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群逆袭”的北大保安:8室友中6人常自学,有人接待外宾

澎湃新闻网 2017/5/25 11:16:00

北京大学保安“成群逆袭”近来广受热议。有媒体报道称,过去20年,北京大学保安队先后有500余名保安考学深造,有的甚至考上研究生之后当上大学老师。

“我们这里爱学习的(保安)还是挺多的。”一名北大保安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说,他所住的宿舍,8人中有6人经常通过各种方式学习。

北大保安的学习是多元化的,他们中有的爱好文科类书籍、有的爱看经济类的书,他们会在学校里听讲座、上自习,也有人自学日语、英语,有的保安甚至可以用英语接待外宾。

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地下车库的保安宿舍。澎湃新闻记者韩晓彤图

8人宿舍,6人常自学、听讲座

“你好,学生证?”“你好,学生证?”5月19日的北京大学西门,一名保安正在仔细检查每一位入校人员的身份。

北京资源燕园宾馆是北京大学下属宾馆,就坐落于北京大学西门,姚运灿是这里的一名保安,他告诉澎湃新闻,其实他到北大之前就抱着学习的心态,进来不久更加被北京大学浓郁的学习氛围感染,如今到北大当保安已有一年半的时间。他在工作之余就读了中国人民大学的行政管理专业自考本科,未来的计划还包括考硕士。

1991年出生的姚运灿,2009年高中毕业,因为家境贫寒加上当年的高考成绩并不理想,姚运灿没有接着进行大学阶段的学业, 而是外出打工。戴着黑框眼镜说话很腼腆的他提起北大学生一脸羡慕,姚运灿给自己的微信署名为“北大漂”。

“其实我来之前就听说过北大保安爱学习的事情,来了之后发现,确实是这个样子。”姚运灿对澎湃新闻说:“(保安的)待遇比较低,但是大家都不在乎,都是抱着到北大来看一看的心态。”

2016年3月12日,刚到北京大学当保安不久的姚运灿发了一条朋友圈:“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配图是燕园里的未名湖。

“其他点不知道,我们这里爱学习的还是挺多的。基本上年轻人都爱学习。”姚运灿对澎湃新闻说,他接触到的北大保安有60%以上都热爱学习,他住的宿舍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的地下室,宿舍一共8个人,有6个人一有业余时间就去北大听讲座、上自习,充分利用时间学习。

与姚运灿同宿舍的王刚(化名)对澎湃新闻说,姚运灿确实很爱学习,“有事没事就去自习”,宿舍的其他人也经常去旁听课或者进行自学。

“氛围很好,听讲座也没有人拦我们。”姚运灿笑着对澎湃新闻说。

邓亚也是姚运灿的室友,刚刚来北大当保安才两个月,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他已经可以感受到北大浓郁的学习气氛,“离着学校近,学习条件比较好。”他说,虽然学习和保安这个职业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他们宿舍平时看书的人还是挺多的。

“下班就看书。”同在这个宿舍住的许力青这样评价他的室友们,他对澎湃新闻说,保安们都有各自的生活,而且大家上班的时间不同,平时的交集并不算多,但他仍然可以感受到室友们的学习热情。

5月23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北京资源燕园宾馆地下车库的保安宿舍,宿舍门口写着“外保宿舍”,宿舍外是北京资源燕园宾馆的停车场,车来车往,宿舍内有四套上下床,一名正在睡觉的保安床上还散落着几本书。

有保安能用英语接待外宾

北京大学国际数学研究中心坐落于未名湖畔,有北京大学校友向澎湃新闻反映,这里的保安经常自学英语,可以用英语接待外宾。

该中心的保安刘涛(化名)说,和他一样,平时经常学英语的保安有很多。他认为,北大保安因为工作需要平时学英语、用英语接待来宾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想过多被宣传。

姚运灿也说,学英语的确是保安中比较普遍的现象,“也有因为工作需要的成分。”他介绍称,自己所接触的保安不止有学英语的,还有没事会拿日语书看的。

“没事的时候就看书。”北大西门的保安王东(化名)和姚运灿一样戴着黑框眼镜,跟澎湃新闻记者交谈时略显腼腆,还不时张望进出校园的人员。

他对澎湃新闻说,自己之前也没有很爱学习,但是到北大当保安之后,被这里的氛围所感染,养成了没事就看书的习惯,虽然还没有参加自学考试,但是他一直在坚持自学英语,“因为英语在平时的工作中可以用到,而且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

“有爱学习的人,那天开会的时候就看见有人在抄北大的课程表。”5月22日晚,北大南门的两名保安对澎湃新闻说,确实有不少保安见缝插针地利用靠近北大的学习机会。

也有北大保安表示,还是本职工作最重要。“我倒不是冲着学习来的,我在这里加班比较多。”同晚,北大西二门的保安对澎湃新闻说。他坚持认为,身为北大保安,一定要把工作放在学习之前。 不过,“爱学习的人特别多,上自习啊,听讲座啊,受这个氛围所感染吧。”

一些保安表示,北大保安人员流动性比较大,不少保安待一两年,学有所成或考上大学后就不干了。

“这些保安是相当理想主义的一个群体”

北京大学元培学院的大一学生刘迪(化名)对澎湃新闻说,虽然平时与保安群体接触不多,但还是发现他们普遍比较爱学习,就拿她住的35号宿舍楼来说,经常能看到其中一位保安在看经济类的书。

北大校友裴济洋曾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他在北大就读期间曾连续3个春运、2个暑运、4个黄金周,出现在北京大学的火车票售票窗口,为乘客提供有用的信息,也正因为如此,裴济洋接触过一些北大保安。

“总体上(北大)保安这个群体非常爱读书我是知道的,甚至保安这个群体出来了一些考上大学考上研究生的。”裴济洋对澎湃新闻介绍说。

“人生从保安开始,反倒是一种荣耀。”张俊成曾是北大一名保安,后通过成人高考,考上了北京大学法律系(专科),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如此感慨。

“这些保安是相当理想主义的一个群体,有一部分是家里面穷,念不起书,但是想要读书。”裴济洋说,就他所接触到的北大保安,有一部分本身就爱学习,在北京大学当保安之初就考虑到了业余时间可以兼顾学习,还有一部分是来北京大学当保安之后被燕园浓郁的学习氛围所感染变得爱学习。

裴济洋说,他所接触过的北大保安出于工作需要,需要经常观察学生们,以保证学生们的安全,久而久之,不少保安也在暗地观察学生“怎么学习的,他们看什么书?”而不少学生,尤其是农村出来的学生也很愿意和保安交朋友。在北大的周末书市上,经常可以看到保安在购买二手书。据他观察,保安这个群体整体上比较喜欢读文科类的书。

然而,也有不少北京大学的学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坦言,北大保安是他们平时经常忽视的一个群体,没有想到自己潜移默化中会影响他们。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