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罕走廊里的人和事

新疆日报 2017/5/31 10:41:00

4月21日,护边员和排依克边防派出所民警一起升国旗。

新疆日报讯(记者巴莎·铁格斯 何进 陈蔷薇 约提克尔·尼加提摄影报道)4月21日,汽车驰骋在帕米尔高原,冰山、河谷、蓝天、白云从车窗边闪过。瓦罕走廊连接了中国、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记者的目的地是瓦罕走廊“第一村”——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达布达尔乡阿特加依里村。

走进走廊“第一村”

阿特加依里村坐落在兴都库什山脉北麓山坡上,汉语意为“牧马的草场”。喀拉乞库尔河清澈的冰山雪水从村边流过,哺育着世代居住在这里的牧民。村里常住人口112户411人,全部是柯尔克孜族。

靠近村口,停在路边的一辆上世纪60年代产的国产“嘎斯63”解放车吸引了我们的眼球。车主是艾力·吐尔迪别克,去年买了这辆卡车,维修好后他打算用它跑运输。喷着黑烟的老爷车,在他手里成了宝贝。一闲下来,他就开着这辆车在山谷里跑。“这辆车跑不远,只能在村子附近搞运输。”艾力说,山下有个矿厂老板喜欢收藏,想出几万元买他的车。他对价格不满意,“这可是古董,会越来越值钱的。”

每年的6月初,村民就开始进入瓦罕走廊两侧的夏牧场。村里大多数家庭都有摩托车或者汽车。近几年,随着“铁马”越来越多,几乎家家户户都养马的村子里很少能看到马了。

“一匹马吃掉的草,至少能养活五六只羊。”艾力告诉记者。前年,县里来的“访惠聚”驻村工作队把简易公路修到了海拔4500多米高的夏牧场,牧民们纷纷淘汰了马,用起了摩托车或汽车。

在城里上过学,见过世面之后,还愿意回到阿特加依里村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即便有些年轻人回来了,也不愿放羊,更多的是就地打工或者自己创业。我们在村里见到了阿依巧丽盼·巴依克,这个90后姑娘就是个特例。

5年前,阿依巧丽盼家里还没有通自来水,和其他村民一样,她只能去河里提水吃,牛羊吃喝拉撒,往往也在那条河中。“如今,大家都喝上了干净的自来水,户户都通了电。”阿依巧丽盼说。2016年,她从喀什艺术学校毕业后回到村里,负责妇女工作。

“我父亲是护边员,家里也有些牲畜,前些年家里情况不太好,一直是贫困户。”阿依巧丽盼告诉记者,这几年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了,父亲的护边补贴越来越高,政府给盖了安居富民房,送了扶贫牲畜。

“现在路也修到了牧区,村里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随着国家和自治区扶贫力度的加大,阿特加依里村明天会越来越好。”阿依巧丽盼说。

军民鱼水情

记者走进村子,看到这里比较显眼的建筑是幼儿园。“要不是武警新疆边防总队喀什边防支队排依克边防派出所帮助,村里的20多个孩子现在不可能在家门口学习,而是要到县城。”幼儿园负责人萨拉买提·库尔班巴依告诉记者。

“幼儿园还要扩建。”萨拉买提指着正在打地基的一块地。“今年9月在县城和附近乡镇陪孩子上幼儿园的牧民们都会回来,那时候孩子就有50多个了。”萨拉买提说。

57岁的柯尔克孜族牧民卡玛勒·由力达西家有10只羊、10头牦牛,其他的收入来源就是靠儿子吐尔洪的护边员补贴。

“我们家里条件不太好,每每家里有啥急事难事,都是派出所的孩子们出手相助。”女主人吐丽娜·卡地尔库里眼里含着泪水说,“他们帮助村民的事,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2010年,卡玛勒的女儿患了急性阑尾炎,是派出所的同志第一时间把孩子送到县城就医,还给卡玛勒留下了1000元钱;近两年卡玛勒家养殖收入低,每到冬天饲草不足,得知情况后,派出所的同志捐了2000元钱给卡玛勒作饲草费用;2015年村里拉电线,卡玛勒家的拉线费也是派出所的同志给资助的。有时派出所的同志去县城,还会给患有多年高血压的吐丽娜买药送到家里。

“今年3月,我的儿子结婚,派出所的孩子们都来参加了婚礼,婚礼热闹得很。”吐丽娜说。

“大妈说的这些事儿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爱民也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之一。在边境地区,其实我们跟村民是‘互助’关系。”排依克边防派出所所长艾力说。

有生命的界碑

从阿特加依里村再往里走几十公里,记者来到排依克边防派出所的一个执勤点。这里海拔有4100米,气温特别低,护边员卡米塔尔·肉孜克正在执勤点附近巡逻护边。

经过攀谈得知,卡米塔尔是一位有着17年护边史的老护边员,他的家离执勤点有100多公里。“这些年我们护边员的补贴涨得特别快,我2010年每月才有210元补贴,到2016年一下子就涨到1000元,2017年我的补贴又涨到了2600元。”卡米塔尔说,“做人要知道感恩,党和政府对我们这么重视,我们不能做丢人的事情。”

由于外面温度很低,卡米塔尔他们就把记者一行请进了帐篷。帐篷地面的红砖上,铺了薄薄一层毡子和铺盖。每个护边员都从家里带来自己的被褥、碗筷,甚至粮食。

“冬天这里雪很厚,巡边路段积雪厚度可达1米,有时巡边骑牦牛,遇到大雪,也只能牵着牦牛走。”30多岁的塔吉克族汉子比塔汗·乌拉木艾力跟记者说着巡边的艰辛。

“离家那么远,巡边这么累,为什么不在县城找个活干?”记者问比塔汗。“我家有150多只羊、40多头牦牛、5匹马,我们的草场也在这边。我们护边员守的是自己的家园,是自己国家的边境线,再苦再累我都会干下去。”比塔汗自豪地说。

边境线有多远,护边员就走多远。巡边、护边、守边,报告异常情况、可疑人员,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天气多变、地形复杂、状况不断,翻越五六千米的冰达坂是家常便饭,过雪山、趟冰河也习以为常。世代生活在边关,辖区哪儿有沟,哪儿有坎,哪儿有弯,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如今,护边员已成为边境线上一块块有生命的界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