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转战东南亚? 专家:打着IS旗号的武装谁有钱跟谁

环球时报 2017/5/31 7:42:00

  

图说:30日,菲律宾马拉维,菲政府军准备去前线与武装分子交战。

【环球时报驻泰国特派记者 俞懿春 本报记者 白云怡 王会聪】30日,菲律宾军警打击恐怖组织的行动进入第8天。根据菲军方的说法,在棉兰老岛马拉维市发生的这场激战已至少造成37名军警和平民死亡,近6万人逃离家园。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超过100名马拉维居民丧生。连日来,菲律宾的安全形势成为国际舆论焦点,其中,一个场景在各大媒体中广为传播:一名武装分子在马拉维的一所学校楼顶上“升起”黑色“伊斯兰国”(IS)旗帜。IS转战东南亚了吗?有人认为,在菲律宾生乱的极端分子只是一群“土匪”;也有分析说,这些人已经成为令政府军“生畏”的强大对手,他们与其他国家的极端分子“合流”,有可能在更大范围制造混乱。无论如何,恐怖主义威胁在东南亚多国切实存在。虽然菲律宾军方已针对这次马拉维的动乱表示“战事接近尾声”,但要想彻底拔除毒瘤,对于东南亚各国来说并非易事。

  六十多个极端组织宣布“效忠”IS

“我在棉兰老岛有个严峻问题,IS的足迹无处不在。”菲总统杜特尔特24日缩短访俄行程返菲后这样表示。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与菲政府军发生交火的武装势力与IS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场交火始于5月23日。当天,菲军方在马拉维搜捕菲反政府组织阿布沙耶夫武装的头目哈皮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据说,因为担心被抓捕,哈皮隆要求穆特组织成员增援。于是,数百名穆特组织武装分子进入马拉维市,占领公共设施、绑架人质、放出两座监狱中的众多囚犯。而哈皮隆至今下落不明。

《今日美国报》称,包括阿布沙耶夫、穆特组织在内的十多个菲武装势力已宣布效忠IS,并形成松散同盟。据说,哈皮隆已被任命为该联盟的首领,与此同时, IS承认他是东南亚的“埃米尔”(阿拉伯语意为“酋长”“君主”)。

“IS在东南亚:菲律宾和与日俱增的威胁作战”,29日,CNN在其网站以此为题刊登头条文章称,效忠于IS的激进分子对菲政府军发起此类极具挑衅性的攻击令许多观察人士震惊,并越来越担心IS正将其影响力扩展至东南亚。

新加坡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表示,东南亚地区已有六十多个激进组织宣布效忠IS。CNN称,上周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发生的自杀袭击就是例证,该袭击造成3名警察死亡。当地警方认为,这与IS有关。马来西亚反恐部门也在上周抓获6名激进分子,据称其中1人是IS武器走私犯。这两年马来西亚的IS支持者正在社交媒体上频繁活动。

美国《纽约时报》称,印尼大约有500人试图去叙利亚加入IS。一些成功加入IS的印尼人在“协调”菲律宾、印尼的IS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美国“外交学者”网站说,印尼是东南亚试图加入IS人数最多的地方,其次是马来西亚。CNN援引相关报告称,东南亚总共约1000人前往IS在中东控制的地区。

去年曾有一段视频在网络上传播:一名来自马来西亚的IS武装分子“敦促”无法前往中东地区的极端分子“到菲律宾”去。然后,他和其他两名组织成员(分别来自菲律宾和印尼)杀害了3名基督徒。

“尽管菲律宾尚未被正式宣布为IS的一个‘省’,但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CNN如是报道。印尼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负责人西德尼·琼斯表示,“随着IS在中东地区的失败,他们在别处发动暴力活动的愿望会更加迫切”,在东南亚极端分子越来越难以前往叙利亚的情况下,他们发现棉兰老岛是“最佳选项”。

有分析说,菲律宾南部将为从中东冲突地区归来的东南亚极端分子提供庇护所,并成为他们重组、建立联系、培训和筹划行动的据点。马来西亚、印尼和菲律宾三国的极端分子互动也越来越多。去年,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棉兰老岛亲IS组织及其与印尼、马来西亚的关系》显示,马来西亚的一小部分“战士”加入阿布沙耶夫组织的一个派系;穆特组织的一个头目娶了一名“志同道合”的印尼女性。CNN举例说,自称“印尼IS”首领的巴鲁姆沙曾试图从菲棉兰老岛购买武器;今年4月,菲军方在棉兰老岛南拉瑙省的一次行动中击毙37名激进分子,其中包括据称属于印尼恐怖组织“伊斯兰祈祷团”的3名印尼人和1名马来西亚人。简氏恐怖主义与叛乱中心高级分析师伊霍认为,此类合作增多是激进分子在东南亚,尤其是菲南部迈向“产生更一元化阵线”的重要一步。在此次马拉维事件中,菲方也发现了外籍武装分子。

  不太平的菲律宾南部

菲律宾棉兰老岛长期受困于冲突和动荡,除了阿布沙耶夫和穆特组织,盘踞在此的反政府武装还有新人民军、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等。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数据显示,2000年至2008年,菲当地冲突“每年造成近100万人流离失所”。

《环球时报》记者5月初前往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达沃采访。达沃机场是整个棉兰老地区的唯一机场,可谓菲南部最大的人员集散地。一进入这里,记者就感受到不同的氛围:与穿着牛仔裤、听着美国歌的马尼拉人不同,这里满眼望去全是身着伊斯兰服饰的穆斯林。不过,棉兰老的穆斯林妇女并不穿黑色罩袍,衣服与头巾以色彩缤纷、鲜艳明快为主。曾有学者对记者介绍说,菲律宾大约有10%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他们大部分居住在南部。

达沃的安保措施非常严格。不仅在旅馆、商场等场所有安检,街上时常可以看到军警站岗。就连晚上卖小吃与饮料的夜市,在其入口处也有安保人员检查人们携带的提包等物。当地人说,这是为了防止棉兰老其他地方的极端势力来到达沃搞破坏,所以要多加小心。

里奥·萨布兰是一名曾经去过棉兰老岛的菲律宾记者。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马拉维和其周边地区,反政府武装常杀害无辜平民,尤其是基督徒。“这给当地人民的心灵造成很大恐惧,频繁的军事行动也导致人口外流。”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代帆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反政府武装对菲南部的经济和社会状况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他们经常袭击地方政府和企业,或直接攻击菲律宾武装力量,严重制约菲律宾的地方发展”。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称,最近,菲激进分子出现在热点度假胜地发动袭击的趋势,而这将给该国经济带来更大麻烦,毕竟,旅游业占菲律宾GDP的10%。上月,阿布沙耶夫约10名武装成员渗入薄荷岛试图绑架游客,虽然未遂,但令人震惊。许多西方国家驻菲使馆在过去一个月里发布旅游警告,告诫游客谨慎前往菲最热门的旅游胜地:宿务、薄荷岛、巴拉望省。

里奥·萨布兰在采访中特别向《环球时报》记者强调,饱受动荡之苦的地区只有棉兰老地区的西南角,主要位于巴西兰和三宝颜等地,“这只占棉兰老的一小部分。整体来看,菲南部的安全状况并未像外界说的那么恶劣,尤其达沃是菲律宾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菲南部存在各种武装势力,但在外界看来,他们有本质上的区别。里奥·萨布兰认为,新人民军和摩洛民族解放阵线等是“有一定意识形态,并为其自认为的‘事业’而奋斗的一群人”,和专注于“搞恐怖活动”的阿布沙耶夫等组织有显著区别。代帆表示,新人民军的目标是在菲律宾建立共产党政府,摩洛民族解放阵线希望在南部地区建立伊斯兰国家。这两个组织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比较活跃,进入21世纪后,在菲政府的打击下都进入了低谷。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亚洲海事透明倡议负责人珀林曾表示,阿布沙耶夫成为一个敲诈勒索和绑架犯罪集团,约有200至400名成员。今年,该组织杀害了一名德国人质,去年杀害了两名加拿大人。有数据显示,他们去年上半年获得730万美元的绑架赎金。

目前,摩洛民族解放阵线、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和新人民军正在同菲律宾政府进行和平谈判。这两天,杜特尔特呼吁这3个组织与政府共同抗击敌人。摩洛民族解放阵线已决定派遣5000名士兵。而阿布沙耶夫组织、穆特组织和邦萨摩洛伊斯兰自由战士均被菲律宾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国际警信协会的数据显示,仅2014年至2015年,这三个组织依次至少要为482人、86人和463人的死亡负责。

  是土匪,还是IS?

“要承认IS在菲律宾的存在,本土恐怖组织也是。”菲律宾Rappler网站援引新加坡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的观点称,目前杜特尔特总统已接受IS存在的事实,“但如果你现在对菲律宾高官这么说,他们还是会对‘IS在菲律宾行动’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针对这次马拉维的交火,菲军方发言人阿里瓦罗表示,这些武装人员“并非IS”,而是“本土恐怖组织成员”,“他们及其追随者散布的消息是在传播谎言和假情报”,“是为了吸引外国恐怖分子支持和承认的宣传”。去年,新加坡学者廖振扬在CNN撰文说,菲安全部门长期认为阿布沙耶夫等组织只是一群拉大旗作虎皮的土匪强盗。

古纳拉特纳称,这些组织是IS,因为他们正在以IS的风格行动,比如处决人质。“IS的存在并非一定是什么人从叙利亚等中东地区来到菲律宾,当地组织追随IS的意识形态和行动方式也是”。

IS转战东南亚了吗?中国云南社科院、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司法交流与培训基地副研究员张少英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IS并未向东南亚派遣过人员,人口构成复杂、地处交通要道的东南亚为IS的发展起到“集散地”的作用。张少英也提到,在菲律宾、印尼等国打着IS旗号的反政府武装基本是土生土长的组织,原来它们效忠过“基地”组织,“基地”衰落后转投了IS,“其实就是谁有钱就跟谁”。张少英认为,就目前而言,IS在东南亚的势力不算很强,与中东的情况无法相提并论。

恐怖势力在东南亚的跨国特征需要通过跨国行动予以打击。不过印尼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认为,东南亚各国的执法和反恐基本上仍各自为政,“主权事务、竞争性的领土声索和地区政治活动等似乎正在阻碍地区合作”。张少英表示,东盟一些国家本身并未面临恐怖主义的影响,态度上并不积极,所以东盟内部在反恐问题上利益的不统一导致他们难以形成统一协调的打击行动。另一方面,《今日美国报》引述政治分析师拉蒙·卡斯佩的观点称,很难彻底清除这些组织,因为诸如穆特组织等势力都是本地人,“已经牢牢嵌入当地”。

马尼拉德拉萨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海德里安认为,作为首位来自棉兰老岛的菲律宾总统,公众对杜特尔特在反恐方面的期望值会比较高,“从中短期看,反恐很可能将主导其议事日程,这也可能迫使他恳求来自美国等盟友的援助”。古纳拉特纳也认为,出于经济原因,杜特尔特转向中国,但就应对安全威胁而言,他需要获得美国掌握的高等级情报和优良的武器装备。不过,杜特尔特寻求帮助与合作的对象可能不止美国。上周,他访问俄罗斯与普京会晤时说,菲律宾需要现代化武器来对抗极端组织,希望获得俄罗斯的援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