艺片的时候,我要让我自己放下所有的表演意识,要自己觉得我没有在表演,我就是在镜头前面去生活。当你习惯了某一种表演方式的时候,你就会觉得那种比较简单。但其实你尝试着如果去习惯了另外一种的话,你会觉得只要你是用心投入在表演上,其实它只是一些技巧、习惯上的调整。

“看社会新闻会难受,觉得很多不公平”

搜狐娱乐:这个角色离你挺远的,农二代在城市里打工,你是怎么理解她的?

杨子姗:我们演的每一个角色,可能跟我们自己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每一个角色跟我们也有某种程度的类似。虽然我不是农民子弟,没有在比较艰苦的环境里面生活过,但我也曾经是北漂,我现在也是北漂。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你的一段新人生的时候,有某些情绪上面是类似的。杨耀婷她想要让父母来过好的生活,所以她想要努力赚钱,最后造成了自己承担不了的后果。来北京以后我也想什么时候工作可以好起来,我也想要赚钱,我也想要让我的家人过得更好,有很多东西是共通的。

搜狐娱乐:电影的社会背景,比如高房价,比如农村的土地制度,比如有些人为了美整容,然后想傍富豪,你平时会关注这些社会现象吗?

杨子姗:我以前很喜欢看这些社会新闻,但是现在慢慢减少去看这些东西,我是一个心挺重的人,而且我是一个有点负面情绪的人,会难受,也会觉得很多不公平。

我现在越来越减少去碰网络上面的东西,包括微博、朋友圈这种看新闻的渠道。朋友之间聊天的时候还是会说到很多很多的事情,是一种很无奈、很不公平的感觉,但是短时间内无法改变,会让人觉得真的很无奈吧。

“拿了非常低、非常低、非常低的片酬”

搜狐娱乐:听说这个角色是你催着导演主动要演的。

杨子姗:对,是我主动要演的。

搜狐娱乐:是因为你对这个导演特别有期待是吗?

杨子姗:我是非常欣赏这个导演,我跟他拍《最美表演》的时候认识的,他拍东西很有想法,看了他以前的电影非常喜欢他讲故事的方法,他的故事都是讲的很朴实、但却特别打动人,看完之后你的心情久久都是不能平复的,总是会去想那个东西,我很希望有机会能跟他一起拍一个戏。

而且说实在的,我拍了很多的商业片了,我也想要追求一些不一样的工作状态,很想试试拍文艺片会是什么样的,所以当时他聊天他说下一部会拍一个怎么样的故事的时候,我一听有一个女主角,我就说那你让我演吧。他就说好啊,后来剧本写完了之后就发给我了,我们一拍即合。

搜狐娱乐:我看出品人里面还有你,是因为投钱了吗?

杨子姗:我没有投钱,是因为拿了非常低、非常低、非常低的片酬。

“赵薇姐部会硬要求我怎么样”

搜狐娱乐:你现在选项目的时候,会让赵薇给你参考参考吗?

杨子姗:现在选项目都是跟团队共同决定的,有一些如果真的是很不知道该怎么选的时候,很纠结的时候我就会去问薇姐,因为她毕竟很有经验,也认识很多导演、编剧,她会给我一些这方面的建议。一般我们自己能决定的事情,我们还是会自己来决定。

搜狐娱乐:那在整体演艺事业上她会给你一些建议吗?

杨子姗:她会。她也不是说会硬要求我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吃饭的时候她会说子珊多出来一点,不要只有电影宣传的时候才出来,平常没事也可以出来多跟大家见见面,我觉得这对你是有好处的什么什么,她会在旁边给我一些建议或者提醒。

“我不想要名利,但又想有好戏演,很矛盾”

搜狐娱乐:在这个圈子想活的更任性一些,还是说会调整自己个性,更符合大家的期待?

杨子姗:每个人的个性不同,想要达到的目的和达到的结果都不同。我只带着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在没有作品的时候,我是希望自己是一个隐形的状态,我不知道我自己好或者不好,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喜欢这个人的本身,我就只过我自己的生活,我不呈现在你们的面前。我不管放不放飞自我,或者是压不压制自己,反正都跟我的角色、跟我演的戏无关,你们只要在电影里面看到我呈现出来的角色就好了,私下我就是想做自己。

搜狐娱乐:就是你还是单纯想做一个演员,不想特别特别有名是吗?

杨子姗:对。但名利是双刃剑,对我来说名利能够带给我最大的好处是它会让我有更多选择的机会,我可以有机会演我很想演的戏,如果没这个名利的话,可能我只能永远被挑选。所以有的时候也很矛盾,就是说我一边想要去演很多好的戏,我不想要所谓的名利,但是你不要名利你就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你要去平衡这个东西,这个是我在演艺圈最累的地方。

这次演了文艺片之后,确实导演很辛苦,片酬也很低,所有的配备肯定不如拍商业片来的好,但是那还是一个令我非常愉快的过程,如果以后还有文艺片来找我的话,剧本好角色可以发挥,我还是会演的。希望自己可以一年拍一两个商业片,然后可以拍一个文艺片,这是我自己的梦想。

搜狐娱乐:你希望得到观众的认可就可以了,还是说也希望得到奖项的认可呢?

杨子姗:每个演员应该都希望得到观众和专业人士的认可的。但是我很清楚奖项是一个拼实力以及拼运气的一个东西。如果我真的很在意这个的话,我可能会不停地否定自己,我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得个奖?可是我得了奖就证明我演的有多好吗?

所以只要我演的角色能够给观众带入感,让观众相信戏里的这个人物,那就是成功了。如果说有额外奖项上面的鼓励的话,那对我来说惊喜,如果没有的话,我也不会因此而否定自己。踏踏实实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这个过程当中你没有太多的遗憾,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