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那篇高考作文

中国教育报 2017/5/24 13:37:00

话说当年·我的高考

假如有人问我哪一次考试最庄严神圣,我会说是高考;假如有人问我哪一科考试最富有情趣,我会说是语文;假如有人问我哪一道题目最刻骨铭心,我会说是高考作文题。

至今我还记得当年高考作文题目的内容:仔细阅读一则短文,然后写一篇读后感《毁树容易种树难》。短文的内容是:杨树横着种可以活,倒着种也可以活,折断它再种仍然可以活。可是一个人种十个人毁就没有一棵活杨树了……因为毁树容易种树难。

参加过高考尤其是参加几次高考的考生,应该会有这样的共识:写高考作文不允许你举棋不定、优柔寡断、三思而行。因为考场上时间有限,你不可能像卢延让那样“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你更不可能像贾岛那样“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你应该果断确定文章的主旨,快速定好文章基调,立即调动知识储存,马上酝酿文章结构,然后提笔疾书,快马加鞭,一气呵成。我当时看到作文题后,脑海中立刻蹦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个成语来。这个成语来源于《管子·权修》,比喻培养人才是长久之计,是不容易的。由这则成语的启示,我立即把文章的主题确定为:全社会要重视人才、呵护人才,为人才的顺利成长创造条件。我写起来也感觉得心应手。

语文考试结束后,我才知道有人写的是要爱护树木,有人写的是要尊重植树造林者的劳动,有人写的是要严惩破坏森林的不法之徒……这种写法固然可以,但我认为没有悟出题目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只是停留在就事论事的高度上。北大温儒敏教授认为:“作文教学的第一要务是文通字顺,有一定的思想内涵。”我想我当时的这篇高考作文,与今天温儒敏教授的观点基本上是暗合的。当年我以语文86分(满分为100分)的较好成绩考进大学,作文帮了大忙。

说起作文,我不得不提及高中时期我读书的一个笨办法——背成语词典。两年高中(后来改为三年制),除学校统一发放的不太多的复习资料外,我只买过一本甘肃师范大学中文系编写的《汉语成语词典》、一本《汉语知识》、一本油印本的《增广贤文》,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买任何书刊,偶尔也借同学的参考书刊看看。主要原因是我根本没有钱买书。高中两年里,语文课外书籍阅读对我而言主要是背诵了《增广贤文》和基本背诵或熟读了《汉语成语词典》,此外,别无他书。在今天这个“屏中风景”太迷人、“快餐文化”很流行的网络年代,类似于我背成语词典的“笨蛋学习法”几乎无人问津了,但我却仍乐此不疲。我在高中时就觉得,背成语是一举多得的良好学习方法,成语中有饶有兴趣的寓言,有高深莫测的神话,有引人入胜的历史故事,有启人智慧的格言警句,有来自民间的口头俗话等。

今天,写作已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36年前一篇比较成功的高考作文对我产生了激励作用。当我的《高考作文是什么》在《湖南教育》发表受到编辑表扬时,当我的《学海弄潮一惊鸿——为纪念吴健雄诞辰一百周年而作》荣获《光明日报》征文一等奖时,当我的作品一次次获奖时,我就常常想起36年前的那篇不足1000字的却让我释放生命力的高考作文,所以,我发自肺腑地说:感谢36年前的那篇高考作文。

(作者:江必红,单位: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南洲镇教师进修学校)

《中国教育报》2017年05月24日第9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忘不了那篇高考作文

  • 中国教育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