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两个男人在台上如何“离婚”?

东方网 2017/5/29 11:50:00

《老李》剧照

东方网5月29日消息:根据老舍先生小说《离婚》改编的话剧《老李对爱的幻想》将于6月30日至7月1日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歌剧厅上演。该剧是被誉为“老舍专业户”的话剧人方旭在成功改编《我这一辈子》、《猫城记》之后的又一部自编自导自演的老舍戏剧——用抽象的方式,表达老舍作品丰富的精神内涵。

两位演员演绎多个角色

《老李对爱的幻想》脱胎自老舍长篇小说《离婚》。老舍先生自己相当偏爱《离婚》。他曾评价自己在本作中“建立了自己的文字风格……”

《离婚》说的是发生在一群国民政府中科员的事,他们之中,正派的或不那么正派的,有文化的或没什么文化的,都在走马灯似地闹离婚……

从“离婚”到“幻想”,《老李对爱的幻想》这名字并不是方旭改编话剧才想出来的标题,当年《离婚》在海外发行时就被这样翻译。按照身兼编导演三职的方旭本意,是想让此剧就叫《离婚》的,奈何普罗大众对“离婚”两字仍有避讳之情。“去看什么戏呢?”“《离婚》!”总有些尴尬的。为了更多的人走进戏院,《离婚》改成了《老李对爱的幻想》。

方旭演绎老舍作品,从来不是照本宣科讲故事。这一次,他用自己加上郭笑,两位男演员来演出“离婚”。两名演员都要担任多个角色,有时甚至是两个人扮演同一个角色,在北京演出谢幕时,有观众看到最终只有两个演员出场谢幕,觉得不可思议。

这在方旭看来,很符合老舍原著中所渲染的“恍惚”情绪。恍惚之中,探讨的是诗意与现实的交战。“诗意”是剧中人老李心灵的追求,是自由与唯美的追求;而婚姻则是“现实”,是对生活的妥协,站在“诗意”对立面。探究这样形而上的命题,光靠肢体表演难以达到,为此,演出中还包含大段大段的角色心灵独白。与一人分饰多角一样,这也是话剧舞台的优势,很难想象影视剧中可以这样来呈现。

老舍家人的认可和信任

“老舍的作品不重在讲故事,重在塑造人物,这是为什么老舍的作品改编成影视剧很多都不成功的原因。老舍的作品最适合戏剧舞台,只有舞台允许大段的内心独白。”方旭如是说。但这也只是他孜孜不倦将老舍作品搬上舞台的原因之一。

1966年生于北京的方旭,对老舍的作品情有独钟。老舍笔下人物的悲欢离合大多发生在北平——“世界的中心是北平。”老舍在书里写过这么一句。四合院里、胡同人家、皇城根儿、满清遗少……老舍用北平和北平人的故事,征服了世界(注:1968年,老舍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且获投票第一,由于老舍当时已自沉于太平湖,那次诺奖才颁予川端康成)。在方旭与许多人的眼里,老舍是迄今为止最能代表北京这座城市的作家。

2011年起,方旭接连创作了三部风格各异的老舍作品:独角戏《我这一辈子》、话剧《猫城记》、《老李对爱的幻想》。2016年,全男版话剧《二马》更是惊艳业内外,方旭被誉为“老舍专业户”。

最早在北京演出《我这一辈子》时,老舍后人舒乙先生来看戏。一开始他对方旭能将老舍的文学作品做成怎样的话剧持怀疑态度。看完戏,他也没有什么浓烈的语言表达观感,但留下了一句话:以后凡是方旭排老舍的戏,不用授权!

这等于给了方旭一道“官方认可”。若不是参加一些戏剧节需要出示授权书,方旭与老舍家人并无任何合同,靠的是一份信任和默契。

老舍是一个教育工作者

这几年方旭与老舍家人的相处中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前年他在北京准备连演三场老舍戏剧,但是其中一部戏的报批出现问题,耽搁了时间。待批文最终拿下时,已经过了宣传的时机。演出在即,方旭做好了鲜有观众来看的准备,开始送票给朋友,并且有些灰心,对外表示“这就是我的告别演出了吧”。后来他收到舒乙先生的短信:你这几场戏,没卖出去的票,我们老舍家全包了。舒乙先生还说:方旭你也别不好意思,我们这也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老舍。

这是多大的支持和肯定啊!方旭感动至极,自然再不敢说什么“告别演出”。他继续将老舍的戏搬上舞台,将老舍的精神发扬光大。

演了这么多老舍的戏剧,每一次演出,每一年自己的经历和体验,都让方旭对老舍其人及其作品的认识更进一步。

“老舍其实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方旭说,老舍在天津南开中学、齐鲁大学、山东大学、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新加坡都曾教过书。他在社会中的职业,很长时间是一名教师。老舍一直在用自己的作品警醒与教化世人。写作,也是他施教的一部分。

肉身早逝,精神不朽——《老李对爱的幻想》,有老舍的精神在闪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