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塞尔峰会:北约强刷存在感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5/25 8:00:00

25日,比利时布鲁塞尔,北约峰会。曾持“北约过时论”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亮相。黑山首次以“成员国”身份参加。在各种质疑声中,北约,这个冷战时代的产物走得有些跌跌撞撞。布鲁塞尔峰会之际,北约得以再次刷新存在感。

精心准备迎峰会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对此次峰会的描述是:重要而短暂。

此次峰会最重要的看点之一无疑是首次亮相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环球邮报》网站文章甚至直白地指出,此次峰会的根本目的就在于向28个军事同盟介绍这位新任美国总统,并聆听特朗普阐述对北约未来的看法。

“之前,特朗普搅动了美国与北约之间的安全合作,此次峰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把之前的动摇稳定下来,巩固和加强双方合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入主白宫前,特朗普多次抨击北约“已经过时”。不过,入主白宫后,特朗普对北约的态度180度大转弯。4月,会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后,特朗普说,北约并没过时,而是“国际和平与稳定的支柱”。白宫确认说,特朗普在首次出席北约峰会期间将重申美国坚定支持北约的立场以及加强打击恐怖主义合作,也会谈到北约内部责任分担的方式。

事实上,面对特朗普施加的压力,北约适时做出了反应。根据《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针对特朗普政府反复提及的费用问题,北约已经做好准备,计划划拨新的费用填补缺口。报道称,该计划或将于25日的峰会上通过。

黑山总理马尔科维奇在接受本国媒体采访时表示黑山将首次以“成员国”的身份参加于5月25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并将于下月5日正式加入北约。英国《独立报》网站报道引用一位北约高级官员的话说:“黑山虽小,但是,它作为新成员出现在北约峰会本身就是向巴尔干国家释放这样一个信息:通往欧洲的道路是畅通的。而且,这同时也是告诉美国总统特朗普:北约还在扩大。北约又有了新朋友。”

与美关系在纠结

面对北约,特朗普的态度转变曾一度令世界瞠目。崔洪建说:“特朗普的转变实际上是逐渐回到了美国传统的路子上。之前,对北约态度强硬的重要支撑是美俄关系缓和。但是,如今,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成为一个漩涡,甚至威胁到了特朗普的执政基础。美俄关系缓和暂时无望。所以,特朗普想要改变北约的想法失去了支撑。”

毫无疑问,从北约诞生到如今,美国扮演着主导的角色。“但是,老大不等于全部。北约如今的成员越来越多、地域越来越广、内部分歧也越来越大。美国发现这个老大越来越难当了。”崔洪建说。

军费开支无疑是让美国头疼的问题之一。据《环球邮报》网站报道,军费分担预计将成为此次北约峰会的优先议题。北约对成员国的军费分摊份额有两个标准,一是把相当于本国GDP总量2%的经费纳入北约军事开支的资金池里,二是把本国军费中的20%用于主要武器和相关研发中。从北约公布的2016年年报来看,目前只有美国、希腊、爱沙尼亚、英国和波兰缴足GDP2%的份额。再看20%的军事设备和研发投入份额标准线,有10个国家符合要求。严格意义上讲,同时满足北约两个军费支出条件的,只有美国、英国和波兰。

在反恐问题上,美国与北约之间也存在分歧。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近日向《新欧洲》周刊确认,即便北约加入美国主导的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国际联盟,该组织也不会协助战斗任务。其背后的原因就在于北约成员国与美国在安全认知上的分歧。正如《独立报》网站报道指出的,北约中的南欧成员重视北非与中东的安全问题以及相关的移民和难民问题。东欧成员则关注俄罗斯。“北约大部分成员国都不认为‘伊斯兰国’是其重大威胁。目前北约的防御重点主要在东部,如果与美国共同打击‘伊斯兰国’,一方面,北约成员国在战略资源方面应付不了两线作战;另一方面,北约将很难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崔洪建说。

这也意味着,未来北约与美国的关系也难以那么顺畅。崔洪建说:“特朗普政府的外交策略、北约内部成员国对特朗普政府的影响以及包括美俄在内的大国关系的动向都将成为影响北约与美国关系的因素。”

质疑声中求发展

黑山共和国即将成为北约的第29个正式成员国。据英国《独立报》网站报道,这是北约8年来的第一次扩张。

作为冷战时期的产物,自苏联解体以来,北约的存在就受到多方质疑。“冷战结束后,北约就不断为自身寻找继续存在的理由。”崔洪建说,“目前北约的安全使命主要是应对来自东部的威胁。乌克兰问题出现以后,北约在中东和波罗的海的重要性实质上得到了提升。”

无疑,俄罗斯是北约成员口中的关键词。据俄新社5月22日报道,波兰国家安全局长索洛克在波兰新闻社的采访中表示,华沙认为俄罗斯是北约集体安全的主要威胁。曾于1982年至1985年任法国国内反间谍局主管的伊夫·博内近日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采访时也表示,北约有意煽动将俄罗斯看作威胁的认知,其目的是希望继续存在。

“作为一个机构诞生后,北约自身形成了整套的官僚体系和文化。其自身成长的需求就促使它开展公共外交,不断塑造一个内部民主、平等协商的形象,保持其在公众心目中的认可,获得内部最广泛的支持。”崔洪建说,“因此,在战略上,北约把网络、反恐等非传统安全纳入自身使命;在地域上,北约逐渐向欧洲以外扩张;在形象上,北约极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有弹性的机构——不仅是安全组织,也开始向政治文化领域渗透。”

但是,北约面临着诸多挑战。“冷战结束后,北约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方向的缺失。成员国在什么是北约的主要威胁上意见分歧巨大,其结果就是北约成为妥协的产物。北约规模越来越大,但是面对威胁却难以有效应对。而且,在看不到现实威胁的情况下,成员国在资源投入上不情不愿。如今,许多成员国经济低迷,更难说服他们增加投入。此外,北约这种封闭性的机构在应对全球化背景下的威胁时缺乏成熟的理论和规则。比如,在乌克兰问题上,北约实质上缺乏解决问题的手段。”

北约的未来究竟将怎样?世界都在密切关注。(记者 张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布鲁塞尔峰会:北约强刷存在感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