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机构“风控”群像调查:在不同机构“圈内打转”

第一财经日报 2017/5/25 8:26:00

一枚萝卜章引发“百亿血案”,国海证券资管、经纪、投行三大业务遭证监会重罚。5月19日证监会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检查时发现国海证券存在内部管理混乱、合规风控失效、违规事项多发等问题。券商风控问题一时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当前在我国经济增速下行的背景下,金融风险不断积聚,并呈现出交差感染的态势。此前多名金融监管高层的违法违规受罚更是将金融监管和金融风险的防控推到了风口浪尖。有市场人士认为,金融风险的防控仅仅依靠监管远远不够,更为重要的是要强化金融微观主体的风险防控,加大风控人才的储备,提升风控人员素质。

金融风控深陷风口浪尖

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经济、金融领域的风险不断累积,金融风控人员越发受到市场重视。在某招聘网站上,各种风控职位薪酬待遇各异。据一位信托公司风控高级经理透露,他已有5年工作经验,年薪约为40万元。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随着货币投放量的增加、产能过剩导致资金脱实向虚、金融过度杠杆化,加之金融机构过度创新,金融风险不断积聚。和传统意义上单一的风险爆发不同,当前金融风险呈现出交差感染的态势。金融业迎来强监管时代,此前多名金融监管高层的违法违规受罚更是将金融监管和金融风险的防控推到了风口浪尖。

但当前各家金融机构对风控部门的重视度依旧参差不齐。“金融机构中银行追求的是长久业务,与之相比信托、券商等金融机构的诸多业务更偏向一锤子买卖,它们多喜欢赚快钱。这使得银行业的风控体系较为完备,风控环节一环扣一环;但券商,尤其是信托的风控更为‘家长制’,其风格是稳健还是激进受制于高层管理人员的管理理念。曾经就有某信托公司为快速发展业务而罔顾风险防控。”前述信托公司风控高级经理说。

与此同时,风险部门的风控落实度一直备受质疑。

“金融机构的风控部门毕竟不是第三方独立机构,这使得它们和业务部门之间往往需要达成妥协,这中间是巨额利润的诱惑,譬如券商完成一单债券承做和承销业务就有千万元收入,如果在风控部门环节遭到否决,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因此风控部和业务部多是协商行事,风控部门在判断标准和风险点的落实上势必要打一个折扣。”某券商债券风控管理人表示。

风控圈内打转激励不足

“大多数风控人员,一时做风控,一辈子都在风控岗位上打转。”邱成(化名)在资产规模达百亿元的民营投资机构任风控总监,从事风控行业已有12年。

邱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多数风控人士的职业路径多是在法学和财务专业毕业后直接走向金融风控岗位,其纵向的晋升途径多为风控专员—风控经理—风控高级经理—风控总监。风控人员大部分都在做重复的工作,但风控能力的培养并非源于从业年限的增长,而是要从市场的角度去认知、理解并经营风险。”

前述债券风控管理人也持有相同的观点:“当前风控人员多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法律知识和财务知识在债券承做业务上这仅是辅助性的工具,大部门风控人员不知道项目的侧重点和矛盾点在何处,没有实践经验去支撑自己成为一个项目承做的质控风控把控人。”

金融机构对风控人员的需求逐渐显现。“最为明显的表现是工作量增加了,加班的次数逐渐增多。”前述信托风控高级经理说。在券商投行部门风控人员的缺乏更为显著。“某券商有200到300只债券在存续期内,但对这些债券进行管理的仅有1人。这样只能按照监管机构最基本的要求完成信息披露。”前述券商债券风控管理人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金融风控职位亟待前端一线人员输血。对于前述券商债券风控管理人而言,需面对的一大难题是后台薪酬过少导致债券存续期内的风控人员数量明显不足。

“券商债券一级业务涉及债券业务的承做—承揽—债券存续期的风控管理。风控部门的薪资多是固定待遇。但在券商体系内年终奖往往不可估量,这使得前端业务部门和中后台支持部门薪资待遇有了天壤之别。”前述券商债券风控管理人说。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在某大型券商的同一项目中,同一级别的前台业务人员和后台风控人员年终奖相差百万元,后者是前者的四分之一。

某合资银行投行部的债券风险管理负责人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项目的承做、承揽和后续的风控管理中,质控和风控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可或缺,前台业务人员或能在3个月内完成债券的承做,但质控人员每一年所看的项目比前台人员更多,一旦存续期内债券出现问题他们所承担的责任并不比前者少,但在项目的利润计提和分配上质控和风控人员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相较于债券的承做和承揽,中后台风控显然是一个冷门职位,多数前台业务人员不到迫不得已不会走到这一岗位。”前述债券风控管理人说。

从后台流向前台

在后台风控部门亟待前端业务人员输血的当下,现实的情况却截然相反。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后台风控人员多向前台业务端流动。“这多是薪资待遇和职业发展等因素推动的结果。”邱成说。

不断向市场靠拢是邱成这十余年以来所呈现的职业脉络。“我2005年从法学专业毕业后,进入某大型国有商业银行法务部门工作,与风控相比法务工作后台属性更为明显,同时银行系统犹如一个运作精细的仪器,法务工作多是按规定做动作,很难发挥个人能动性。”邱成说。

在银行从事法务工作7年之后,邱成跳槽至某风格相对激进的信托公司从事风控工作。他认为,这离市场更近一步。此后他开始担任旗下投资子公司负责人。在邱成看来,管理仅是一个附加动作,真正要做的就是开拓市场。2015年邱成离开这家平台,打算创业从事私募基金管理,但因当年股灾影响募资不顺。

在此情况下他转战至一家大型金融集团旗下的信托公司任职,该金融控股集团旗下的券商、银行、信托、基金联动性很强,“在这里能实现职业的横向拓展,对金融市场的认识也更加全面。”邱成说。2017年邱成重新调整职业步伐,到某大型民营投资机构任职重新主管风控。“与正规金融机构相比,这家民营金融机构更为原生态,他们对市场的领悟是大部分‘正规军’未料到的,我对市场了解又近了一步,对风控的理解也更为透彻全面。”

(原标题:金融机构“风控”群像调查:在不同机构“圈内打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