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观 | 陈赫谈许婧,是将情史留给自己

21CN 2017/5/25 12:25:00

腾讯娱乐专稿(文/许云泽)

陈赫在最近一次《拜托了冰箱》节目上首次谈起前妻许婧,称还是朋友,两人从未买过水军攻击对方。这两年来,网友一直抓着陈赫、张子萱和许婧三个人不放。其实,这部分也是陈赫和许婧先前的恩爱造成的反差力。所有秀恩爱的明星们都要做好日后不欢而散或发生出轨情变后被网友揪着不放的心理准备。

消费前任在任何可以获得关注的圈子里都是一个老套路,喻可欣当年不是没完没了地消费刘德华吗?甚至在书里写刘德华床上功夫了得。李银河不是六十多岁还在王小波吗?在新媒体时代,不消费前任的是少数。即便是今天秀恩爱的现任,明天也可能变成前任。也不要以为骂前任才叫消费前任,对着媒体回忆前任诸般好就不叫消费了吗?当年晚年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写前妻张爱玲是“临水照花人”,让大洋彼岸的张爱玲大为光火,认为胡兰成是无耻之徒,老了还要消费自己。但张爱玲终归是张爱玲,她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写了一部《小团圆》以小说的方式自己交代了和胡兰成的这段孽缘,至终不出恶声。在小说里,她借盛九莉之口给朝秦暮楚的邵之雍写了一封告别信:我不能与半个人类为敌。君主绝交,不出恶声。这是张爱玲。纸面下无法团圆的,纸面上团圆了。

在这个花花绿绿的舆论场中,我无比敬佩不论那些潮涨潮落都对外界对故人不发只言片语的人,这是高贵豁达的天分,也是苦心修炼来的情商。能真正将个人的情史留给自己,而不是留给大众,不被舆论所绑架,不对对方有过一声怨言,要有多大的定力才能任由他人评说?

李宗盛每次开演唱会都要隔空洒泪,忆起前妻林忆莲,这算不算消费前妻?在这样一个公共场合,忆往事,思故人,是不是也有点矫揉造作?有的人的哭,不过是希望别人看到他哭,同他一起哭,将个人的顾影自怜扩大到成千上万人的顾影自怜。相比之下,我佩服林忆莲,在婚后从未在公开场合借李宗盛的由头扭捏作态,但凡有媒体提及,她亦只有三言两句,讲她的感激。王菲也是这样,离了就离了,从未见她对前夫们出过恶声,正所谓“思量山水定无过,吹得尘高是世人”。有时我看到很多人对于故人无尽的怀念,也会怀疑,若是真的爱比山高比海深,真的会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公众面前提及那个名字吗?

作为网友,我们是如此期待看到一对昔日怨偶再次旧事重提,希望从他们口中证实自己心中的预判,这都是人之常情,明星的爱恨情仇永远都有表演的成分。极端例子如小S,她的情史永远是一场聚光灯下的楚门秀,对着全国观众的面宣布和黄子佼分手,等到时过境迁再在全国观众的面前世纪大和解。不需要怪网友八婆,不需要怪营销号借题发挥,也不要怪网络世界的舆论暴力。这个世界永远是由表演者和看客构成的,只是有时我们自己都惘然不觉自己到底是表演者还是看客,不过是网络时代将这一切放大了而已。

新媒体时代让人无比扫兴的一点是,在事关情感的问题上,公众人物总是被逼着要表态,要哀悼,要声援。如果好友去世,哪个明星不在微博上寄托哀思,便会有无数网友来攻击良心何在。如果好友遭遇变故,哪个明星不在微博上声援,也会引来网友猜测是否友谊不再。这样的例子还需要我举证吗?不可胜数。我们是如此渴望看到明星们公开表达情感,以至于这样的渴望变成一种胁迫,胁迫到让人窒息。有人说这是一个硬心肠的年代,但也很吊诡,这似乎也是一个情感过剩的年代。

但话说来,对旧情闭口不谈谈何容易?我们何尝不热衷于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自曝自己的情史,或千恩万爱,或鱼死网破,我们难道不是在消费自己的另一半或曾经的另一半吗?只不过和明星消费前任可以获得物质财富不同,我们一介布衣不过求个点赞,求句安慰而已。在新媒体时代,消费感情已经变成我们疗愈的解药,也变成这个时代的常态。如果没有在朋友圈秀过恩爱,你难以想象这个人恋爱过。

炒作也好,被消费也罢,总有过尽千帆尘埃落定的那一天。《小团圆》里,有一个叫荀桦的人物,在电车上用大腿夹住盛九莉,意在提醒她:汉奸妻,人人可戏。陈赫说他和许婧还是朋友,我们这些看客也可以散了。再要揪着这两个人不放,怕也是荀桦作风了。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