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与环境的冲突:缺水的印度“硅谷”班加罗尔

网易科技报道 2017/5/5 10:01:25

导语:高科技与水资源短缺,这两个看似风马不相及的事情,但在印度班加罗尔却相遇了。在当地,由于水源之争而引发冲突的新闻也不时见于报端。班加罗尔或许是《世界是平的》笔下的全球化贸易的典范,但现状却更像是《疯狂的麦克斯》中的末日景象。

图片:担负起班加罗尔供水重任的私人油罐卡车

一.送水工的日常:光鲜与灰暗

曼珠纳特(Manjunath)是班加罗尔郊区的一名送水工,他神情阴郁的站在7立方米的油罐卡车上,等待着它灌满水。这些水来自于地下数百米的钻井。电泵从井中抽出水来,流到一个混凝土水池中。再用一根软管将水池中的水导入到油罐卡车中。水低沉得怒吼着流进卡车,就像雨水击打着屋顶的声音。

一旦油罐车装满了,曼珠纳特就会断开管子,钻进驾驶室。他开着车驾驶在怀特菲尔德街区新铺了焦油的马路上。他驶过一排尚无完成的、裸露着灰色水泥的建筑物,他还不得不常按喇叭驱散挡在路中的摩托车和行人。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这里成为甲骨文公司,戴尔、IBM、通用电气公司前哨基地,还有无数的IT公园,令人骄傲的闪闪发亮的Uber大厦被视为地标建筑。当人们都说班加罗尔是印度的硅谷时,其实就是在讨论怀特菲尔德街区。

但是从曼珠纳特的驾驶室向外看去,城市看起来就没那么光鲜,只是一个小小的,软弱无力的拥挤不堪的破地方。

在路上开了十五分钟后,曼珠纳特来到了以物美价廉著称的智能手机公司华为的后门。曼珠纳特找到从地上冒出来的金属水管,然后将油罐车上的管子与其相接,还随手捡起石头砸砸阀门,确保管道贴合紧密。然后他就打开水龙头,将油罐车上的水灌进华为公司的水库里。

这样的生活,他几乎每天都在重复。

二.缺水的班加罗尔:天灾与人祸

素有印度“硅谷”之称的班加罗尔是印度南部城市,卡纳塔克邦的首府,印度第三大城市,人口约850万人。位于德干高原,在海拔921米的丘陵脊顶上。气候温和宜人,最热月(5月)平均气温27 ℃,最冷月(12月)平均气温21 ℃。年降水量为924毫米。

但如今它面临着一个问题,即愈演愈烈的缺水问题。实际上在近几年,从美国西部,到几乎每个印度大都市,全球许多城市都面临着缺水问题。但这个问题在班加罗尔尤为突出。去年夏天,印度科学院的一位教授估计到2020年,这个城市就无法再适合人类居住。虽然后来他撤回了这项有着具体死亡期限的声明,但是班加罗尔给水排水委员会的一名官员P.N.Ravindra也赞同著名教授的观点。现实是,班加罗尔地下水已经近于用光了。

从2012年起,班加罗尔每一年都遭受干旱。去年卡纳塔克邦遇到了四十年来最低降水量。固然天灾让人心痛,但这并不是唯一原因。城市的快速发展,科技产业对用水的极大需求,才是危机的根本原因。这与全球城市发展模式相同,班加罗尔的人口从2001年的570万人,急剧增长到如今的1050万人口。估计到2020年,会有超过200万的IT人士涌进城市。

这些年来,班加罗尔的城市化急剧发展,但政府却忽略了快速发展地区的地下水网建设。城市到处都铺上了混凝土和沥青碎石,降水就无法再渗入地面。

班加罗尔曾以多湖而闻名,但如今它的湖泊数量从数百个急剧减少至81个。那些消失的湖泊被填湖造路,而残余的81个中,一半以上的湖泊还被下水道污染。

更多问题的是,市政供水系统不仅流速缓慢,还到处漏水。在先前已经建好水网、能够享受到相对可靠的市政供水的街区,44%的供水要么从老化的水管中渗漏出来、要么就被偷水者抽走。因此,即使城市管道提供服务的区域,夏季也面临着缺水。

而急剧上升的需求就引发了地下水的利用。自家拥有水井的人不断地向下挖井抽水,从而导致地下水位不断降低。在许多地方,地下水位已经从45到61米,下降到304米。

于是催生出像曼珠纳特这样的送水工,将水井中的水收集起来,然后像曼朱纳特这样开着油罐车来送水,分配到各个地方。据不完全统计,班加罗尔大约有1000到3000辆油罐车,每天运输着上千立方米的水。

三.末日景象:《疯狂的麦克斯》

这幅情景,不禁让人想起《疯狂的麦克斯》,电影中一小帮黑帮,他们的老大“不死乔”开着一队油罐车,随意控制着城市的水源。这番景象是否似曾熟悉?但人们又很难将班加罗尔这座国际化都市与这种可怕情形联系到一起。但另一方面,因为缺水而即将出现的无政府混乱状况,却似乎又无法避免。

随着全球变暖,城市快速发展,资源越发稀缺、难以均分,人们就会打破限制。不过在这幅末日情景之前,还有曼珠纳特这样的送水工,当他发现自己的油罐车已经空了,他就出发去另一个钻井来装满自己的油罐车,华为公司还不需担心自己没水用。

四.水井大亨与居民的无休争端

Iblur位于班加罗尔的东南区域外围。离怀特菲尔德街区14千米。十五年前,这里还只是一个小村庄,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城郊聚集体,满是当地居民自有的公寓,名字诸如Suncity的公寓,Sobha的公寓,这些公寓的出现能够容纳突然涌入的从事科技行业的成千上万的外来人员。但这些公寓所有者也不得不一直与水井大亨斗智斗勇。主要问题就是水价问题,这些拥有许多油罐车的大亨们形成企业联盟,操控价格。在2015年的时候,水价是51.68元/罐,但仅在六个月后,在当地霸商的干涉下,价格跃升至56.85元/罐。若有不服者,还有可能被报以暴力。

而如果公寓居民能够利用到补贴性民用系统,一辆油罐的水就仅需4.82元。为了存活下去,当地居民也想过自己挖井。但他们总共挖了22个钻井,而且深达274米,可依然一无所有。Iblur的居民还想过联系外地的供水商,定价为46.51元/罐,但是一旦对方得知是Iblur地区,就立刻取消了交易。

这都是因为畏惧当地水井大亨的黑暗势力。当地居民也提防被大亨报复,而不敢将实情向外人透漏。因为之前确实发生过流血事件。有人被打断过肋骨。当地政客和警察要么自己就拥有油罐车,要么吃了黑帮的回扣而对违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五.《世界是平的》,但却是有限的

班加罗尔现在的环境情况令人堪忧。但讽刺的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各大科技巨头如IBM和微软公司涌进班加罗尔,正是因为看中了它的优美环境。班加罗尔全年气候温和,降水充沛,但是因为坐落于高耸的山脊上,大部分降雨都立刻流向了下坡地,所以城市的水量并不充足。而从距离最近的主要河流,即南部85.3千米外的高韦里河取水,则任务艰巨又低效,并不是一个好方法。

但一代又一代的班加罗尔人高瞻远瞩地管理着水源,他们的举措就是挖湖。在16世纪,班加罗尔的创始人Kempe Gowda挖了第一个湖,以截留和储存雨水。之后的国王,甚至英国殖民者都孜孜不倦地挖湖。因此到了1986年,共有389个湖泊,星星点点散布在城市中。而且早在1895年,班加罗尔就利用蒸汽机抽水,十年之后,它又是印度第一个利用电力水泵抽水的城市。上世纪30年代,它是印度第一个装有水表的地区。

而当IT业大量涌入的时候,挖湖计划就被闲置了。在2004年,一本富有洞察力的书《世界是平的》问世,该书的作者纽约时报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就是受班加罗尔之行的启发。班加罗尔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城市变成了美国科技中心,便捷方便。是弗里德曼笔下快速发展的全球化的典范。但弗里德曼的构思未免过于乐观,他并没有考虑到限的自然资源等因素。

道路和科技公园侵占了湖泊土地,工厂将化学物和残渣倒入河流中。如今,班加罗尔最令人瞩目的景象并不是干净整洁的格子间里那许多软件工程师,而是城市中最大的湖泊——Bellandur。倒入Bellandur河流的有毒物质令人害怕,它会引起周期性的起火。湖面上燃起的灰褐色烟雾向Iblur居民区或IT办公室散去。

相关部门对自然资源的忽视,无可避免地导致资源稀缺,另一方面又遇到全球气候变化的大背景。而水井油罐车的出现或许表明了市场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是对班加罗尔失败的公共政策的回击。

但将希望寄托于黑帮,无异于饮鸩止渴。官商勾结,水井大亨甚至干涉选举,倒出一片乌烟瘴气。

六.水井大亨的自白

但接受了采访的水井大亨Thayappa,其至少拥有50多辆油罐车。他揭示了其不为人知的一面。他们作为原住居民,看到故土变成如今这幅情景,也是满心伤感。尽管对霸凌欺压居民、操控水价的职责予以否认,但是他也直言了当下的紧迫形势,班加罗尔逐渐变热,人们需要水。

而且据曼珠纳特的老板Bhaskar Gowda所称,从水井中挣的钱就像是水一样,轻薄易逝,轻易就从手中滑落下去。Gowda有三个油罐车,其中两个储水量为7立方米,第三个储水量为15.14立方米。当时购买这些油罐车的时候,每个贷款了72367到186086元,他为自己的水供应商付价20.68元,夏天一天断电好几次的时候付价为25.84元,而他卖的水则为51.69元。除此以外,他还雇了五个司机,而且保养这些油罐车是很花钱的,这些水会在油罐内渗透,很快就损坏了卡车。而且驾车在班加罗尔拥挤狭窄的车道也不是易事,而当他的年轻司机刮花了名牌车时,他还要花钱摆平这件事。据麻省理工学院的城市研究人员所统计过,这些油罐车的平均利润是每月2412元到3032元之间。而且顾客们是24小时召唤。毕竟缺水是大事。半夜收到要水的电话或者短信是常事,当司机们没空的时候,老板们还要自己亲自送水。

而且不可避免的是,运水的成本会越来越高,挖井越来越深,就遇到越多的岩石。在挖掘一开始的76米时,成本只要5.7元,而当挖掘到335米时,成本就急剧上升到46.5元。而这些成本最终都算到了普通民众头上。

七.绝境中的奋起:解决之道

其实解决之道也非常的简单。只要班加罗尔改变其现在的水管理方法。建筑物上建立收集雨水的装置,重复利用污水,去除水泥路面,恢复湖泊,这些举措就能够补给地下水位,让班加罗尔不再受缺水困扰。但是困难的是让这些改革坚持下去。毕竟早在2009年,班加罗尔就颁布法律要求建筑物收集再利用雨水,但反响平平。只有一半的建筑执行了。因为执法人员会接受受贿,法律就毫无效力可言。

但某种讽刺的事情是,如果政府继续放任水井大亨欺行霸市,水价一味提高,居民或许就会不堪其扰,主动在建筑物上安装雨水收集系统。这样一来,班加罗尔或许又能成为解决水源匮乏的榜样,如若不然,这座城市就只能眼睁睁地萎缩下去。更讽刺的是,本应该可以改善生活提高生活质量的IT业,似乎在班加罗尔带来的却是无穷困扰。

不尊重维护环境而构造的华丽城市,终是空中楼阁,岌岌可危。(王五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凉水井镇卫计惠民举措新

  • 湖南日报 ·  · 

水井坊 再度回归高端白酒

  • 北京晚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