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首访上演“美以一家亲” 犹太人如何抓牢华盛顿?

新华网 2017/5/25 20:31:00

即便是不走寻常路的特朗普,也得懂规矩。

以色列,就是华盛顿人尽皆知的“规矩”之一。

在首次出访的第二站以色列,曾自称“华盛顿局外人”的特朗普将“美以一家亲”的套路玩得很溜,不输给任何一位华盛顿老江湖。其间,他还成为第一位参观耶路撒冷老城内“哭墙”的在任美国总统。

“美国控制世界,犹太人控制美国。”——如此博眼球的夸张表述,并非全然空穴来风。

【他们要的不只是华尔街、好莱坞,更是华盛顿】

去年竞选期间,特朗普曾发表过不少亲以言论,包括将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上台后,他立即将竞选顾问戴维·弗里德曼提名为美国驻以色列大使。

不论特朗普上台后是如何回调对以立场、制定中东政策,一个明摆着的事实是,长期以来,美国和以色列之间似乎超越通常意义的盟友关系;一个公开的秘密是,美以之间的强有力纽带,便是美国的犹太人团体。

美国是世界第二大犹太人居住国。定居于这里的500多万犹太人,对犹太民族的整体命运积极发挥着作用。

犹太人在美国政治、经济、社会、科技、文化、传媒、教育等领域中都深具影响力。虽然人口不及全国人口总量的3%,但用美国新闻界流行的话说:当华尔街是犹太人的(比如金融大鳄索罗斯)、好莱坞也是犹太人的(比如名导斯皮尔伯格),谁还能轻视犹太人在美国的地位吗?

对希望影响政策走向的美国犹太人而言,他们要的不仅是跻身主流社会,更是如何“影响有影响的人”。

还有什么比“搞定”华盛顿更好的办法?

一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已陆续诞生350多个犹太人社团和组织。其中,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被公认为组织最严密、办事效率最高、对美国外交政策影响最大的院外集团。

AIPAC将“影响有影响的人”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主要通过游说国会来推动美国对外政策向以色列倾斜,成立半个多世纪以来江湖地位不断提升,俨然已成为以色列设在华盛顿的“第二个大使馆”。

“AIPAC之所以成功,因为它会奖励支持其议程的国会议员或候选人,并惩罚那些反对的人。”

这段描述来自《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外交政策》一书,由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和哈佛大学教授斯蒂芬·沃尔特合著。从一篇惨遭“枪毙”的学术约稿,到辗转成册,本身就显示出美国对华盛顿这个“公开的秘密”的讳莫如深。

【还能多“肉麻”?亲历一次这样的盛会就知道了】

除了每年组织与美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的上千次会谈,最能体现AIPAC影响力的活动当属一年一度政策大会。

千万别小瞧这个院外集团办的会。美以两国领导人参会、讲话,都算是保留曲目。甭管党争多么激烈,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积极参会这事上倒是很齐心。

每逢美国大选年,各路竞选人更是想尽办法“挤”上嘉宾名单。

笔者曾报道过2012年3月在华盛顿举行的AIPAC政策大会,见识了美以之间台面上的“肉麻”程度。

那年大会赶上美国大选的“超级星期二”,共和党在多个州扎堆搞党内初选,但竞选人在如此重要节点,要么用视频连线,要么专程来现场,谁都不想错过大会。

尽管总被批评对以色列感情不够深,当时正谋求连任的奥巴马也特意“挺以而出”,在演讲中表白自己作为美国领导人对以色列如何“够意思”。

“我信守了对以色列的承诺……”奥巴马一言未毕,台下掌声雷动。整场演讲下来,起立鼓掌的场面发生7次之多。恍惚中,笔者还以为自己身在耶路撒冷,主办方是以色列政府。

除了奥巴马,美国参众两院几乎全阵容出席。大会高潮是年近九旬的时任以色列总统佩雷斯亲自出山。他在孩子们簇拥下走上舞台时,场内气氛非常“煽情”。

AIPAC不只面向在位者,更抓紧未来精英。比如,2012年政策大会就专门邀请来自美国各地1600名学生代表。

“我真诚地感谢AIPAC,感谢它让我有机会站在这里,我坚信以色列的议题不只是以色列的议题,更是我们的议题。”马里兰州一名女学生领袖在台上声情并茂。

2016年大选,又逢年度大会,AIPAC顶着不同意见请来特朗普。这位在台上把奥巴马说成“对以色列而言最糟糕人选”的总统候选人,如今还真取而代之了。

(记者: 蒋国鹏 、孙浩,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