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捞船长愿用一生时光守护母亲河 舍小家只为千岛湖一方秀水清澈如许

杭州日报 2017/5/25 9:28:00

叶丛 制图

驾车从杭州出发,驶出杭千高速千岛湖出口后再开1个小时,就到了淳杨线自行车环湖绿道许源灵佑桥段。

千岛湖的万顷碧波中,一艘大型环保打捞船正靠向岸边,船尾载着从湖中打捞上来的各类垃圾。

“进入汛期,雨水多了,山上冲下来的枯枝、树叶多了,垃圾总量也比平时要多一些。”44岁的周丽明是环保打捞船船长,满船的垃圾是一周的战果。周丽明估算,这些垃圾有5吨左右,得马上转运到垃圾中转站。

周丽明是土生土长的千岛湖人,住在千岛湖边一个世代以捕鱼为生的小渔村——桐子坞村。周丽明在湖边出生,喝湖水长大,而今,他带领船员每天奋战在湖面垃圾打捞保洁第一线,穿梭在千岛湖东南、东北、西南、西北4大湖区,经常十天半个月不能回家。他说,能守护千岛湖的一方秀水,很自豪。

以船为家已是一种常态

2014年,千岛湖湖面垃圾打捞实行市场化运作。当时,上游安徽的不少企业没能很好地治理污水、废水,都向千岛湖直排,而沿湖乡镇村民及外来垂钓人员环保意识不强,生活垃圾随意倾倒在湖边,一经雨水冲刷,湖面一片狼藉。

“2014年汛期,我们一天就要在湖面上打捞近百吨垃圾。”周丽明说,“现在垃圾少多了,大多数是树叶、树枝,人为丢弃的垃圾越来越少。”

东南、东北、西南、西北4大湖区都属于千岛湖的边边角角,不仅分散,而且湖区面积较大,还是沿线乡镇最多的区域。因此,周丽明带领的打捞保洁队不仅要保证湖面洁净,还要承担航道湖岸线周边环境的畅通修复、应急抢险的工作。

要在偌大的千岛湖上作业,周丽明和船员们晚上便住在船上,一般半个月回一次家,遇到汛期,几个月才能回家一趟,而且几乎没有正常的上下班时间。“比如我们的船在西南湖区,而汾口镇来电说那边有垃圾,我们开船过去就要花7个小时,要是按正常上下班时间,船开到就可以下班了。”周丽明笑笑说,去年汛期,他足足5个月没着家,“汛期雨水多,垃圾也多,我们从清晨5点忙到晚上7点,都在打捞。”

打捞船夜间靠岸时,船上是没有电的,周丽明和船员们早早就得睡下。“一般晚上七八点就睡觉了,早上5点多起来。”周丽明说,天气好的日子,看看千岛湖日出是他自我排遣的方式。

因为常年在船上作业,周丽明多数时间顾不上家庭。打捞垃圾的这些年中,他的父母先后因病去世。由于双亲去世的时间都赶上了汛期,他连两位老人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其他人不会开船,我要是请假了,船就要停下来,其他船员没法继续打捞,所以我必须坚守。”话虽坚定,周丽明还是叹了口气,“我对家里还是很愧疚的。”

以身涉险守护一湖秀水

除了工作的辛劳和对家人的愧疚,在湖上作业时,周丽明和船员们还要面对危险。

交谈中,记者注意到,周丽明的右手经常不由自主地颤抖。他摊开手掌,记者发现他的大拇指红肿未退,有一道新的疤痕。

今年3月,周丽明在岸边打捞垃圾,山上的一块石头突然发生松动。落石砸中了他,伤便是这样留下的。“肌腱和血管都断了,去医院看过,但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大拇指使不上力。”

汛期的千岛湖,天气说变就变,眼前还是艳阳高照,可能转眼就是大雨倾盆。2015年9月底的一天,周丽明和船员在威坪镇附近水域打捞垃圾,中午11点半,水域的风力突然变得很大。“本来我们计划去桐子坞港湾,我感觉天气不对,赶紧打电话给那边的村民,果然,那里正下大雨。”周丽明很庆幸当时没有按计划赶去桐子坞港湾,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贸然赶去,打捞船可能被风浪损毁。

艰辛的付出,换来的是湖面的清洁靓丽。每次听到游客盛赞千岛湖,周丽明的心里都是甜滋滋的。“我愿意用一生来守护母亲河,让她一直清澈下去,再辛苦也值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在千岛湖的山水中“悦读”

在千岛湖的山水中“悦读”

  • 杭州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