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城”里的文化传承人

新疆日报 2017/5/5 12:31:00

4月20日,艾克拜尔·艾比力秀在教学员跳鹰舞。

新疆日报讯(记者巴莎·铁格斯 何进 陈蔷薇 约提克尔·尼加提摄影报道)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县城的街道中心耸立着一只展翅飞翔的雄鹰,文化中心广场上有鹰舞的雕塑,县宾馆的门楼上也有展翅欲飞的雄鹰铜雕塑。鹰,被塔吉克族人视为百兽之首,是忠诚、仁慈、勇敢、坚强和正义的象征。塔吉克族人自称为鹰的传人,鹰成为这个民族的力量之源。

偶遇“老鹰”

“女士,请登记一下。”经过县文化馆的安检门时,一位穿着专业保安服的塔吉克族男子叫住了记者。记者进楼想找人了解关于鹰舞传承的情况。不一会儿,那个“保安”推门进来了。记者以为他进错了门,文化馆工作人员却介绍说,他曾是专业舞蹈演员,跳了十年鹰舞。

印象中跳鹰舞的塔吉克族男子跟他完全不一样。艾克拜尔·艾比力秀看出了记者的疑惑,说:“我现在跳不动了,变成‘老鹰’了!”

今年39岁的艾克拜尔初中毕业后考入新疆艺术学院,学了3年舞蹈,毕业后在县文工团当专业舞蹈演员,如今改行做乐手。“父母对我当舞蹈演员不是很赞同,觉得跳舞挣不了几个钱,吃的是青春饭。”即便这样,艾克拜尔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理想。对他而言重要的不是跳舞,是领会鹰的精神。

“文工团里的专业舞蹈演员都会跳鹰舞吧?”当记者提这个问题时,艾克拜尔睁大双眼看着我,意思是“你开玩笑吧?”

“专业的舞蹈演员里会跳鹰舞的屈指可数,他们跳鹰舞比民间的还要复杂、难跳。比如这个动作……”艾克拜尔取下保安头盔、脱了保安服,上身短袖T桖、下身牛仔裤,边跳边向记者介绍舞蹈动作。

没有鹰笛,自己口头打着节拍,他一会儿腾挪跳跃,如雄鹰起步;一会儿屈腿舒臂,如搏击风云;一会儿弓腰倾身,如猎鹰扑食;一会儿引颈凝目,似仰天长啸。他的每一个舞蹈动作都让记者看到了雄鹰的身体语言。

塔吉克族人欣赏的是,无论多高的山峰,山鹰都自由翱翔,不惧高寒,不畏风雪,更不怕豺狼虎豹,想飞翔的时候就展开翅膀在天空中飘飞。

“我经常下乡,到村子里去看村民跳鹰舞,尤其在参加婚礼时,可以吸取很多舞蹈元素。也常常去高山,看鹰在天上飞,我就在地上模仿它的动作。”艾克拜尔说,这正好代表了塔吉克族人的理想:自由地在大山中驰骋跳跃,不知疲倦地在高原上畅游,一切苦难都对他们无可奈何。

鹰舞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要想跳好它却非一日之功。“十几年前县文工团里唯一能跳鹰舞的是玉克萨克,也是舞蹈导演。他跳了近十年,后来他在团内培养跳鹰舞的人,我没被选中,但是每次他教徒弟的时候我都偷偷学、模仿。”细心的艾克拜尔带着对民族文化的崇敬,慢慢学会了整套舞蹈动作。这花去了他近3年时间。后来,他成了文工团里最权威的鹰舞者,一跳就是十年。

“在这样的高原上,舞蹈演员过了40岁就跳不动了。我现在变成‘老鹰’了,可还是想教出更多的‘鹰’!”艾克拜尔感慨道。

心灵手巧的姐妹

漫步在塔什库尔干街头,随处可见戴吐马克的塔吉克族男子、戴库勒塔帽的塔吉克族女子。

现在塔吉克族人衣着时髦,男子身着西装、夹克、衬衣,不少年轻小伙子还喜欢穿刚性十足的迷彩服。女子着装更是追随时尚,套装、短裙、长靴,而长裙装则以中老年妇女为主。

塔吉克族人的帽子是如此重要,它已成为代表民族特征的标志。塔吉克族女人们,用一双巧手,把虔诚缝进吐马克里,绣在夏依达依上。

古丽尼沙·依斯拉木汗,一个温柔的塔吉克族女人,她是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塔吉克民族服饰》的代表性传承人。

记者的到来,打断了屋里姐妹俩一边寒暄、一边缝制民族服饰的兴致。43岁的姐姐巴那甫夏是古丽尼沙的徒弟,正在做塔吉克族女士的帽子——库勒塔。她给记者介绍:“圆形、高筒、平顶是塔吉克族人帽子的基本样式。男士吐马克从顶到帽檐上方,有七道红丝线绣的圆圈似太阳的光轮。女帽式样简洁,由一个圆形的托儿(冒顶)和宽约六厘米的热克(帽檐)组成,库勒塔要比夏依达依多一个拉夫(毛后围),戴在头上,似一轮满月。”

古丽尼沙忙着自己的活儿,飞针走线。记者问她没有图案怎么绣“在这儿!”她手指指自己的脑袋。原来是盲绣!那要记住多少花样啊!一顶库勒塔,一个熟练的绣工也需要将近二十天的时间才能完成。

“塔吉克族女人都会做帽子,但是婚礼等重要场合戴的帽子,还是会找我们订做。”古丽尼沙说,塔吉克族女子结婚时的服饰,从头到脚的一身,订做要花去近2.7万元,一般只要定了婚事就要提前订做。“订做一身,几代人都可以穿戴。”古丽尼沙看着记者惊讶的表情解释。

巴那甫夏拉过妹妹古丽尼沙的手让记者看,手指间很多地方都有茧,有些地方被针刺伤,有些地方被磨出血。

“我妹妹很厉害,除了我还有7个徒弟。妹妹还经常去中小学教孩子们制作简单的塔吉克族饰品。”巴那甫夏一脸自豪。

“收入呢?”记者问。“每年靠制作服饰可以挣4万元左右,我们还有种地、放牧的收入。还有自治区发的传承经费。”古丽尼沙说。

在古丽尼沙家镜子前,记者试了不少夏依达依,有一种很僵硬的感觉。后来,古丽尼沙把一顶库勒塔戴到自己头上,显得合适而熨帖。塔吉克族人的帽子和他们有种水乳交融、彼此不分的和谐与完美。

吐热木的选择

“塔吉达尔手工专业合作社”的店铺就在县城的步行街。店里顾客很多,有县城的老主顾,有内地的游客,还有国外顾客的订单。

记者走进店铺,观赏模特头上精致的库里塔时,店主吐热木·库孜买买提上前用一口流利的汉语介绍:“塔吉克民族服饰,尤其是婚礼礼服,价格不菲,原因就在这些纯手工制作的各种首饰和衣挂上。”

吐热木从展示台拿出一串串银饰,有缀着40多根小银链的“斯里斯拉”,有鬓角两边帽檐挂的“古西瓦尔”。“古西瓦尔”由挂在帽檐的银钩和银钩下的饰吊组成,饰吊是一个嵌着红珊瑚的圆形银片,银片连着中空半圆银球。

塔吉克族人对帽子上的挂饰很是讲究,说的记者都晕了。既有未婚戴的,又有婚后戴的,年长的和年轻的又不一样。仅脖子上戴的项圈就有好几种。“恰斯卡尔”是里面制作最复杂、最精细的,也是最美的。因为是新娘戴的,而且婚后要求戴一年。就连制作最简单的“都瓦热克”这种项圈的圈饰都是由5道红珊瑚夹黑白珠子串起来,在正中间连着一个大椭圆形银片,上面刻着花纹嵌着红珊瑚。

吐热木这位95后青年的客户遍布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塔什库尔干有三家跟他一样经营塔吉克首饰的店铺,唯独他是塔吉克族人制作塔吉克首饰。

吐热木在喀什上完高中后决定去拜当地有名的手工制作首饰的匠人为师,可人家对徒弟要求很严格,不随意收徒。吐热木在他那里缠了好几个月才让这位匠人心软,一教就是三年。“我除了会来样加工制作外,还自己设计。现在我什么样子的首饰都会加工。”吐热木说。

比吐热木还大一岁的巴合提亚尔,是吐热木一年前收的徒弟。巴合提亚尔告诉记者:“我想学会这门手艺,除了可以挣钱,更重要的是可以传承民族文化。”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