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海上丝绸之路】山东半岛,梦开始的地方

央广网 2017/5/3 8:54:00

三月,初春,位于山东青岛黄岛区琅琊镇的琅琊港,依旧是春寒料峭。这座面朝黄海而立的渔港,只有一个码头,海面停泊的船不多,正在港口劳作的人也不多。

一车海蛎子刚刚运到港口,勤劳的胶东大姐正在把海蛎子铺在地上,进行清洗。

一艘福建的渔船运来一批小虾米,工人们正在船上把小虾米装入货箱,再由吊车将货箱吊上岸。

记者:师傅问一下,你们这个船是出海打鱼的是吗?

渔民:不是,不是打鱼。

记者:那你们是干吗的?

渔民:我们是看海的。

见到向师傅的时候,他正坐在渔船的驾驶室里。他所说的“看海”是指在海里下了网之后,需要有人看守,防止有人偷鱼。向师傅家就住在附近的村子里,他从事海上打渔已经10年了。

记者:现在这边这个港口是一个什么情况,就只是供这附近的渔村用吗?

渔民:就是附近的渔民靠靠岸,卸卸货。

记者:你知道这个徐福东渡说是从这个地方?

渔民:这个遗迹,那里有一个碑,你看到那个地方。

“徐福东渡起航处”的石碑就立在琅琊港的东侧,这是由中国徐福研究会设立的。徐福是谁?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他是一位秦朝的方士,也被说成是一个骗子,他还是一位文化名人,如今闻名于中国和日本。而我们现在提起徐福,想说的是,他可以称得上有史考证以来世界上第一个正式组建规模化船队的远洋冒险家。

关于徐福,司马迁在《史记》里有清晰的记载:“齐人徐市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徐福虽然纯粹以探险求仙为航海前提,但他拥有义无反顾的航海家气魄,最终驶向并开拓了未知海域。至于他到达了哪里,并无定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影响福泽东亚。曾多次参与琅琊遗址考古工作的北京故宫博物院考古专家王睿对徐福东渡给予了高度评价。

王睿:这是史见记载的、由政府支持的大规模的航海活动。现在在青岛琅琊台建有徐福纪念馆,还有他的雕像,有徐福街。有人研究他的出生地和启航的地点等问题。在日本熊本县有徐福故居,韩国在修济州岛免税区的地方修有徐福公园,徐福己成为东亚地区共同的文化记忆。

青岛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玉海:徐福东渡的意义确实很大,他开启了中日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他开始探索海洋的奥秘,这在中国航海史上,中国海外交通史上都有重要的地位。我们讲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端也开始有了。

以青岛的琅琊港为坐标向北330公里,便是地处山东半岛最北端的烟台蓬莱。蓬莱位于渤海黄海交界处,是进出渤海湾的必经之地。公元前133年,汉武帝东巡,“于此望海中蓬莱山,因筑城以为名”。现如今蓬莱仙境名闻天下,每年夏天都会有几百万的游客涌进蓬莱。

进入蓬莱阁景区朝西南方向前行两百米便是登州古船博物馆。一进博物馆,四艘古沉船便赫然映入眼帘。

袁馆长:这艘船是1984年发掘的蓬莱元朝古船,发掘以后经中国古船专家的研究。

唐朝神龙三年,在蓬莱设立登州,管辖胶东半岛。因此,蓬莱港自唐朝便被称为登州港。登州港是唐朝北方第一大港,与泉州、扬州、明州并称为中国四大港。1984年和2005年,在古登州港中央泊船的地方先后发现了四艘元明时期的沉船,其中有两艘沉船经中韩两国专家鉴定是高丽古船。

登州古船博物馆馆长袁晓春:这两艘是蓬莱3号、蓬莱4号,是来自朝鲜半岛的古船。先向你介绍一下来自朝鲜半岛古船的特点。第一个特点它使用的船材全是一种木材,是油松,一种硬木松,产于中国的东北和朝鲜半岛。中国船基本上是由水杉、马尾松等等,由四五种船材构成,而朝鲜半岛古船只有一种。

第二种,它的连接方式是朝鲜半岛独有的特点,用木钉、木拴进行连接。蓬莱3号古船又增加了中国的造船技术,有铁钉,有水密舱壁、有桅座,还有龙骨的补强材等等。这些已经说明了,在元朝的时候,中国的造船技术传入到朝鲜半岛,并在某一个时期被朝鲜船舶造成技术所采用,这就是很好的例证。

除了古沉船,博物馆还陈列着自登州海道出土的高丽和日本的瓷器。

袁馆长:你现在看到的这个碗,是高丽晚期到朝鲜时期,相当于中国元末明初的时期。这个是镶嵌青瓷,什么叫镶嵌青瓷呢?先把瓷胎做好以后,用硬的东西进行刻画,再填上白色的颜色,以后再涂油。说明高丽青瓷在中国受到欢迎,随着高丽古船来到了山东半岛,这是我国第一次经科学发现,从沉船上发现朝鲜半岛的珍贵文物。

这是日本的酒壶,是应该在日本濑户窑,叫日本专有名字叫濑户烧。

蓬莱沉船以及出土的文物证明了,登州不仅是中国东北海域重要的港口,而且是与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交往密切的外贸港口 ,是海上丝绸之路东北方向的始发港口。

袁馆长:登州港是目前中国北方保存最古老的港口,也是国内自唐朝以来唯一保存下来的古代名港,它在历史上对中国政府与东亚的朝鲜、日本进行政府间的交流、民间的贸易往来发挥巨大的作用。我们现在已经确切地知道,唐朝时期政府间的交流,日本的遣唐使有五批,韩国的朝鲜半岛的遣唐使是36批,都是经过登州港进行出入。此外呢,中国的丝的贸易,蚕丝、蚕茧的出口从唐朝一直到了清朝,都是由山东的主要出海口输出到朝鲜,一直到了清朝也就是近代,还有这种贸易。另外呢,唐朝时日本、朝鲜半岛都没有瓷器,是中国的常山窑、越窑的瓷器经过登州港输出到了海外,现在在韩国、日本著名博物馆看到的中国各名窑的瓷器,相当有一部分是登州港输出的。种种这些历史遗迹都说明,登州港是中国北方最重要的中外交流的重要港口,是海丝的一颗明珠。

1860年,中法天津条约签订,因为登州港口无法进入现代轮船,于是1861年,清政府创建烟台港,从此登州港逐渐衰落,现如今,蓬莱港隶属烟台港,是烟台港的四大港口组成之一。而300公里外黄海之滨的琅琊港,现如今只是一个小渔港,取而代之的是自1892年开始崛起的青岛港。

两千年间,潮起潮落,世事变迁,但茫茫的大海从未能阻止探索者勇敢的步伐,伸向大海之中的山东半岛始终是中原文明少见的一抹蓝色。古老的海道,记录着北方海上丝绸之路的悠悠历史,而新兴的港口则继续延续着海上丝绸之路新的传奇。

供稿:文艺之声《文艺大家谈》

采制:于丹、小曾

演播:苏扬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