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解约应届生 推荐工作后大多已就业

千龙网 2017/5/25 13:50:00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知道被解约的那两天,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异常,有人很平静,有人无所谓,有人在哭泣,有人大声咒骂,也有人成宿失眠,但无论是哪一种状态,都抵不过一个大家被解约的简单事实。随着接到解约电话的同学越来越多,有同学建了一个“515报案交流群”,里面全部都是此次校招被解聘的同学。短短几天,每个人都成长了许多。大家互通信息,互相打气,互相鼓励,截至目前,大部分的同学已经找到了新的工作。

此前,酷派CEO刘江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承,去年校招的应届毕业生大部分是解约了,“因为这两年酷派的业务不是很好。”关于解约,酷派提出给本科生3000元、研究生4000元的补偿,并会尽力将所有解约同学推荐给其他的企业。但是对于这260名应届毕业生来说,也许有人的一生会随之而改变。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经过酷派的推荐,每个同学基本都接到了多个面试通知。尽管目前大部分同学都已经找到了新的工作,但对于同学们来说,每一年的应届生,找工作最佳的时候就是秋招和春招,会有很多机会,而到现在五月份,大部分公司都招满了,很难再找到理想的职位。

纠结者 解约后手中几个offer要选哪一个

相比知道自己被解约那天的郁闷,郝磊这两天的心情一直很纠结,手里已经几个offer了,但面试的电话还是一个接一个。郝磊觉得自己还算幸运,拿到的几个offer,不仅和酷派薪资相当,公司也都还不错。对此,他总结,被解约后酷派把被解约同学的资料给了一些同行企业,这些企业纷纷给解约的同学打电话提供空缺校招岗位,这一点酷派的做法还算厚道,酷派招的人质量还是不错的, “我还得再考虑下。”

郝磊是武汉某高校应届毕业生,硕士学历。2017年秋季校招的时候,酷派集团专门前往武汉知名高校进行校园招聘宣讲,彼时的酷派在不少同学的眼中还是一家很靠谱的公司——前有乐视收购,后有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

实际上,这几乎就是郝磊和很多同学选择加入酷派的主要原因。郝磊直言,一方面是月薪1.2万的薪资在行业内还算可观。另一方面,当时乐视控股酷派,刘江峰加入,“我想,乐视不缺钱,刘江峰有才能,个人又蛮有魄力,加上我们出力,未来会很美好。”

郝磊回忆,校招的时候,酷派还办了校园加速度的一些活动。指引大家看入职前的书籍,“我书也看了,还做了一个读书笔记汇报。”郝磊自嘲,现在看来,自己当初所做的都是笑话。

郝磊是做硬件研发。当天酷派的招聘中,郝磊感觉到了竞争的激烈,事后他了解的情况更夸张,“投了20000份简历,只招了100多人。”接近200人里面录取一个人,这让收到酷派offer的同学都颇为自豪。

酷派不让提前毁约 错失华为offer

签约酷派的第二天,郝磊收到了华为的offer,他考虑了一天,决定去华为。但他去和酷派HR谈解约时,被拒绝了,“HR说第2年3月份会统一办理违约手续。”郝磊说,签约的时候,酷派并没有告知他们不能毁约,和郝磊一样签约酷派后收到华为offer的还有不少同学,同样没有毁约成功。郝磊有些遗憾,错过了华为,如今毕业季刚答辩完,又收到了解约电话,也错过了最佳春招的求职时机。这些不是4000元违约金可以赔偿的。

始料未及的是,签约不到两个月,乐视就被曝有资金问题。接踵而至的负面新闻不仅让乐视陷入了危机,酷派仿佛也被波及,股价缩水、财报亏损,“当时的感觉糟糕透了。” 郝磊的同学和他开玩笑说:“酷派这股票一直跌,不会你还没入职,酷派就倒闭了吧。”现在看来玩笑也有几分意味。

现在郝磊想想,解约之前真没有任何的征兆,他一度以为自己7月就要成为刘江峰的同事了,“酷派2017届小伙伴”的微信群每天都有人说话,酷派的HR还和大家互动比较多,“会给我们看公租房的照片、会聊公司的活动、新产品等。”

进入5月份以后,郝磊每天都忙着毕业论文答辩,他没有特别关注过群里每天都在聊什么,但他觉得,五一过完以后,HR和大家互动少了。但一切依然来得那么突然。5月15号中午,郝磊被移出了由酷派HR建立的校招微信群“酷派2017届小伙伴”,“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郝磊开始找同学询问了怎么回事,但没人知道,大家都处于忐忑中,“我们分析,那个群被解散了。”直到两点多,有同学接到了酷派HR打来的解约电话,一切才真相大白了。

下午三点多,郝磊也接到了酷派HR的电话,“我一看是深圳的电话就知道工作是没了。”如果要问当时的感觉,“沮丧、被动”,那种一下子没有了工作无力感都让他有些无所适从。郝磊告诉记者,解约电话的大致意思是,酷派由于业务调整,很多岗位取消,只保留一些海外业务,需要解约。“我说我拒绝解约呢,HR说公司目前状况,不建议校招生留在里面。”

解约后,郝磊了解到,被解约的同学们还自发组建微信群、QQ群,很多HR入驻,提供求职机会,被解约的同学不少已经有满意的offer,有少部分校招的同学没有被解约,“但他们也高兴不起来,也为未来担忧,都不想留在酷派了”,也纷纷加入了求职行列中。

幸运者 当初签约酷派子公司 如今反而没有被解约

不得不说,赵刚是这些毕业生中很幸运的一个。2016年10月,赵刚与酷派签约的岗位是酷派旗下的一个子品牌,2016年12月,该品牌被深圳某公司收购,成立新的公司,酷派就只占这家公司20%股份。

签约的时候,得知自己并不是到酷派总公司工作,但赵刚并没太往心里去,“都是酷派的公司,去哪里也无所谓了。”得知自己被分出酷派后,心里突然就有了一些小小失望。他用了“渺小和裹挟”两个词来形容自己当时的感觉。

和其他同学不同的是,去了子公司的赵刚和其他几名同学还有一个单独的小群,但在5月15日那一天,赵刚被移出“酷派2017届小伙伴”微信群后,子公司的微信小群也解散了。

随后,赵刚得知,陆续有同学接到了酷派HR通知解约的电话,他这才意识到出大事了。

赵刚说,之前群里打游戏的同学们自己建过一个游戏群,于是就在这个群的基础上,大家相互把人又拉了进来,“那一天,群里不断有接到解约电话的同学分享最新的信息。”赵刚没有说话,他一边关注着群里的信息,一边打开了招聘网站,看到显示的深圳的电话号码时,他甚至松了一口气,“这一刻终于来了”。

“我是在晚些时候接到酷派解约电话的,主要就是告知解约及后面的相关手续。”赵刚现在回想起来,当时HR说话都小心翼翼的,“表示了很抱歉。”

现在想起当天的情形,赵刚说,接起电话的时候,一听对方说是酷派的,他就抢过话说,“解约是吧”,没给对方解释的机会,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好解释的。HR说了些什么,赵刚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大概就是公司经营不善之类的。”

挂了电话,赵刚发现自己的心情开始变坏,他开始惶恐。彼时,群里在讨论的都是关于此次解约的内容,比如解约的比例有多少、没被解约的还留吗、什么时候解约电话能打完、自己的后续怎么办?甚至大家还聊到了公司的一些情况。

当天赵刚折腾到晚上一点才睡觉,因为白天太累,赵刚当晚没有失眠,但他的精神又开始紧绷,因为工作机会已经非常少了。

接到电话的那两天,赵刚本来正在改毕业论文,但郁闷的心情,让他完全没办法集中精力修改论文,“完全停了,因为找工作已经变成了最紧迫的事情。”

接下来的两天中,赵刚接到了不少公司的电话,也投出去了十几份简历。但心里始终很紧张,5月17日,赵刚接到了签约子公司HR的电话,称公司并没有和他们解约,还在电话中确定了一些入职的具体事项。这一刻,赵刚终于松了口气。

感恩者 酷派推荐工作值得肯定 后来再找工作会关注更多

和绝大多数的不满不同,王帅对酷派却充满了感激之情。“毕竟他们及时地告诉我们实情,而且帮我们推荐了很多同等级别甚至更好的工作,比起让我们进去再裁员,实在是好太多了。”王帅觉得,酷派此次裁员的各项工作都进行得很有效率,并没有耽误大家的时间。

在王帅的印象当中,去年校招的时候,酷派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当时选择酷派,就是因为觉得手机行业发展应该还不错。然后又知道乐视入股,整体感觉还不错。王帅应聘的职位是结构工程师,本科8000、硕士1.2万元的薪资在深圳整个手机行业也不算低。

5月15日早上,王帅发现自己被移除出有300多个小伙伴的酷派大群了,后来他才知道很多同学已经接到了解约电话。轮到自己的时候,王帅很平静,“HR说因为业绩不佳公司决定解约,然后会帮我内推到其他公司,并支付违约金,态度挺抱歉的。”

王帅没有怨酷派在这个时间段解约,他只是有一点可惜,但他又觉得早解约对他们早好。他还有一点担心——酷派推荐的公司是否靠谱。让王帅没有想到的是,解约的当天晚上,王帅就接到了其他公司的面试通知。“现在手里有五六个offer,但还有电话不断打过来。”

对于自己的新工作,王帅还是比较满意的,行业不错,待遇也和酷派差不多。但他直言,后来再找工作的时候,待遇不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更多的会关注公司的未来的发展。

这个事情会让你有信任危机吗?面对记者的疑问,王帅坦承,多少会有些影响,但酷派也展示出了一个大公司负责任的一面,“至少帮我们找工作这件事情上很值得肯定,所以对酷派,我反而更加信任。”

王帅认为,相比其他企业突然更改转正规定,导致很多应届生不得不自己承担后果的新闻来讲,酷派做得足够好了。“这件事情上,酷派有错,但是也做到了为错误负责,就我自己来说,对于他们也表示理解,对他们所做的工作也是比较满意。”

(文中王帅、赵刚、郝磊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