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观 | 当邓丽君在日本“复活”的时候

21CN 2017/5/31 2:01:00

腾讯娱乐专稿(文/一把青)

日本的综艺节目利用影像技术,让邓丽君在离世22周年后“复活”,画面中的她留着利落的短发,一袭黑色抹胸礼服裙,唱一首《我只在乎你》的日文版,表演完毕微微欠身,无再言语,像是时空中惊鸿一瞥的幻像,凭空而来,又凭空而去。

有意思的是,悉数这些年,邓丽君已经被复活了一次又一次。在周杰伦演唱会上,她颔首低眉,唱父母辈最钟爱的《小城故事》,5D音乐剧《今日君再来》中,虚拟的她一袭红裙娓娓道来,“亲爱的朋友们,真的好久好久不见了”。

更何况,无论是多年后重新出土,王菲与之对唱致敬的《清平调》,还是如雨后春笋般噱头一个劲过一个的“小邓丽君”与“转世”们,甚至因枝裕和《比海还深》重新炒热的80年代单曲《别离的预感》。种种不同的形式,都是把离开许久许久的她,以画面、以声音重新呈现在世人眼前,让大陆、香港、台湾、日本的听众们,纷纷投入其中,掀起一场大型共情。

奇妙的是,这样的共情不只存在于所谓的粉丝群体,更呈现在日常的芸芸众生之间。例如我的房东女士,我们平日里交流不多。直到有一天,我把微信头像改为了二十多岁披肩长发的邓丽君,她给我发消息,说“我超喜欢邓丽君,在我心中她是完美的”,当然无可避免地提到她的英年早逝,再遗憾地唏嘘,“如果还在就好了,肯定要一起买票去看她的演唱会的,还要最贵的位子”。尽管无非是不着边际的幻想,但徒然生出几分亲切来,仿佛大家处于同样的频道,是一种质朴的缅怀,于异乡相逢,我亦飘零久。

当我们“复活”邓丽君的时候,那个大众印象中端庄优雅,笑容沁人心脾的“小调歌后”,形象却比她在世的时候更丰满,拥有了更为复杂的面向。

日本电视台截取的画面,是她二战东瀛时的造型,距离二十多岁穿旗袍,当可爱的中国娃娃又一个十年过去,期间经历了牢狱风波、订婚退婚还有那著名的《十亿个掌声》巡回演唱会,有线大赏三连霸,她似乎更作回自己,我行我素地化淡妆、剪短发,一身时髦的造型,今时今日仍英气逼人,她唱英文歌、玩摇滚乐,舞曲电音迪斯科逐一尝试,林青霞与她在法国海滩裸泳,上空装吃西餐,成为了回忆中的带着一笔神秘的美谈,甜姐儿气质退去,邓丽君的神情宁静中有一丝寂寥,就像是枝裕和电影中引述《别离的预感》的歌词,“要比海还深地爱你,我想我也是做不到了”,天高云淡,高处不胜寒,她有她的冷峻与锋芒。

当我们“复活”邓丽君的时候,其实是完成了一种召唤与祈盼。邓丽君一生未踏足过大陆,而受其影响最深、改革开放初偷偷抱着收音机听“靡靡之音”的一代人,已然成为了社会的中坚力量,最为那个时代的最典型符号,既然看现场演出的希望不再,就要用最尖端的科技、最一流的投资,完成最大程度的视听还原,让昨日重现,也算实现了一个心愿。

所以我们看到,无论是在台湾旅行团的巴士上,还是在有乐手伴奏的音乐酒吧,《月亮代表我的心》、《我只在乎你》、《甜蜜蜜》(张曼玉版孙俪版)总是歌单的前几名,她的演唱会录像与专辑,三十年后仍然热销,人们还是愿意走进体育场,把掌声献给舞台上一举一动皆复制本尊的“小邓丽君”们,这样的情感投射,与其说是追星与狂热,不如说是成全了自己。

当我们“复活”邓丽君的时候,更惊叹于她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一首首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情歌,却唯她能赋予另一重生命,从离愁别绪,到少女情怀,以及千百年前古人的诗词绝句,她唱的清冽而坚韧,换做别人好像总是少了点味道。日常生活的万千种情绪,总能套到一首她的歌里去,作为抚慰或是纾解,温柔也是一种力量,可穿透铁幕,亦能百炼成钢。

当我们“复活”邓丽君的时候,一年年的怀念节目,参与者有她过去的同侪,无论是香港的徐小凤谭咏麟、台湾的欧阳菲菲黄莺莺,还是日本的谷村新司森进一,都曾经绽放光彩,但光阴飞逝,无不老矣,唯有她的画面永远定格在42岁之前,像是封印在琥珀中的标本,仍然鲜亮,穿越时空。

当我们“复活”邓丽君的时候,身体发肤不敌岁月,唯有美丽亘古不枯。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