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走进大马士革玫瑰之乡马拉哈

新华社 2017/5/30 13:32:00

新华社大马士革5月29日电 记者手记:走进大马士革玫瑰之乡马拉哈

新华社记者郑一晗 车宏亮

5月,大马士革玫瑰盛开,叙利亚多地进入一年一度的玫瑰采摘季。

在阿拉伯语中大马士革玫瑰名为“沙姆玫瑰”,它是世界上最古老和珍贵的玫瑰品种之一,品质纯洁,气味芳香,由它提取的精油堪称“比黄金还昂贵”。

位于叙利亚大马士革农村省奈卜克区的马拉哈镇是大马士革玫瑰的故乡。记者一行29日探访了这个山岭环绕的小镇,见识了传统的玫瑰采摘和加工场景。

由于担心首都大马士革东郊的一条主干道恐遭反政府武装狙击手袭击,记者乘坐的汽车只得从西郊绕行近三十公里。沿着蜿蜒山路向东北方向前行,举目所见皆是起伏的黄土坡缀着点点绿色植被。一个多小时后,车子拐进山谷,美景徐徐展开。天高气爽,成行的扁桃树像盛开的小伞列队迎接,粉红的银莲花、淡黄的葫芦巴从碎石间冒出,在微风中竞相吐蕊。

行至山谷深处,道路两侧终于出现大马士革玫瑰。泊车眺望,玫瑰开满了山坡,一团团、一簇簇,连绵向远方。凑近端详,发现这种玫瑰花并不似情侣相送的深红色玫瑰,花瓣偏粉红,颜色由浅入深,褶皱更加细密,气质也更为恬淡。

不远处,米迪亚·比塔尔正带着孩子们在自家田地里采摘玫瑰。正值暑假,儿女可以帮上忙,他们一人提着一个小桶,在花丛间穿梭。

正在读七年级的苏阿黛摘得格外细心,她的红上衣在墨绿的灌木丛中格外显眼,帽子上的蓝色葵花和手中的玫瑰花相映成趣。苏阿黛动作熟练,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尚未开花的花蕾,不一会儿就摘了满满一桶。

米迪亚告诉记者,今年的采摘从5月10日就开始了。大马士革玫瑰每年只开花一次,花期最多不过20天,因此需要抓紧采摘。他说,虽然今年雨水还算丰沛,玫瑰长势可观,但收成早已今非昔比了。

“镇上很多人担心战火蔓延到这里,都离开了,马拉哈的玫瑰田从战乱爆发前的4000杜诺亩缩减到了2000多杜诺亩(1杜诺亩约合939平方米),产量减少了一半。”米迪亚一边用手比划一边说。

离开山谷,记者受邀来到镇上米迪亚的家庭作坊。在不大的院落里,到处是摊开晾晒的玫瑰花,其中大部分是刚摘的新鲜花朵,也有晒成干花用来泡茶的花蕾。家中妇女们正围坐在地上择花瓣,见有来客便礼貌地退进屋内,把院子让给我们。

米迪亚领记者走进院子一侧的作坊。在里间,5台一米多高的蒸馏设备呼呼作响,被提炼出的玫瑰水顺着皮管缓缓流入另一侧的铁桶内。作坊的外间,摞放着一箱箱玫瑰制品,有浓缩玫瑰汁、玫瑰酱、用于护肤的玫瑰水和玫瑰油等。

当记者问起价值连城的玫瑰精油时,米迪亚遗憾地表示,家中早已不再生产。“75千克玫瑰水只能提炼出3千克精油,所以它的售价很高。如今叙镑贬值,物价飞涨,人们连大饼都吃不起了,谁还会买精油呢?”

米迪亚说,过去家里的玫瑰制品远销德国、荷兰和阿联酋,如今销量却仅靠国内市场维持。雪上加霜的是玻璃瓶、白糖这些原材料的价格不断上涨,可为了保持销路售价却一降再降,利润已变得十分微薄。

米迪亚的老父亲年过古稀,一辈子都在马拉哈种植玫瑰,如今的行情让他皱起了眉头。“我家的玫瑰是最纯正的,它应该被更多人享用。”说罢,老人为客人们端上自制的玫瑰饮品,记者啜了一口,舌尖顿觉甘甜而醇厚。

告别马拉哈,下次再来也许是明年五月了。希望来年,米迪亚老父亲的眉头能够舒展,大马士革玫瑰绽放得更加鲜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