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区儿童主题公园变“私园” 多次被督促整改

北京晚报 2017/5/24 15:00:00

2008年,北京世纪金莱教育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金莱公司”)与朝阳区园林绿化局签订一纸70年绿地认建认养协议,获得朝阳区儿童主题公园绿地建设及后期养护权。

6年过后,这处规划面积3.5万平方米,地处朝青板块核心位置的公共空间,在市民持续的监督举报声浪中,数栋巨型办公楼拔地而起。其面积远超建设规划许可,严重违反了当初的绿地认建认养协议。随后,一家互联网公司入驻办公,把公园建成封闭园区,直接将市民拒之门外。

去年底,此事经媒体曝光,朝阳区园林局启动公园整改工作,并承诺于今年5月对外开放。半年过后记者采访发现,公园新增绿地面积的操作方式居民并不认可,盘踞在园区内的违建办公楼仍然屹立。有市民不禁追问:“朝阳区儿童主题公园里的‘公’字,是指公园的公,还是公司的公?”

苦等十多年 公园变“私园”

朝阳区儿童主题公园位于朝阳北路与黄杉木店路交叉路口西北角,距朝阳大悦城约五百米,距平房桥机场第二高速入口约1.5公里。周边建有多栋居民住宅,附近交通设施齐备,可谓黄金地段。多位青年路小区业主向记者介绍,该小区在2002年开盘时,便听说其东侧地块上要兴建绿地公园,但此后6年间无人动工。2008年,这里四周竖起铁皮围挡,围挡上标有“朝阳区园林绿化局在建公园”信息。

此后4年,该地块再度闲置。居民刘先生称,他多次致电朝阳区园林局了解情况,对方总称不知情。2013年初,百姓期盼的公园终于动工,几十台挖掘机、上百名工人同时进场作业,地基越挖越深,规模之大超出想象。“当时是彻夜施工,施工单位甚至要给我们噪音费,但大伙太渴望公园能建成了,连这笔钱都没要。”居民厉女士称,自己还购买了一个望远镜,专门用于关注公园施工进度,但她看到的,是公园地下空间建成后,地上建筑仍不停加盖,面积越来越大。“我们便开始怀疑公园已被挪作他用,就使劲儿给有关部门打电话,提出质疑,希望过问此事,可惜没有回音。”厉女士称,他们在市规划委网站查到,公园实际建成内容,已严重违反当初规划批文。

记者获得的2012规(朝)建字0141号文件显示,朝阳区儿童主题公园规划有配套用房,项目建设方为朝阳区园林局。通过审批的项目总建筑面积为13740平方米,其中地上面积2920平方米,地下面积10820平方米。根据规划,公园地上应建设三栋各自独立的公园管理配套用房,一个公园公厕,一处人防室外出口。其中,配套用房局部可达两层,其他建筑均为一层,高度均不能超出9米。另外,地下应建设人防工程,深度11.75米,用途为汽车库。记者注意到,上述许可证还在“特别告知事项”一栏明确写道:“本项目为利用划拨土地建设公园配套用房,不得设置与公园无关内容,不得用作经营用途。”

然而,作为绿地认建认养方世纪金莱公司,却在建设中打破规划,将部分公园配套用房进行连体建设。其主办公楼最终达到三层。总地上建筑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是原规划地上面积的七倍左右。而且,公园建成后没有绿地,没有公厕,地下空间用于放置电脑机柜。附近居民刘先生称,2015年底,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始在园区办公,大量电脑机柜被运送至园内,园区四周垒起高墙,员工开始进驻上班,公园西南角一侧的独立建筑还被辟为餐馆,他还到里面吃过饭。历经十几年等待,公园被建成这般模样,大伙儿都感觉寒心。

签约公司陷入僵局

记者查阅北京市绿化委《关于在全市开展绿地认养活动相关意见》发现,绿地认养不能改变绿地产权关系,认养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在其认养的绿地内增加建筑物、筑构物,不得改变绿地性质和功能。既然如此,为何朝阳区儿童主题公园在建设中出现这样严重的“跑偏”行为?记者近日联系朝阳区园林局,对方没有直接答复。

该局在介绍公园情况时称,2008年,该局与世纪金莱公司签订《认建认养绿地协议书》,由其出资建设公园绿地并进行后期养护。2016年,经规划部门核查、测绘,发现该认建认养单位在建设过程中存在与《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批准内容不符的情况。

记者调查发现,工商资料显示,世纪金莱公司于2008年注册成立——同年其签署了绿地认建认养协议;2012年,公司更名为北京阳光童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阳光童梦”)——同年其获得涉事公园配套用房的规划批文。2015年初,公司变更经营范围,在技术推广服务、教育咨询基础上,增设出租商业用房业务——同年有互联网公司进入公园办公。2016年底,时任阳光童梦公司法人兼公园项目经理的朱桂智先生接受采访,道出其建设公园时的一些行为。

朱桂智在音频中说:“(当初让我们认养)这种绿地,政府不是傻子,我们也不是傻子,这么大的投入,一个社会公司哪能白垫?也只有一些商业用途,才能够折换一些价值。”但是,在他认建认养绿地后,发现绿地不能办房本,办了也不能注册公司。他开发的儿童主题项目也陷入投资大回报小的僵局。他称,自己当时“被商业化冲昏头脑,本想通过绿地名利双收,没想到被套了进去”。

记者获悉,为确保项目完成,阳光童梦公司于2015年底,引入光环新网公司负责运营、管理园区。光环新网投入人力物力,对阳光童梦已竣工的办公建筑进行内部装修、建设了园区配套设施,并提供专业人员对电脑机柜进行维护。回报是,光环新网在一定年限内,可免费使用阳光童梦提供的办公场所。朱桂智在采访中坦言,在当时的处境下,是光环新网公司救了他。但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不仅让公园的摊子铺得越来越大,也导致后期整改时十分棘手。

朝阳区园林局要求其自行拆除违建

以绿地认建认养之名谋商业开发之实,2016年中旬,附近的居民纷纷向媒体举报此事。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日报陆续予以关注。

2016年底,朝阳区园林局负责人回应北京日报记者称,经数月调查摸底,公园问题已引起朝阳区委、区政府重视,让区园林局全方位调查核实,第一、查认养承包合同。第二、查园内建筑物指标是否超规划范围。第三、让公安、消防、规划等部门和绿化局一道调查、处理。据了解,2016年12月,朝阳区园林局对园区内全部建筑及设备进行查封,勒令园内公司停产停业,并承诺于2017年5月1日将公园全部建好,对外开放。那么,时隔半年后,公园的实际整改情况如何呢?

5月初,记者在公园看到,园区围墙已被拆除,市民可进入园区活动,公园也确实增加了绿植、观赏景观及照明设施,并增设了儿童游乐区。但是,对这种整改方式居民仍表示质疑。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供居民娱乐的沙坑、广场均位于园区边角位置,面积有限。二是公园部分新增绿地,竟是直接在园区地砖上铺成。这种“绿地”很薄,很难存水,工人在给草坪浇水时,很多水直接从铁皮围挡外流走。三是一些花坛也是在地砖上直接垒成的,花坛里的树苗、花卉能否长期生存,有待检验。

朝阳区园林局负责人曾要求,正在施工的项目方要全面停工等候审查,对园区内已经建好使用的建筑物逐一检查,若发现超出原规划审批指标的,依法依规整改。记者在现场看到,巨型办公楼至今矗立在公园之内,但楼体本身的拆除工作还未开始。此前,朝阳区规划局监察大队对办公楼的认定结果是:该楼改变原土地使用性质,同时其建筑规模也已超出了规划审批范围,属于违建。那么,违建的办公楼该如何整改,整改工作现在推进到哪一步了?

5月17日,市规划监察人员告诉记者,该办公楼在建设时严重违规,至今未通过验收,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需进行强制拆除。今年2月,已将整改通知报送朝阳区政府,由对方统筹拆除工作。她介绍,对园区超出规划建设的面积,原则上应进行强制拆除,但最终能拆多少,需区政府协调几个部门一起来决定。

阳光童梦公司行政人员称,朝阳区园林局正要求该公司自行拆除违建。但该公司目前员工只有二十多人,此前投入盖楼的损失还未收回,后期又继续出资主导拆除工作,公司压力很大,现在还很难给出具体的拆除方案和时间表。但其透露,阳光童梦公司已邀请设计院及建设工程质量检测机构对超规划的建设面积进行检测评估,出具相应整改计划。上述计划将报送至朝阳区园林局,再由该局继续上报,确定最终拆除方案。目前,该公司正组织人力拆除相应的数据机房设备。她称,该公司承诺按照认建认养协议规定,配合政府部门整改,建成集儿童游乐、IT科普教育培训为一体的高品质综合儿童主题公园,并在政府相应指导部门下规范有序进行。(记者 张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北京最大林场将建森林公园

  • 北京青年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