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骨髓 谷歌Facebook的未来愿景还是基于广告

网易科技报道 2017/5/5 16:30:44

网易科技讯5月5日消息,彭博社撰文指出,谷歌和Facebook的理想主义未来都是建立在广告业务的基础之上。两家科技巨头均想要改变世界,但首先它们希望你多点击其平台上的广告。如今不少来自这两家公司或者同类公司的早期工程师选择离开这种广告工作,转而去做不一样的事情。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人力资本的不当使用”

2011年,年轻的计算机科学家杰夫·哈默巴赫(Jeff Hammerbacher)在解释自己为什么决定离开Facebook(放手小发横财的机会)转而去创业时说出了一番颇为深刻的话。“我这一代中最聪明的那些人都在思考如何吸引人们点击广告,”他说,“这太说不过去了。”

哈默巴赫认为,众多全世界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涌向硅谷到Facebook、谷歌等公司谋取职位,或许是人力资本的一种不当使用。当然,这些公司提供了不少非常有意思的工作,但很多都是围绕核心的广告业务而展开的。那些聪明绝顶的人都将精力投注在一个分外平庸的目标上:将其他人留在他们的网站上,以便提高我们在上面点击肠道易激综合症广告的概率。

哈梅巴赫这番直率的评论之所以留存下来,是因为它直指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一个如今的重要性比2011年时还要显著的观点。谷歌和Facebook在历史上可谓独一无二,迄今为止没有别的公司像它们那样。它们是科技与广告的混合体——这是奇怪的组合,但却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影响力。它们均致力于打造工具来让我们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如通讯、做生意、建立和维系人际关系、学习、四处旅游、休闲放松等等。它们在做所有的这一切的同时,完完全全依靠广告收入来维持运营。从来没有广告公司能够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产生如此广泛的影响。明年,它们的影响力还将进一步增强。

谷歌和Facebook均起源于简单有用的主意。谷歌打造了一个小小的搜索框,让人们能够以空前快速的速度在网络上寻找所需的信息。Facebook则从寻找有吸引力的大学新生的渠道变成了便利的公共剪贴簿网站。

雄心壮志

这些开端现在来看似乎很愚蠢。如今,谷歌投资发展无人驾驶汽车、电视剧、机器人和无处不在的智能手机系统,甚至寻求找到长生不老的秘诀。该公司更名为Alphabet来体现旗下项目组合的广泛性。它最大的成就或许是打造了人工智能软件,该软件很有机会大大改变人类物种的未来。Facebook也斥巨资展开AI研究。它的工具用来研究全球数以亿计的人是如何获取消息的。它的算法被证明能够推动历史往不同的方向发展。接下来,Facebook将投入数十亿美元来开发虚拟现实技术,寄望该类技术将成为给人类塑造全新世界的主导力量。

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雄心壮志远不止于此。他最近撰写公开信,将Facebook(以及他自己)定位为全球社区的管理员。该信件篇幅接近6000个单词,充斥着各种套话,不过扎克伯格也足够明确地说明他的想法。“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在线上线下帮助我们集合在一起,以及使得我们能够建立超越物理位置界限的全新社区,强化现有的社区。”他写道。他还补充道,“前方的路径就是,认识到全球社区需要社会基础设施来确保我们免遭全球各地的威胁的侵害,认识到我们的社区在防止灾害、帮助度过危机和展开重建工作上处在独特的位置。确保全球社区的安全是我们的使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我们对我们未来进展的估量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去年,谷歌实现营收902亿美元,Facebook录得营收276亿美元——二者的收入都主要来自广告业务。两家公司合占数字广告市场大约65%的规模,共同贡献该市场90%的增长。未来几年预计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广告预算从电视和印刷媒介转向在线媒介,这意味着谷歌和Facebook将获得更多的收入,它们的双头垄断地位将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高利润企业对于科技行业和整个经济来说向来都很高产。AT&T雄厚的财力给我们带来了发明晶体管和激光的贝尔实验室(Bell Labs)。施乐公司(Xerox)的复印机催生了施乐帕克研究中心(Xerox PARC),后者创造了时下诸多的计算基础设施。追随它们步伐的则有IBM、惠普、Sun Microsystems等公司的实验室。这些公司的根本动力在于,打造更好的、其它企业和消费者会购买的产品。谷歌和Facebook跟这些创新企业颇为相似,但它们的动机和信念则没那么好了解。

这些公司均声称很在乎人们的福祉。谷歌的口号是“不作恶”,Facebook则想要将全人类锁定在一个二进制的安全网当中。不过,两家公司说到底都是一种算法世界观的奴隶。它们的文化立足于利用效率低下的现象,控制人类的互动。“我不觉得历史上还有类似的计算机能够对人类实施高速的数据科学的案例。”广告科技公司Rocket Fuel前CEO乔治·约翰(George John)指出,“这有些不公平。你拥有这些涵盖上十亿人的行为活动的天量级数据库。计算机无从区分是非,但能够变得非常高效。”

广告本身是否有害不好判定。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是一股强大的文化力量。它们促进消费和社会的进步,说服我们购买了某样东西之后我们将会变得更好。过去,我们的广告是通过报纸、广播电台和电视来传播。你提供注意力,广告推送方就给你带来免费的娱乐内容。如今,广告无时无刻都在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屏幕上追随着人们,它们不再像过往那么“哑巴”了。它们成了根据你所做的一切事情给你精准推送的东西。

前所未见的影响力

“谷歌、Facebook和其它的数据巨头所拥有的影响力要比以往的注意力商户大得多,我想它们真正的业务并不是贩卖注意力。”历史学家、《人类上帝:未来简史》(Homo Deus: 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作者尤瓦尔·诺阿·哈拉里(Yuval Noah Harari)表示,“相反,通过获得我们的注意力,它们成功积累到海量有关我们的数据,这些数据比任何广告都更具价值。从潜力角度来看,这种数据或许能够让它们入侵人类,打造强大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而掌控我们的生活。”

谷歌和Facebook均在追求崇高的理想,均有着雄心壮志。但它们有发明才能的一面和它们的核心业务的动机之间仍然存在裂缝。谷歌或许想要找到起死回生之术,Facebook或许想要给现实世界带来精彩的虚拟现实。只不过,一直以来,这两家公司都很想要确保你尽可能多地在线上,确保它们的算法尽可能多地了解你,进而能够给你销售更多的东西。这是工程师第一次上升到对我们的未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的位置。“技术宅以前从来都没有像这样的影响力。”哈拉里说道,“总的来说,我觉得,人类由技术宅来掌控比由像成吉思汗、拿破仑那样的人来掌控要好得多。不过技术宅拥有很大的影响力本身也会带来威胁。”

正如哈拉里所说的,扎克伯格呼吁打造某种全球社区或许是对的,Facebook或许也是打造这样的社区的最佳人选。“从本质上说,我们所有的重大问题都是全球性的:全球变暖,全球不平等,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颠覆性技术的兴起。”他说,“我认为,如果人类无法在二十一世纪建立起真正的全球社区,那我们将会走向史无前例的灾难。”

问题在于,扎克伯格是否希望人们离开他们的电脑在现实世界中聚集在一起,又或者那只是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的表面文章。“我想,Facebook有兴趣帮助打造全球社区,而不是一味想着多赚钱,是好事情。”哈拉里指出,“但如果Facebook真有心那么做,那它或许将必须得改变它现有的商业模式。要是你忙于销售广告,你是无法将人类聚合在一块的。”

来自谷歌、Facebook和同类公司的诸多早期工程师都有意识地从广告中介领域转到新的领域。哈默巴赫过去几年致力于寻找癌症的治疗方法。与哈默巴赫共同创造“数据科学家”一词的DJ Patil离开硅谷,成为美国前一届政府的首席数据科学家。“奥巴马总统让我去利用数据来聚焦精准医疗保健技术和利用数据改进大众的医疗保健服务。”DJ Patil说道,“据我观察,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在尽可能快速地逃离出吸引人们点击广告的行业,转而去利用新兴技术做不一样的事情。”(乐邦)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