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227】雕出石头原本的模样

人民网 2017/5/31 10:11:00

从一块原石到成品,需雕刻师日复一日的点点打磨。

体验职业:石雕师

体验地点:丽水青田

清光绪《青田县志》中有一首《方山采石歌》写到:“方山石,石何奇,巧匠斫山手出之。”以石为基,以刀为笔,从石头到艺术品,一块质朴的石头在石雕师的手下生花。

为了采访石雕师,记者来到“中国石雕之乡”——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特征,让青田人与石为伍,以石为生。青田盛产青田石,青田石质地较软,便于雕刻,也造就了青田石雕文化。

2006年,青田石雕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里,某个小村子的角落里很可能就隐居着一位石雕大师。

这些石头会说话

徐伟军是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也是此次采访对象之一。记者跟随徐伟军来到了他的家里,七八名石雕师常年在此雕刻。

“吱吱—吱—”未曾进门,电钻声率先入耳。走进细看,三五名石雕师正在院子里,各自忙活着手头的石雕。这些石料可都是大家伙,各个比记者身高还高,更别提宽度了,一两人可拦揽不过来。

这些石头,有些看起来青玉温润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也能出好作品?徐伟军笑语晏晏解释,石头的品质虽然很重要,但却不是决定石雕作品好坏的绝对因素。一名优秀的石雕师是能变废为宝的。

石为基,灵感为翅,石雕师赋予作品生命。同泥塑类的艺术品创作不同,石雕创作只有减法,没有加法。

石雕创作大多先有石头,后有设计。“你不能说,我想雕一个作品,上下左右什么造型,每个部位的颜色是怎样。按照心中所想去找石头,这太难了。”徐伟军这样的石头可遇不可求。

在徐伟军介绍下,记者随后认识了石雕师张光。张光是一名30来岁的青年人,学艺10余载。

听说记者前来体验石雕师,张军给记者找了块手掌大青田石,让记者练练手。要雕什么,记者完全没思路。

“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张光补充讲道,你知道吗,曾有人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创造出《大卫》的,他是这样回答的: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大卫就诞生了。

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每块石头上都有故事,就看你是否读得出。而一百个石雕师,能读出一百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三年磨一“石”

仔细盯着手上石头看了一会儿,记者有个想法,要不雕个花吧。记者找张光帮忙,打了一朵花底。原本想顺着张光给的痕迹,依葫芦画瓢,却在真正雕刻中改变了想法。这边原本是应该长出两片相叠的叶子,右上角应该有只鸟。雕刻到这,记者有些明白张光所说的“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的意思了。

当然,记者下刀同张光比起来生涩很多。忙活了半小时,手指酸痛,也还没忙活出什么清晰的成果。

记者抬头,看了看张光,只见他右手握刻刀,左手抵在右手下方石头上,开始下刀。石头粉末一点点剥落,被一旁的吸气管道吸走。因常年雕刻,右手中指第三关节处鼓出了大茧子。这些老茧应该是算得上是石雕师的光荣勋章吧。

张光正在创作的是一幅葫芦作品。从去年夏天开始入手一直至今,尚未完工。记者随后问了其他石雕师,得知不少半成品都是去年便开工了。张光说,有的作品要一个人埋头连续雕三年才能成。

据介绍,石头雕刻一般要经过打底、粗雕、细雕等多道工序。好比美人蒙面,随着一层层面纱揭去,面貌越来越清晰。

石雕并非有了雏形后一成不变。在雕刻过程中,石雕师需根据实际问题不断做出调整。“你看这边本来是有缝隙的,我用添加藤蔓的方式遮掩了过去。”

不能几个人合伙去完成一件作品么?“不成,不成。不同的师傅手上技巧不同,内行人能看出来,不是同一人所雕。”张光急忙摆手道。

雕刻技术有讲究,但最难的是日复一日对着同一尊石头忙碌。但好在,寂寞常有,孤独不常有。同行小伙伴都给力,遇到累的时候,他们会到后院的水池边看看鱼,聊聊天,放松一下。

“心静不下来的,做不来我们这一行。但作品真正完成的那一刻感觉,却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说完,张光继续拿起刻刀忙活了起来。

好作品还需选好料

看了一圈的半成品,徐伟军带着记者来到了青田石雕博物馆。在一楼入口处,是徐伟军的作品展馆,里面的石雕,形态各异,形神兼具。

当走到一尊有半米高,名为《岩间溢香》的作品时,记者被惊艳到了。作品展现的是在岩石中,一丛兰花破石而出,挣开束缚肆意绽放。岩石的原始颜色与兰花的青色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这块正好开出来的石头好。你可别看现在才半米高的样子,原石可是有1吨重。”徐伟军透露,青田石雕大部分都未经过染色处理,讲究借形。这也对用于创作的石头有着很高的要求。

石头的挑选,在石雕界则有赌石的说法。目前,青田市面上好的石头几千到几百万价格不等。

与翡翠赌石一样,青田石毛料采购时很难去预测石头内部状况。在采购毛料,特别是大块毛料的时候,多少有些赌运在内。

有经验的石雕师,会根据石头开采的山头做参考。即便同一个村子,不同的山头开出来的石头品质往往大不相同。

若是开出来的石头,里面没什么出彩的话,岂不是亏了?徐伟军听后,笑言,“所以才叫赌石嘛。时间长了,有经验了,多少也会练出些眼力。”

好石头加好创作,可让石雕作品大放异彩。据徐伟军介绍,他的大部分作品售价在百万以上。而眼下,他正尝试“自降身价”,探索如何打开低端市场,拓展销售渠道。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希望他选择的这条路是条康庄大道。

记者手记:大师的品质

石雕师有评级,助理工艺师、工艺师、高级工艺师。而工艺美术大师却不是技艺上的评定。

何为大师?“德艺双馨,德在前,艺在后。”作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徐伟军这么回答。具体而言,品行好,技术过关,关键是能在行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

“现在新老消费者正处在交替期。老一辈喜欢公司门厅摆个花开富贵,但90后乃至00后,估计就不爱这一挂了。总靠高价作品销售的渠道,以后怕是有难度。”目前,徐伟军联同青田其他有名的石雕师,正在探索如何将石雕由艺术品,分出一部分打造成为盆架、旅游纪念品等生活用品,走进百姓日常生活。

这条路能走得通么?“门都没进去,怎么知道就不行了?真等到问题来了,再去想办法,估计黄花菜都凉了。”徐伟军指着身后青田县石雕厂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笑着说,我们有那么多石雕大师支持呢。

“离成品还早着呢!”原以为快要雕刻完成了,石雕师的一句话打破了记者的想法。

体验职业:石雕师

体验地点:丽水青田

清光绪《青田县志》中有一首《方山采石歌》写到:“方山石,石何奇,巧匠斫山手出之。”以石为基,以刀为笔,从石头到艺术品,一块质朴的石头在石雕师的手下生花。

为了采访石雕师,记者来到“中国石雕之乡”——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特征,让青田人与石为伍,以石为生。青田盛产青田石,青田石质地较软,便于雕刻,也造就了青田石雕文化。

2006年,青田石雕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里,某个小村子的角落里很可能就隐居着一位石雕大师。

这些石头会说话

徐伟军是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也是此次采访对象之一。记者跟随徐伟军来到了他的家里,七八名石雕师常年在此雕刻。

“吱吱—吱—”未曾进门,电钻声率先入耳。走进细看,三五名石雕师正在院子里,各自忙活着手头的石雕。这些石料可都是大家伙,各个比记者身高还高,更别提宽度了,一两人可拦揽不过来。

这些石头,有些看起来青玉温润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也能出好作品?徐伟军笑语晏晏解释,石头的品质虽然很重要,但却不是决定石雕作品好坏的绝对因素。一名优秀的石雕师是能变废为宝的。

石为基,灵感为翅,石雕师赋予作品生命。同泥塑类的艺术品创作不同,石雕创作只有减法,没有加法。

石雕创作大多先有石头,后有设计。“你不能说,我想雕一个作品,上下左右什么造型,每个部位的颜色是怎样。按照心中所想去找石头,这太难了。”徐伟军这样的石头可遇不可求。

在徐伟军介绍下,记者随后认识了石雕师张光。张光是一名30来岁的青年人,学艺10余载。

听说记者前来体验石雕师,张军给记者找了块手掌大青田石,让记者练练手。要雕什么,记者完全没思路。

“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张光补充讲道,你知道吗,曾有人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创造出《大卫》的,他是这样回答的: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大卫就诞生了。

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每块石头上都有故事,就看你是否读得出。而一百个石雕师,能读出一百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三年磨一“石”

仔细盯着手上石头看了一会儿,记者有个想法,要不雕个花吧。记者找张光帮忙,打了一朵花底。原本想顺着张光给的痕迹,依葫芦画瓢,却在真正雕刻中改变了想法。这边原本是应该长出两片相叠的叶子,右上角应该有只鸟。雕刻到这,记者有些明白张光所说的“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的意思了。

当然,记者下刀同张光比起来生涩很多。忙活了半小时,手指酸痛,也还没忙活出什么清晰的成果。

记者抬头,看了看张光,只见他右手握刻刀,左手抵在右手下方石头上,开始下刀。石头粉末一点点剥落,被一旁的吸气管道吸走。因常年雕刻,右手中指第三关节处鼓出了大茧子。这些老茧应该是算得上是石雕师的光荣勋章吧。

张光正在创作的是一幅葫芦作品。从去年夏天开始入手一直至今,尚未完工。记者随后问了其他石雕师,得知不少半成品都是去年便开工了。张光说,有的作品要一个人埋头连续雕三年才能成。

据介绍,石头雕刻一般要经过打底、粗雕、细雕等多道工序。好比美人蒙面,随着一层层面纱揭去,面貌越来越清晰。

石雕并非有了雏形后一成不变。在雕刻过程中,石雕师需根据实际问题不断做出调整。“你看这边本来是有缝隙的,我用添加藤蔓的方式遮掩了过去。”

不能几个人合伙去完成一件作品么?“不成,不成。不同的师傅手上技巧不同,内行人能看出来,不是同一人所雕。”张光急忙摆手道。

雕刻技术有讲究,但最难的是日复一日对着同一尊石头忙碌。但好在,寂寞常有,孤独不常有。同行小伙伴都给力,遇到累的时候,他们会到后院的水池边看看鱼,聊聊天,放松一下。

“心静不下来的,做不来我们这一行。但作品真正完成的那一刻感觉,却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说完,张光继续拿起刻刀忙活了起来。

好作品还需选好料

看了一圈的半成品,徐伟军带着记者来到了青田石雕博物馆。在一楼入口处,是徐伟军的作品展馆,里面的石雕,形态各异,形神兼具。

当走到一尊有半米高,名为《岩间溢香》的作品时,记者被惊艳到了。作品展现的是在岩石中,一丛兰花破石而出,挣开束缚肆意绽放。岩石的原始颜色与兰花的青色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这块正好开出来的石头好。你可别看现在才半米高的样子,原石可是有1吨重。”徐伟军透露,青田石雕大部分都未经过染色处理,讲究借形。这也对用于创作的石头有着很高的要求。

石头的挑选,在石雕界则有赌石的说法。目前,青田市面上好的石头几千到几百万价格不等。

与翡翠赌石一样,青田石毛料采购时很难去预测石头内部状况。在采购毛料,特别是大块毛料的时候,多少有些赌运在内。

有经验的石雕师,会根据石头开采的山头做参考。即便同一个村子,不同的山头开出来的石头品质往往大不相同。

若是开出来的石头,里面没什么出彩的话,岂不是亏了?徐伟军听后,笑言,“所以才叫赌石嘛。时间长了,有经验了,多少也会练出些眼力。”

好石头加好创作,可让石雕作品大放异彩。据徐伟军介绍,他的大部分作品售价在百万以上。而眼下,他正尝试“自降身价”,探索如何打开低端市场,拓展销售渠道。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希望他选择的这条路是条康庄大道。

记者手记:大师的品质

石雕师有评级,助理工艺师、工艺师、高级工艺师。而工艺美术大师却不是技艺上的评定。

何为大师?“德艺双馨,德在前,艺在后。”作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徐伟军这么回答。具体而言,品行好,技术过关,关键是能在行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

“现在新老消费者正处在交替期。老一辈喜欢公司门厅摆个花开富贵,但90后乃至00后,估计就不爱这一挂了。总靠高价作品销售的渠道,以后怕是有难度。”目前,徐伟军联同青田其他有名的石雕师,正在探索如何将石雕由艺术品,分出一部分打造成为盆架、旅游纪念品等生活用品,走进百姓日常生活。

这条路能走得通么?“门都没进去,怎么知道就不行了?真等到问题来了,再去想办法,估计黄花菜都凉了。”徐伟军指着身后青田县石雕厂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笑着说,我们有那么多石雕大师支持呢。

遇到难题,石雕师也会询问同其他同行的意见。

体验职业:石雕师

体验地点:丽水青田

清光绪《青田县志》中有一首《方山采石歌》写到:“方山石,石何奇,巧匠斫山手出之。”以石为基,以刀为笔,从石头到艺术品,一块质朴的石头在石雕师的手下生花。

为了采访石雕师,记者来到“中国石雕之乡”——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特征,让青田人与石为伍,以石为生。青田盛产青田石,青田石质地较软,便于雕刻,也造就了青田石雕文化。

2006年,青田石雕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里,某个小村子的角落里很可能就隐居着一位石雕大师。

这些石头会说话

徐伟军是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也是此次采访对象之一。记者跟随徐伟军来到了他的家里,七八名石雕师常年在此雕刻。

“吱吱—吱—”未曾进门,电钻声率先入耳。走进细看,三五名石雕师正在院子里,各自忙活着手头的石雕。这些石料可都是大家伙,各个比记者身高还高,更别提宽度了,一两人可拦揽不过来。

这些石头,有些看起来青玉温润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也能出好作品?徐伟军笑语晏晏解释,石头的品质虽然很重要,但却不是决定石雕作品好坏的绝对因素。一名优秀的石雕师是能变废为宝的。

石为基,灵感为翅,石雕师赋予作品生命。同泥塑类的艺术品创作不同,石雕创作只有减法,没有加法。

石雕创作大多先有石头,后有设计。“你不能说,我想雕一个作品,上下左右什么造型,每个部位的颜色是怎样。按照心中所想去找石头,这太难了。”徐伟军这样的石头可遇不可求。

在徐伟军介绍下,记者随后认识了石雕师张光。张光是一名30来岁的青年人,学艺10余载。

听说记者前来体验石雕师,张军给记者找了块手掌大青田石,让记者练练手。要雕什么,记者完全没思路。

“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张光补充讲道,你知道吗,曾有人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创造出《大卫》的,他是这样回答的: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大卫就诞生了。

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每块石头上都有故事,就看你是否读得出。而一百个石雕师,能读出一百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三年磨一“石”

仔细盯着手上石头看了一会儿,记者有个想法,要不雕个花吧。记者找张光帮忙,打了一朵花底。原本想顺着张光给的痕迹,依葫芦画瓢,却在真正雕刻中改变了想法。这边原本是应该长出两片相叠的叶子,右上角应该有只鸟。雕刻到这,记者有些明白张光所说的“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的意思了。

当然,记者下刀同张光比起来生涩很多。忙活了半小时,手指酸痛,也还没忙活出什么清晰的成果。

记者抬头,看了看张光,只见他右手握刻刀,左手抵在右手下方石头上,开始下刀。石头粉末一点点剥落,被一旁的吸气管道吸走。因常年雕刻,右手中指第三关节处鼓出了大茧子。这些老茧应该是算得上是石雕师的光荣勋章吧。

张光正在创作的是一幅葫芦作品。从去年夏天开始入手一直至今,尚未完工。记者随后问了其他石雕师,得知不少半成品都是去年便开工了。张光说,有的作品要一个人埋头连续雕三年才能成。

据介绍,石头雕刻一般要经过打底、粗雕、细雕等多道工序。好比美人蒙面,随着一层层面纱揭去,面貌越来越清晰。

石雕并非有了雏形后一成不变。在雕刻过程中,石雕师需根据实际问题不断做出调整。“你看这边本来是有缝隙的,我用添加藤蔓的方式遮掩了过去。”

不能几个人合伙去完成一件作品么?“不成,不成。不同的师傅手上技巧不同,内行人能看出来,不是同一人所雕。”张光急忙摆手道。

雕刻技术有讲究,但最难的是日复一日对着同一尊石头忙碌。但好在,寂寞常有,孤独不常有。同行小伙伴都给力,遇到累的时候,他们会到后院的水池边看看鱼,聊聊天,放松一下。

“心静不下来的,做不来我们这一行。但作品真正完成的那一刻感觉,却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说完,张光继续拿起刻刀忙活了起来。

好作品还需选好料

看了一圈的半成品,徐伟军带着记者来到了青田石雕博物馆。在一楼入口处,是徐伟军的作品展馆,里面的石雕,形态各异,形神兼具。

当走到一尊有半米高,名为《岩间溢香》的作品时,记者被惊艳到了。作品展现的是在岩石中,一丛兰花破石而出,挣开束缚肆意绽放。岩石的原始颜色与兰花的青色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这块正好开出来的石头好。你可别看现在才半米高的样子,原石可是有1吨重。”徐伟军透露,青田石雕大部分都未经过染色处理,讲究借形。这也对用于创作的石头有着很高的要求。

石头的挑选,在石雕界则有赌石的说法。目前,青田市面上好的石头几千到几百万价格不等。

与翡翠赌石一样,青田石毛料采购时很难去预测石头内部状况。在采购毛料,特别是大块毛料的时候,多少有些赌运在内。

有经验的石雕师,会根据石头开采的山头做参考。即便同一个村子,不同的山头开出来的石头品质往往大不相同。

若是开出来的石头,里面没什么出彩的话,岂不是亏了?徐伟军听后,笑言,“所以才叫赌石嘛。时间长了,有经验了,多少也会练出些眼力。”

好石头加好创作,可让石雕作品大放异彩。据徐伟军介绍,他的大部分作品售价在百万以上。而眼下,他正尝试“自降身价”,探索如何打开低端市场,拓展销售渠道。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希望他选择的这条路是条康庄大道。

记者手记:大师的品质

石雕师有评级,助理工艺师、工艺师、高级工艺师。而工艺美术大师却不是技艺上的评定。

何为大师?“德艺双馨,德在前,艺在后。”作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徐伟军这么回答。具体而言,品行好,技术过关,关键是能在行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

“现在新老消费者正处在交替期。老一辈喜欢公司门厅摆个花开富贵,但90后乃至00后,估计就不爱这一挂了。总靠高价作品销售的渠道,以后怕是有难度。”目前,徐伟军联同青田其他有名的石雕师,正在探索如何将石雕由艺术品,分出一部分打造成为盆架、旅游纪念品等生活用品,走进百姓日常生活。

这条路能走得通么?“门都没进去,怎么知道就不行了?真等到问题来了,再去想办法,估计黄花菜都凉了。”徐伟军指着身后青田县石雕厂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笑着说,我们有那么多石雕大师支持呢。

同绘画不同,石雕上的花鸟鱼虫每一个根茎都要细抠。

体验职业:石雕师

体验地点:丽水青田

清光绪《青田县志》中有一首《方山采石歌》写到:“方山石,石何奇,巧匠斫山手出之。”以石为基,以刀为笔,从石头到艺术品,一块质朴的石头在石雕师的手下生花。

为了采访石雕师,记者来到“中国石雕之乡”——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特征,让青田人与石为伍,以石为生。青田盛产青田石,青田石质地较软,便于雕刻,也造就了青田石雕文化。

2006年,青田石雕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里,某个小村子的角落里很可能就隐居着一位石雕大师。

这些石头会说话

徐伟军是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也是此次采访对象之一。记者跟随徐伟军来到了他的家里,七八名石雕师常年在此雕刻。

“吱吱—吱—”未曾进门,电钻声率先入耳。走进细看,三五名石雕师正在院子里,各自忙活着手头的石雕。这些石料可都是大家伙,各个比记者身高还高,更别提宽度了,一两人可拦揽不过来。

这些石头,有些看起来青玉温润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也能出好作品?徐伟军笑语晏晏解释,石头的品质虽然很重要,但却不是决定石雕作品好坏的绝对因素。一名优秀的石雕师是能变废为宝的。

石为基,灵感为翅,石雕师赋予作品生命。同泥塑类的艺术品创作不同,石雕创作只有减法,没有加法。

石雕创作大多先有石头,后有设计。“你不能说,我想雕一个作品,上下左右什么造型,每个部位的颜色是怎样。按照心中所想去找石头,这太难了。”徐伟军这样的石头可遇不可求。

在徐伟军介绍下,记者随后认识了石雕师张光。张光是一名30来岁的青年人,学艺10余载。

听说记者前来体验石雕师,张军给记者找了块手掌大青田石,让记者练练手。要雕什么,记者完全没思路。

“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张光补充讲道,你知道吗,曾有人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创造出《大卫》的,他是这样回答的: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大卫就诞生了。

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每块石头上都有故事,就看你是否读得出。而一百个石雕师,能读出一百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三年磨一“石”

仔细盯着手上石头看了一会儿,记者有个想法,要不雕个花吧。记者找张光帮忙,打了一朵花底。原本想顺着张光给的痕迹,依葫芦画瓢,却在真正雕刻中改变了想法。这边原本是应该长出两片相叠的叶子,右上角应该有只鸟。雕刻到这,记者有些明白张光所说的“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的意思了。

当然,记者下刀同张光比起来生涩很多。忙活了半小时,手指酸痛,也还没忙活出什么清晰的成果。

记者抬头,看了看张光,只见他右手握刻刀,左手抵在右手下方石头上,开始下刀。石头粉末一点点剥落,被一旁的吸气管道吸走。因常年雕刻,右手中指第三关节处鼓出了大茧子。这些老茧应该是算得上是石雕师的光荣勋章吧。

张光正在创作的是一幅葫芦作品。从去年夏天开始入手一直至今,尚未完工。记者随后问了其他石雕师,得知不少半成品都是去年便开工了。张光说,有的作品要一个人埋头连续雕三年才能成。

据介绍,石头雕刻一般要经过打底、粗雕、细雕等多道工序。好比美人蒙面,随着一层层面纱揭去,面貌越来越清晰。

石雕并非有了雏形后一成不变。在雕刻过程中,石雕师需根据实际问题不断做出调整。“你看这边本来是有缝隙的,我用添加藤蔓的方式遮掩了过去。”

不能几个人合伙去完成一件作品么?“不成,不成。不同的师傅手上技巧不同,内行人能看出来,不是同一人所雕。”张光急忙摆手道。

雕刻技术有讲究,但最难的是日复一日对着同一尊石头忙碌。但好在,寂寞常有,孤独不常有。同行小伙伴都给力,遇到累的时候,他们会到后院的水池边看看鱼,聊聊天,放松一下。

“心静不下来的,做不来我们这一行。但作品真正完成的那一刻感觉,却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说完,张光继续拿起刻刀忙活了起来。

好作品还需选好料

看了一圈的半成品,徐伟军带着记者来到了青田石雕博物馆。在一楼入口处,是徐伟军的作品展馆,里面的石雕,形态各异,形神兼具。

当走到一尊有半米高,名为《岩间溢香》的作品时,记者被惊艳到了。作品展现的是在岩石中,一丛兰花破石而出,挣开束缚肆意绽放。岩石的原始颜色与兰花的青色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这块正好开出来的石头好。你可别看现在才半米高的样子,原石可是有1吨重。”徐伟军透露,青田石雕大部分都未经过染色处理,讲究借形。这也对用于创作的石头有着很高的要求。

石头的挑选,在石雕界则有赌石的说法。目前,青田市面上好的石头几千到几百万价格不等。

与翡翠赌石一样,青田石毛料采购时很难去预测石头内部状况。在采购毛料,特别是大块毛料的时候,多少有些赌运在内。

有经验的石雕师,会根据石头开采的山头做参考。即便同一个村子,不同的山头开出来的石头品质往往大不相同。

若是开出来的石头,里面没什么出彩的话,岂不是亏了?徐伟军听后,笑言,“所以才叫赌石嘛。时间长了,有经验了,多少也会练出些眼力。”

好石头加好创作,可让石雕作品大放异彩。据徐伟军介绍,他的大部分作品售价在百万以上。而眼下,他正尝试“自降身价”,探索如何打开低端市场,拓展销售渠道。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希望他选择的这条路是条康庄大道。

记者手记:大师的品质

石雕师有评级,助理工艺师、工艺师、高级工艺师。而工艺美术大师却不是技艺上的评定。

何为大师?“德艺双馨,德在前,艺在后。”作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徐伟军这么回答。具体而言,品行好,技术过关,关键是能在行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

“现在新老消费者正处在交替期。老一辈喜欢公司门厅摆个花开富贵,但90后乃至00后,估计就不爱这一挂了。总靠高价作品销售的渠道,以后怕是有难度。”目前,徐伟军联同青田其他有名的石雕师,正在探索如何将石雕由艺术品,分出一部分打造成为盆架、旅游纪念品等生活用品,走进百姓日常生活。

这条路能走得通么?“门都没进去,怎么知道就不行了?真等到问题来了,再去想办法,估计黄花菜都凉了。”徐伟军指着身后青田县石雕厂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笑着说,我们有那么多石雕大师支持呢。

好作品用细节说话。

体验职业:石雕师

体验地点:丽水青田

清光绪《青田县志》中有一首《方山采石歌》写到:“方山石,石何奇,巧匠斫山手出之。”以石为基,以刀为笔,从石头到艺术品,一块质朴的石头在石雕师的手下生花。

为了采访石雕师,记者来到“中国石雕之乡”——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特征,让青田人与石为伍,以石为生。青田盛产青田石,青田石质地较软,便于雕刻,也造就了青田石雕文化。

2006年,青田石雕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里,某个小村子的角落里很可能就隐居着一位石雕大师。

这些石头会说话

徐伟军是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也是此次采访对象之一。记者跟随徐伟军来到了他的家里,七八名石雕师常年在此雕刻。

“吱吱—吱—”未曾进门,电钻声率先入耳。走进细看,三五名石雕师正在院子里,各自忙活着手头的石雕。这些石料可都是大家伙,各个比记者身高还高,更别提宽度了,一两人可拦揽不过来。

这些石头,有些看起来青玉温润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也能出好作品?徐伟军笑语晏晏解释,石头的品质虽然很重要,但却不是决定石雕作品好坏的绝对因素。一名优秀的石雕师是能变废为宝的。

石为基,灵感为翅,石雕师赋予作品生命。同泥塑类的艺术品创作不同,石雕创作只有减法,没有加法。

石雕创作大多先有石头,后有设计。“你不能说,我想雕一个作品,上下左右什么造型,每个部位的颜色是怎样。按照心中所想去找石头,这太难了。”徐伟军这样的石头可遇不可求。

在徐伟军介绍下,记者随后认识了石雕师张光。张光是一名30来岁的青年人,学艺10余载。

听说记者前来体验石雕师,张军给记者找了块手掌大青田石,让记者练练手。要雕什么,记者完全没思路。

“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张光补充讲道,你知道吗,曾有人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创造出《大卫》的,他是这样回答的: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大卫就诞生了。

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每块石头上都有故事,就看你是否读得出。而一百个石雕师,能读出一百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三年磨一“石”

仔细盯着手上石头看了一会儿,记者有个想法,要不雕个花吧。记者找张光帮忙,打了一朵花底。原本想顺着张光给的痕迹,依葫芦画瓢,却在真正雕刻中改变了想法。这边原本是应该长出两片相叠的叶子,右上角应该有只鸟。雕刻到这,记者有些明白张光所说的“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的意思了。

当然,记者下刀同张光比起来生涩很多。忙活了半小时,手指酸痛,也还没忙活出什么清晰的成果。

记者抬头,看了看张光,只见他右手握刻刀,左手抵在右手下方石头上,开始下刀。石头粉末一点点剥落,被一旁的吸气管道吸走。因常年雕刻,右手中指第三关节处鼓出了大茧子。这些老茧应该是算得上是石雕师的光荣勋章吧。

张光正在创作的是一幅葫芦作品。从去年夏天开始入手一直至今,尚未完工。记者随后问了其他石雕师,得知不少半成品都是去年便开工了。张光说,有的作品要一个人埋头连续雕三年才能成。

据介绍,石头雕刻一般要经过打底、粗雕、细雕等多道工序。好比美人蒙面,随着一层层面纱揭去,面貌越来越清晰。

石雕并非有了雏形后一成不变。在雕刻过程中,石雕师需根据实际问题不断做出调整。“你看这边本来是有缝隙的,我用添加藤蔓的方式遮掩了过去。”

不能几个人合伙去完成一件作品么?“不成,不成。不同的师傅手上技巧不同,内行人能看出来,不是同一人所雕。”张光急忙摆手道。

雕刻技术有讲究,但最难的是日复一日对着同一尊石头忙碌。但好在,寂寞常有,孤独不常有。同行小伙伴都给力,遇到累的时候,他们会到后院的水池边看看鱼,聊聊天,放松一下。

“心静不下来的,做不来我们这一行。但作品真正完成的那一刻感觉,却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说完,张光继续拿起刻刀忙活了起来。

好作品还需选好料

看了一圈的半成品,徐伟军带着记者来到了青田石雕博物馆。在一楼入口处,是徐伟军的作品展馆,里面的石雕,形态各异,形神兼具。

当走到一尊有半米高,名为《岩间溢香》的作品时,记者被惊艳到了。作品展现的是在岩石中,一丛兰花破石而出,挣开束缚肆意绽放。岩石的原始颜色与兰花的青色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这块正好开出来的石头好。你可别看现在才半米高的样子,原石可是有1吨重。”徐伟军透露,青田石雕大部分都未经过染色处理,讲究借形。这也对用于创作的石头有着很高的要求。

石头的挑选,在石雕界则有赌石的说法。目前,青田市面上好的石头几千到几百万价格不等。

与翡翠赌石一样,青田石毛料采购时很难去预测石头内部状况。在采购毛料,特别是大块毛料的时候,多少有些赌运在内。

有经验的石雕师,会根据石头开采的山头做参考。即便同一个村子,不同的山头开出来的石头品质往往大不相同。

若是开出来的石头,里面没什么出彩的话,岂不是亏了?徐伟军听后,笑言,“所以才叫赌石嘛。时间长了,有经验了,多少也会练出些眼力。”

好石头加好创作,可让石雕作品大放异彩。据徐伟军介绍,他的大部分作品售价在百万以上。而眼下,他正尝试“自降身价”,探索如何打开低端市场,拓展销售渠道。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希望他选择的这条路是条康庄大道。

记者手记:大师的品质

石雕师有评级,助理工艺师、工艺师、高级工艺师。而工艺美术大师却不是技艺上的评定。

何为大师?“德艺双馨,德在前,艺在后。”作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徐伟军这么回答。具体而言,品行好,技术过关,关键是能在行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

“现在新老消费者正处在交替期。老一辈喜欢公司门厅摆个花开富贵,但90后乃至00后,估计就不爱这一挂了。总靠高价作品销售的渠道,以后怕是有难度。”目前,徐伟军联同青田其他有名的石雕师,正在探索如何将石雕由艺术品,分出一部分打造成为盆架、旅游纪念品等生活用品,走进百姓日常生活。

这条路能走得通么?“门都没进去,怎么知道就不行了?真等到问题来了,再去想办法,估计黄花菜都凉了。”徐伟军指着身后青田县石雕厂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笑着说,我们有那么多石雕大师支持呢。

常年雕刻,张光右手中指上的老茧突出。

体验职业:石雕师

体验地点:丽水青田

清光绪《青田县志》中有一首《方山采石歌》写到:“方山石,石何奇,巧匠斫山手出之。”以石为基,以刀为笔,从石头到艺术品,一块质朴的石头在石雕师的手下生花。

为了采访石雕师,记者来到“中国石雕之乡”——青田。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特征,让青田人与石为伍,以石为生。青田盛产青田石,青田石质地较软,便于雕刻,也造就了青田石雕文化。

2006年,青田石雕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这里,某个小村子的角落里很可能就隐居着一位石雕大师。

这些石头会说话

徐伟军是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也是此次采访对象之一。记者跟随徐伟军来到了他的家里,七八名石雕师常年在此雕刻。

“吱吱—吱—”未曾进门,电钻声率先入耳。走进细看,三五名石雕师正在院子里,各自忙活着手头的石雕。这些石料可都是大家伙,各个比记者身高还高,更别提宽度了,一两人可拦揽不过来。

这些石头,有些看起来青玉温润的地方并不是很多,也能出好作品?徐伟军笑语晏晏解释,石头的品质虽然很重要,但却不是决定石雕作品好坏的绝对因素。一名优秀的石雕师是能变废为宝的。

石为基,灵感为翅,石雕师赋予作品生命。同泥塑类的艺术品创作不同,石雕创作只有减法,没有加法。

石雕创作大多先有石头,后有设计。“你不能说,我想雕一个作品,上下左右什么造型,每个部位的颜色是怎样。按照心中所想去找石头,这太难了。”徐伟军这样的石头可遇不可求。

在徐伟军介绍下,记者随后认识了石雕师张光。张光是一名30来岁的青年人,学艺10余载。

听说记者前来体验石雕师,张军给记者找了块手掌大青田石,让记者练练手。要雕什么,记者完全没思路。

“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张光补充讲道,你知道吗,曾有人问米开朗基罗是如何创造出《大卫》的,他是这样回答的:我在它身上看到了大卫,我要做的只是凿去多余的石头,大卫就诞生了。

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每块石头上都有故事,就看你是否读得出。而一百个石雕师,能读出一百个版本的“哈姆雷特”。

三年磨一“石”

仔细盯着手上石头看了一会儿,记者有个想法,要不雕个花吧。记者找张光帮忙,打了一朵花底。原本想顺着张光给的痕迹,依葫芦画瓢,却在真正雕刻中改变了想法。这边原本是应该长出两片相叠的叶子,右上角应该有只鸟。雕刻到这,记者有些明白张光所说的“石头会告诉你,它是什么样子”的意思了。

当然,记者下刀同张光比起来生涩很多。忙活了半小时,手指酸痛,也还没忙活出什么清晰的成果。

记者抬头,看了看张光,只见他右手握刻刀,左手抵在右手下方石头上,开始下刀。石头粉末一点点剥落,被一旁的吸气管道吸走。因常年雕刻,右手中指第三关节处鼓出了大茧子。这些老茧应该是算得上是石雕师的光荣勋章吧。

张光正在创作的是一幅葫芦作品。从去年夏天开始入手一直至今,尚未完工。记者随后问了其他石雕师,得知不少半成品都是去年便开工了。张光说,有的作品要一个人埋头连续雕三年才能成。

据介绍,石头雕刻一般要经过打底、粗雕、细雕等多道工序。好比美人蒙面,随着一层层面纱揭去,面貌越来越清晰。

石雕并非有了雏形后一成不变。在雕刻过程中,石雕师需根据实际问题不断做出调整。“你看这边本来是有缝隙的,我用添加藤蔓的方式遮掩了过去。”

不能几个人合伙去完成一件作品么?“不成,不成。不同的师傅手上技巧不同,内行人能看出来,不是同一人所雕。”张光急忙摆手道。

雕刻技术有讲究,但最难的是日复一日对着同一尊石头忙碌。但好在,寂寞常有,孤独不常有。同行小伙伴都给力,遇到累的时候,他们会到后院的水池边看看鱼,聊聊天,放松一下。

“心静不下来的,做不来我们这一行。但作品真正完成的那一刻感觉,却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说完,张光继续拿起刻刀忙活了起来。

好作品还需选好料

看了一圈的半成品,徐伟军带着记者来到了青田石雕博物馆。在一楼入口处,是徐伟军的作品展馆,里面的石雕,形态各异,形神兼具。

当走到一尊有半米高,名为《岩间溢香》的作品时,记者被惊艳到了。作品展现的是在岩石中,一丛兰花破石而出,挣开束缚肆意绽放。岩石的原始颜色与兰花的青色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这块正好开出来的石头好。你可别看现在才半米高的样子,原石可是有1吨重。”徐伟军透露,青田石雕大部分都未经过染色处理,讲究借形。这也对用于创作的石头有着很高的要求。

石头的挑选,在石雕界则有赌石的说法。目前,青田市面上好的石头几千到几百万价格不等。

与翡翠赌石一样,青田石毛料采购时很难去预测石头内部状况。在采购毛料,特别是大块毛料的时候,多少有些赌运在内。

有经验的石雕师,会根据石头开采的山头做参考。即便同一个村子,不同的山头开出来的石头品质往往大不相同。

若是开出来的石头,里面没什么出彩的话,岂不是亏了?徐伟军听后,笑言,“所以才叫赌石嘛。时间长了,有经验了,多少也会练出些眼力。”

好石头加好创作,可让石雕作品大放异彩。据徐伟军介绍,他的大部分作品售价在百万以上。而眼下,他正尝试“自降身价”,探索如何打开低端市场,拓展销售渠道。

流年笑掷,未来可期,希望他选择的这条路是条康庄大道。

记者手记:大师的品质

石雕师有评级,助理工艺师、工艺师、高级工艺师。而工艺美术大师却不是技艺上的评定。

何为大师?“德艺双馨,德在前,艺在后。”作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徐伟军这么回答。具体而言,品行好,技术过关,关键是能在行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

“现在新老消费者正处在交替期。老一辈喜欢公司门厅摆个花开富贵,但90后乃至00后,估计就不爱这一挂了。总靠高价作品销售的渠道,以后怕是有难度。”目前,徐伟军联同青田其他有名的石雕师,正在探索如何将石雕由艺术品,分出一部分打造成为盆架、旅游纪念品等生活用品,走进百姓日常生活。

这条路能走得通么?“门都没进去,怎么知道就不行了?真等到问题来了,再去想办法,估计黄花菜都凉了。”徐伟军指着身后青田县石雕厂集团有限公司的牌子,笑着说,我们有那么多石雕大师支持呢。

看着徐伟军脸上自信的笑容,记者想来,大师之所以是少数人,大约也因他们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看得更长远的眼光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青田石雕的艺术特色

青田石雕的艺术特色

  • 西安晚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