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路上处处留有他的足迹——追记合阳县扶贫办干部王亚平同志

陕西日报 2017/5/30 7:25:00

“今年我村的葡萄挣钱了,我多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王哥,可惜他再也听不到了……”

5月8日,提起10天前惊闻的“噩耗”,新池镇坡赵村主任乔广富依然难以自控,泪水涟涟。

乔广富说的“王哥”,是合阳县扶贫办农业综合开发股股长王亚平。因长期在扶贫一线带病工作,4月29日,王亚平不幸离开了人世。

在脱贫攻坚的紧要时刻,一个扶贫干部的离世,在合阳县的各个层面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许多人想起他的辛劳,许多人说着他的好,合阳县委追授王亚平为“优秀扶贫工作队员”,号召全县干部群众“向王亚平同志学习”,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他把贫困村当成了战场

今年51岁的王亚平出生在金营村,1992年到马家庄乡政府工作,2008年底调入县扶贫开发办公室,专职从事农业扶贫综合开发工作。

进了扶贫办,王亚平更接地气了。每到项目现场,他就挽起裤腿,踏进泥土中丈量,跳进满是荆棘、污水横流的渠里掏泥巴。

包村扶贫中,他一边和干部探讨问题,一边扯下一张旧挂历画起草图,遇到不清楚的问题就返回现场反复勘查;有时冒出一个想法,他顾不上吃饭骑着摩托赶回办公室,熬上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又出现在项目现场。

近十年来,王亚平把贫困村当成自己的战场,把贫困群众当成自己的亲人,一心扑在工作上。他几乎没有在凌晨三点前睡过觉,没有按点吃过一顿饭,没有休过节假日。他和大家一起,完成了8万亩农田示范工程的建设,167公里田间道路的开通硬化,恢复改善5.95万亩耕地的灌溉,修复和新建机电井10眼,新建排灌站7座……

在他的辛勤努力下,40多个行政村的基础配套设施都得到了提升,农业生产条件大为改善,为群众致富夯实了基础。

然而,由于长期的超负荷工作,王亚平的肝脏受到了严重的损害。2016年12月28日,正在邻县大荔农发办查阅资料时,王亚平突然肚子疼得厉害,坚持完成工作后紧急返回合阳,由县妇幼保健院转至西安交大一附院,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在与病魔苦苦抗争了整整4个月后,2017年4月28日,时时想着贫困群众、刻刻准备重返脱贫攻坚一线的王亚平,最终离开了他热爱的土地和牵挂的乡亲。

在他去世前5天,渭南市扶贫办的杨胜利前去看望,意识已近模糊的王亚平竟“忽”地一下坐了起来,两人交流的全是工作。临别,他内疚地对杨胜利说:“对不起,杨科长,今年我还没有到咱项目区去过,也没有到营里村去过……”

这句话,竟成了王亚平留给世人的最后一句话。

闻知噩耗的原合阳县扶贫办主任刘培勇说:“项目区的路是王亚平一步一步量出来的,项目区的渠道是王亚平一米一米测出来的,项目区的扶贫改造图是王亚平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他帮着群众拔穷根

“靠两亩苹果园,去年净收入就有1.4万元,我再也不是贫困户了!”5月5日,在黑池镇营里村,摘掉了“贫困户”帽子的村民胡礼生兴冲冲地向记者介绍着自己的脱贫经验。

原来,胡礼生一家六口人,负担本来就重,他和妻子及一个孩子又先后患上了重病,一下子成了因病致贫的“五保户”。

2016年3月,王亚平成为营里村脱贫攻坚驻村工作队队员,他包联了5户贫困群众,胡礼生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精准识贫,王亚平一入村就一户一户走访调研,与他们拉家常、聊收入,当他发现营里村落后的根源在于基础设施薄弱和产业结构不合理时,心里便有了“扶基础”“扶产业”的规划。

于是,从去年4月开始,王亚平和同志们一起多次协调交通局、移民局、财政局、扶贫办、医院等部门,为营里村硬化了2.4公里巷道,增添了200余株绿植,修建了灌溉渠道3公里,建起了980平方米的广场。为了调整产业结构,他组织村民进行了两场实用技术培训,发放技术资料800余本,在农技站的帮助下为村里建起了50亩苹果示范方田。

为了贫困户的长久脱贫,他到处争取资金,为大家买来1500公斤小麦良种、200公斤玉米良种和2000公斤有机肥料,并对贫困户进行技术指导。

一年间,营里村从“四类村”“贫困村”跃升为全县的“一类村”“脱贫村”,像胡礼生那样,乡亲们在坡地上栽满了花椒,培育了核桃树,在平地有了自己的果园。面对稳定的收入,村民脸上的表情也灿烂多了。

他其实也是个“穷人”

走进金营村王亚平的家,低矮的小木门就是大门,砖铺地面的院子里只有一个孤孤的水龙头,一小堆剩下的砂子和30多年未翻修的厦房;房子里摆放的仍是他和妻子党菊芳结婚时购置的几件家具:泛黄的桌椅、陈旧的衣柜,锈迹斑驳的镜子,一台21寸大屁股电视机,唯一的一件新品就是立在墙角的取暖器;空旷的后院因为长期空闲长满了荒草。

谈起王亚平的家境,村主任王陵说,王亚平家两女一儿都是大学生,妻子党菊芳是个农民,没有固定收入,经济压力可想而知。为了方便工作,几年前,他们在县城租了一套55平方米的毛坯房,后来又搬到一个家属楼的顶楼,在漏雨、暴晒的环境下,一家五口蜗居了近10年。

然而,对于自家的贫困,王亚平从未向组织开过一次口,也从未因此影响过工作。曾经,就在两个女儿要去上大学,两万多元的学费还没着落的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办公室忙着加班。

王亚平走了,在群众的感激中,在同事的惋惜中,在家人的痛苦中;王亚平走了,他使不少村庄变得美丽,许多群众摆脱了贫困,而他留给家里的却是因买房和治病而欠下的几十万元债务……

在送别王亚平的悲痛日子里,得知这个自己还贫困着的扶贫干部,领导同事、亲朋好友,甚至他帮扶过的干部群众,纷纷表示要给这个家庭做点什么,然而,却被家人一一谢绝了。

他的妻子党菊芳这样说:“亚平在世的时候,光帮人不欠人,现在他走了,我们也不能给他留污点。家里还有几亩地,孩子也有了收入,再辛苦上五六年就能把外债还完。”(记者 武丹)

编辑: 张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