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家庭养育二孩祖辈出力还出钱 最期盼“二孩特别津贴”

新民晚报 2017/5/31 10:02:00

网络图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已一年多,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今天(31日)发布“上海民生民意”调研报告显示,二孩最有可能由“双方父母轮流照顾”,比例高达68.8%。

赞成比例下降 中立态度上升

数据显示,70.7%的市民对“二孩”政策表示赞成,相较于2016年,赞成比例下降了8.2个百分点;同时,不赞成比例为3.3%,也下降了0.9个百分点;值得关注的是持中立态度的市民比例明显提升,相较于2016年提升了9.2个百分点。调查者认为,市民在“二孩”生育的实际行为选择上显得更加审慎。

“不打算生”仍占主流

“不打算生”的市民仍占主流,其比例达到55.7%;35.5%的市民“还没想清楚”,两者合计超过九成。同时,“已生”占到5.1%,“打算生”为3.7%。总体上看,真正采取行动的市民占比比较小。

从年龄看,“已生”和“打算生”二孩的比例以30-39岁市民较高,其比例分别为9.3%和8.1%,“没想清楚”的市民比例以30岁以下为高(55.9%),且随年龄的提升而逐步下降,“不打算生”的比例则随年龄上升而提升,育龄人群以40-49岁为最高(67.5%),30岁及以下为最低(39.2%)。

从户籍身份来看,外地有居住证者和外地无居住证者“已生”的比例分别为12.7%和11.1%,远高于本地户口的3.4%,“不打算生”的比例以本地户口为高(58.6%),外地有居住证者为44.7%,外地无居住证者为33.3%。

经济压力仍为不生二孩主因

影响市民不愿意生育二孩的主要因素为经济压力(62.3%)、年龄或身体条件不适合生育(41.5%)和住房条件不足(23.5%)。与2016年的数据相比,当时发现“经济压力”和“时间精力限制”是影响其生育意愿的主要障碍,现在除了经济压力之外,也凸显出生理条件和环境(如住房等)对生育意愿的阻碍。此外,影响二孩生育意愿的因素还有如孩子将来入园、入学升学压力大(16.7%)、“缺乏带孩子帮手”(10.4%)等,影响因素更多样化。

二孩性别无所谓成为主流

打算生育二孩的理由首先是“一个孩子太孤单”,其比例为63.6%,其次是独生子女风险较大,为48.1%,还有就是子女长大以后互相有依靠(42.9%)。

二孩希望是男孩的为13.0%,希望是女孩的为29.9%,性别无所谓的比例则达到57.1%。并且这一选择不因市民的性别、教育程度、职业与收入层次而变化,反映出市民的生育价值观已经发生了变化,传统男性偏好的影响在降低。

养育二孩祖辈出力还出钱

生育二孩后,孩子的照顾最有可能的是“双方父母轮流照顾”,其比例为68.8%;其次是“配偶的父母”,比例为39.0%;而由夫妻双方独自照顾的比例分别为32.5%和33.8%;由调查对象父母承担的比例为18.2%。可见,隔代哺育已经成为普遍的方式。

相应的,在养育二孩的经济支出方面,也呈现出家庭成员分享的趋势。当问及“您和配偶以外的其他人(比如双方父母)会分担养育第二个孩子的经济支出吗?”时,68.8%的市民表示“会”,31.2%表示“不会”。

最期盼“生育二孩特别经济津贴”

最为期盼的公共政策为,“生育二孩特别经济津贴”(57.8%)、“延长产假”和“保留生育妇女无薪职位”(均为31.7%)。相较2016年的结果,其排序相同,但选择比例则有了较大的下降。调查者分析,原因可能在于2017年市民的考虑更为深入,更加关注生育过程中的配套政策,如生育医疗服务、生育二孩经济上的抵扣等方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什么影响了国民的生育率?

  • 北京青年报 ·  · 

全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召开

  • 市卫计委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