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烟条例实施已两年 公园禁烟执法遭遇三大难题

北京青年报 2017/5/31 6:56:00

原标题:公园禁烟执法遭遇三大难题

在天坛公园边吸烟边下棋的游客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在动物园的吸烟区,环卫工人在清扫烟头

在颐和园长廊附近仍可以见到游客在吸烟

今天是世界无烟日。从2015年6月1日起,为配合《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正式施行,本市11大公园中,除陶然亭、紫竹院、北京动物园和玉渊潭四家公园局部区域可吸烟外,其他七大公园全面禁烟。目前,本市的公园禁烟已有两年,实施效果如何?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在探访中发现,由于个别公园禁烟标志不明晰、保安缺少执法权和部分控烟设施被闲置等问题,目前各大公园在禁烟中仍旧存在难题。

探访

保安没有执法权

不能当场开罚单

据了解,公园负责控烟执法工作的主要是护园队和保安队等部门。一般来说,护园队具备执法权,根据《北京市公园条例》相关规定,在公共区域违反相关条例吸烟的游客,处以20元至50元不等的罚款。不过,保安则没有执法权。护园和保安在人数上,各公园情况不同,有的公园比例相当,但有些公园则以保安为主。北青报记者在多家公园看到,巡视和劝阻工作主要由保安负责。

据颐和园排云殿附近一名负责控烟的保安介绍,发现游客在园内吸烟,他会让对方立即熄灭烟头,并交出打火机。如果游客遇到有人吸烟,可拍照进行举报。在长廊外,北青报记者遇到两名吸烟的男子,他们边走边吐着烟圈,完全无视身边的禁烟广播。随后北青报记者将两人抽烟的照片向一名负责控烟的安保负责人进行了举报。据该负责人称,园内有保安交叉巡视,遇到吸烟游客以劝阻为主,但他们并没有执法权,不能当场给吸烟者开具罚单。

除了颐和园、北海、天坛等全面禁烟的公园也都存在保安无执法权的难题。天坛祈年殿东墙外的长廊内,很多中老年人在下棋、打牌,北青报记者看到有4、5个人若无其事地抽烟,地上散落多个烟头,最多的有7个烟头。“这些人都是附近的居民,经常聚集在这里,不少人都抽烟,劝阻他们有些当时虽然把烟掐了,但我们一走接着抽;还有些人就是不听,而且态度还特强硬,根本无法管理。”一名在长廊巡视的保安说,天坛的外地游客吸烟的不多,倒是附近居民成为主要的吸烟群体。

天坛公园的多名保安表示,面对吸烟者,他们只能随时劝阻,但效果并不理想,“不管不行,管又没有执法权,很多人并不配合我们的劝烟工作。”

禁烟标识贴在公厕

未起到提醒作用

北青报记者从北海北门沿北海东岸走到东门,除了在公厕内张贴着“室内外所有区域禁止吸烟”的提示外,其他公共区域并没有明显的禁烟标识。

刚进入北门,就有一名男性游客坐在岸边的椅子上抽烟,得知北海禁止吸烟后,该游客称没看到禁烟的提示,随即扔掉吸了一半的香烟离去。

北青报记者沿途共发现4个烟头,主要是在供游客休息的座椅下。一名正在扫地的环卫工人说,每次都能扫走不少烟头,最多的时候一次能扫走几十个。“以前我也劝说过吸烟的游客,但很多人说不知道公园里不能吸烟,有人甚至还骂我多管闲事。”该环卫工人无奈地说,现在他只能等吸烟的游客走了以后再把烟头扫走,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地上绝对没有烟头。“有时候我前脚刚走,就又有人抽烟。”

控烟设施被闲置

打火机存取箱变垃圾箱

在颐和园的东宫门和北宫门都设有一个无人看管的打火机存取箱,本意是方便游客存放打火机,但北青报记者却发现,红色的铁质打火机存取箱已变成垃圾箱,里面扔着饮料瓶和废纸等杂物,根本看不到一个打火机。

对此,一名保安称,打火机存取箱被闲置的原因主要是颐和园面积太大,很多带着打火机的游客从东门进,可能出北门,不一定原路返回,因此不愿意将打火机放入存取箱保管。此外,有些游客的打火机很名贵,怕放入存取箱造成丢失,所以也不希望进行保管。

对话

控烟罚款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对话人:北京市控烟协会会长 张建枢

北青报:在控烟投诉中,公园情况如何?

张建枢:有接到关于公园的违规吸烟投诉,但量并不算多。

北青报:和餐馆、饭店这些密闭空间相比,本就开放的公园在控烟方面有何难度?

张建枢:公园面积更大,游客流动快,管理上难度也更大。需要配备更多的监管人力,巡逻管理。此外,多数人都知道“室内禁烟”,对于部分室外也禁烟的区域,可能忽略了。

北青报:没有执法权,控烟志愿者或者公园工作人员在劝阻吸烟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难题?

张建枢:这么多的吸烟人群,只靠少量的执法人员肯定管不过来,很多时候都是依靠控烟志愿者和场所的工作人员。以前有志愿者和工作人员反映,劝阻吸烟的时候烟民不听,说话也很不礼貌,甚至胡搅蛮缠。

但是随着控烟意识的深入,近来这样的情况有所减少,我们也和被劝阻的烟民聊过,他们中很多人都表示,在公共场所,如果有两个人站出来对吸烟行为提出反对,就会“心虚”。所以我们也希望大家都能站出来对违规吸烟说“不”。

“罚款”只是控烟的一种手段,而不是控烟的目的。控烟的目的还是希望为大家、尤其是不吸烟的人群,包括妇女儿童,提供一个清新健康的呼吸环境。整个社会,都可以成为控制吸烟的监督者,每个人都有维护自己健康的权力。

北青报:是否考虑在全面禁烟公园适当设吸烟区?

张建枢:对,室外禁烟的话,也可以留出适当的吸烟区域,但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首先必须是远离人群的地方,距离通道、人群集中的地方应当至少10米以外。其次,需要符合消防安全要求,尤其对于草木比较多的公园景点。最后,必须设立“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识。在满足这些条件的基础上,疏堵结合,引导烟民到吸烟点去,同时也保护人群免受二手烟的危害。

北青报:公园景点的控烟方面我们接下来有哪些计划?

张建枢:我们也注意到,由于面积太大,有些公园的禁烟标示不够明确和突出,下一步我们会督促公园增加控烟标示。有些不够规范的吸烟点,也要引导他们进行完善。尤其一些比较大的公园,可能吸烟区的引导标志也不够明显,引导标示应当更明确,这样违规吸烟的行为也会减少。

问题

公园是否应主动

设置吸烟区?

在四家区域禁烟的公园中,除了动物园明确标明了“吸烟区”,其他三家公园标明的都是“禁烟区”,北青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设置“吸烟区”更能为市民游客接受。

在陶然亭、紫竹院和玉渊潭三家综合性公园中,禁烟的区域包括门区、服务中心、各大景点以及人流相对集中的地区,禁烟的区域占到了全园的80%以上。以陶然亭公园为例,工作人员表示,为了引导游客自觉禁烟,公园内不能吸烟的地方,比如慈悲庵、清音阁等古建区域,会有明显禁烟标识,可以吸烟的区域则未做明显提示,但在湖边的石头旁、树下以及座椅附近,都有烟头遗留。

而与其他三家标出禁止吸烟区的公园相反,动物园是唯一标出了“吸烟区”的公园。在水禽湖、长颈鹿馆、两栖爬行馆、派出所、育幼室、虎山环廊和象馆附近都各有一处,大都临近公共卫生间或在湖、河道旁边。北青报记者发现,这里的吸烟区都立有树形指示牌,并在旁边设有专门的烟灰箱和可供游客休息的座椅,大约十几分钟就会有保洁人员来清理一次烟灰箱和附近地上的烟头垃圾,并提醒周围游客烟灰箱是烟头专用,非烟头的垃圾要扔到普通垃圾箱中。而在非吸烟区,很少能见到抽烟的游客,地上也没有发现乱扔的烟头。

在2014年,也就是控烟条例施行前一年,动物园成为本市11家公园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主动设吸烟区的公园。“动物园的吸烟区宣传的比较多,我们常来,大概都知道在什么地方。”市民陈先生假期经常带着女儿来逛动物园,在他看来,动物园的吸烟区设置相对合理,每个区都能找到,“经过这三年的磨合,游客大都比较自觉,很少在非吸烟区抽烟。”

不过,“吸烟区”的指引只存在于附近的指路牌上,外地游客李先生则是在公园派出所附近上公厕的时候发现了吸烟区,就在这里休息顺便过一下烟瘾,“我是第一次来动物园,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抽烟,就一直憋着,公园游览的图上能不能把吸烟区在哪儿都标出来?这样方便找。”

本版文/本报记者 李天际 董鑫 张小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