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只能安排副科岗位副团职干部主动转业

解放军报 2017/5/25

“脖子以下”改革的刀锋正在深入,说实话,我曾有过千百次设想,却没料到自己会主动提出转业!

想法,是一点点变化的。我曾问自己:如果个人想法与组织考虑成了平行线,没有交点,该怎么办?是坦然接受,还是唉声叹气?这些天,各种想法在我脑海里翻滚。

前段时间,我和同事一起,对改革期间官兵思想反映进行调查,感动之余,也有一些故事击打着我的心。不是常讲,走留听从组织安排,心无旁骛支持改革吗?如今,真站在考验面前,怎能变成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因此,当领导找我了解个人想法时,我毫不犹豫地表达了“如果别人不想走,我愿意为组织分忧”的决心。

今年是我人生第36个年头。前18年,父母给了我自然生命;后18年,部队给了我政治生命。不管是父母还是部队,都是我坚实的靠山,都给了我温暖的怀抱。如今,当组织需要时,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回报呢?

也许是当过指导员、教导员和宣传科科长的缘故,平日里有人质疑思想政治教育的作用时,我常会予以回击,因为我知道教育的力量,我知道榜样的作用。

记得当年朱镕基当选上海市市长时说:“我1947年找到了党,觉得党就是我的母亲,我是全心全意地把党当作我的母亲的。”这句话一直烙在我的心里。还有陈毅元帅写下的“无党岂能有作为”都深深地感染着我。可以说,对党组织的感恩之情,并非一闪而过的念头,而是始终深埋在我心底!

每年正月十五,族人都会在家族宗祠里聚会,长辈们一直鼓励我在部队好好工作!现在看来,这美好的愿望要画上休止符了。特别是我任副团职才满一年,按往年驻地安置政策,只能安排个副科岗位,估计父母妻儿心里也都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但我相信,他们最终会理解我、支持我。

不管在哪里,生活都要继续,还要追求“诗和远方”!此刻再读“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的诗句,更有一番滋味。我想,只要心怀梦想,处处都是最好的舞台!(东部战区陆军某部宣传科科长 易顺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