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米“悬崖天路”,老支书和10个村民的惊世之作

重庆晨报 2017/5/5 18:45:34

老支书12.png

位于半山腰的悬崖天路

云雾缭绕下的大山海拔1500米,一面犹如刀削般的峭壁上,硬生生的被凿出了一条“悬崖天路”,左侧是不见谷底的绝壁深渊。

深渊、悬崖、天路,这两天,一组“悬崖天路”的照片让大山深处的开州区满月乡双坪村走红。

这条“悬崖天路”架起了双坪村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村民不再饱受每年4个月大雪封山之苦,这条路也成为了脱贫攻坚的致富路。这背后是老支书凌瑞元带领十名村民,用“掉了一层皮”的劲头硬生生凿出来的心路。

A 决策

老支书组织村民修路

老支书1.png

老支书凌瑞元

双坪村位于开州城区以北90多公里的大山深处,海拔近1500米,崇山峻岭、四面临崖。以往村民想要进出村庄,只能靠仅有的3条沿山势修建的羊肠小道通行,不通公路成为阻碍双坪村发展的最大障碍。

在基层工作42年的凌瑞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时任双坪村村支书的他,决定在悬崖峭壁上为双坪村修一条通往外界的公路。

绝壁行走三小时出村

“走了一辈子的盘山小路,总想着能够亲眼看看公路通进村里。”凌瑞元的想法也是当时大多数双坪村村民的愿望。

四面环崖,几乎是建立在悬崖峭壁之上的村庄,要想修通公路,谈何容易。

村民们进出村庄通常有三条修建在悬崖峭壁上的盘山小道可以选择:明岩口,顺着几乎成80度的陡坡直降近800米下山,一面是悬崖峭壁,另一名则是几百米高的悬崖,最为险要的两处山崖,只能用两架木梯做为临时通道;蔡家崖,道路更加崎岖,道路几乎与地面垂直;黑龙门,虽没有前两条道路的惊险,但路程却要绕上不少。

老支书3.png

过去村民进出山的小路

“祖祖辈辈都行走在这样险峻的山路上,谁不想有条宽敞、平坦的道路?”虽然道路险峻,但每天经过明岩口进出村庄的村民仍然不少,腿劲好的年轻人一趟走下来要花近3个小时,稍微上点年纪的人花费的时间更长,人身安全也难以得到保障。

凌瑞元常常望着锋利如刀的悬崖峭壁发神,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在绝壁上修出一条公路来。因为地势太过险要时有发生的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更坚定了他修路的决心。

每年四个月大雪封山

“既然决定要修路,就一定要修好。”1999年初,凌瑞元向村民们表达了修路的想法,要在悬崖峭壁上凿出一条出山的公路。村里不少人觉得他疯了,要在悬崖峭壁上凿出一条道路,无异于白日梦。

常年在悬崖峭壁上的小路上行走,谁不想有一条直通家门口的公路?即使觉得是白日梦,还是有不少村民愿意跟着凌瑞元一块干。

老支书4.png

过去村民进出山的小路,有些地方用木梯连接

侯陆贵1990年嫁到双坪村,为了将嫁妆运上垂直海拔近800米落差的双坪村,她只得花钱雇人帮忙。“100斤货物10块钱,背着百斤的货物要走上三四个小时。”侯陆贵说,正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听说凌瑞元要修公路,一家人当即表示同意。

过去村民进出山的小路,险要处用木板当护栏

在凌瑞元的努力下,他的修路设想得到越来越多村民的支持,但看着一天天变凉的天气,凌瑞元却忧心忡忡:每年11月至次年2月,双坪村都会面临大雪封山的情况,这四个月内双坪村几乎就是一座“孤岛”,公路修建必须尽早开工。

“曾经有村民腊月期间突发疾病,但雪有小腿这么深,根本出不去。”凌瑞元回忆,当时村里仅有一位赤脚医生,如果有村民在冬天不幸身患重症,那就无异于只能在家等死……

B 修路

十名汉子绝壁上凿出天路

修路,面临的是资金和道路线路问题。

凌瑞元回忆,资金的问题由村民们集资解决,村民人均出资1500元,这在当时对于不少村民来说算得上是“巨款”;公路的修建涉及村里三个村民小组,大家都想公路能够离自己更近,如何规划线路也成为一道难题。

不管公路如何规划,其中有一段都必须要在悬崖峭壁上凿岩修路。1999年10月,横穿陡峭的山崖公路定址明岩口,一场修路“大战”拉开帷幕。

老支书5.png

过去村民进出山的小路,险象环生

一台设备进场抬了7天

要在悬崖峭壁上硬凿出一条路来,怎么修?凌瑞元找到了有工程修建经验的凌发全,由他组织人手负责明岩口悬崖峭壁上凿路修公路。

“要是放在现在,也许修建这样一条公路也没那么难,可当时为了修这条路,真的是让人脱了一层皮。”凌发全组织起十个人的工程队,他们每个人都有修路的经验。

开凿悬崖的工作还没开始,凌发全一道人就遇到了不小的难题:工程机械需要运送到施工现场,庞大且沉重的施工设备如何通过险峻的小路搬运?“能拆的机械,都拆分成小块进行搬运。”凌发全介绍,涉及的机械包括风压机、凿岩机、水冷机等多项设备,光将这些设备运上山就花费了不少时间。

“风压机有1000多斤中,又占地势,十几个人整整抬了7天。”凌发全说,将机器运送上山,就像蚂蚁搬家一样,而稍不注意就会连人带机器摔下悬崖。

与此同时,小部分村民却因为公路的选址问题而临时变卦,公路的规划离家太远让他们难以接受。在一次生产队大会上,几名村民当着满月乡时任党委书记邢继畴的面对凌瑞元提出批评,几次试图反驳的他都被邢继畴劝下:“一定要顶住压力。”


参与修路的凌发全,在公路崖壁上找到当年开凿的炮眼

C 坚持

吃住工地一年凿通“天路”

施工设备全部运上山,在明岩口的绝壁上开凿公路的工作正式开始。

“需要开凿的悬崖全长595米,用雷管进行爆破。”凌发全介绍,10名村民分工明确,分成两班倒,夜以继日地在悬崖峭壁上进行施工工作。悬崖上无法立足,就从山顶放下绳子绑在人的腰间,人悬在半空一点点地在悬崖上凿洞;担心影响工期,就在施工现场搭起工棚,十个人吃住都在悬崖上。

悬崖天路方便了村民和游客的进出

绝壁凿路,每一处都充满未知和危险。2000年3月中旬,几个工人正在对一处刚刚爆破的岩壁进行出渣作业,突然上方的岩石整块松动滑落,“轰”地一声砸在离人仅3米远的地方,岩石夹带着砂石和泥土坠入几百米高的悬崖下,所幸崩塌的岩石并未造成人员伤亡……

4月初,工人黄维德在检查一处哑炮的时候,哑炮突然在距离其不到10米远的地方爆炸,满天的尘土和碎石四散飞溅。当时所有人都吓出一身冷汗,但好在当时黄维德在爆炸点的侧面,这才逃过一劫。

日复一日不停歇的凿路,10名村民终于在2000年10月将这条595米的悬崖天路打通,虽然这一年来受尽艰辛,但路每向前凿一米,双坪村人通路的梦想就更近了一步。

悬崖天路方便了村民和游客的进出

D 变化

带动乡村旅游助力扶贫工作

路终于通了,双坪村的居民欢呼雀跃,多年以来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双坪村彻底告别了不通公路的历史。

村里的特产运得出去,外面的物资能够运进来,双坪村的村民摆脱了靠天吃饭的命运,越来越多的村民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

悬崖天路方便了村民和游客的进出

“老支书凌瑞元在公路建成后便退休,但没有他,这条公路的通车时间也许会晚不少。”双坪村村支书凌发坤讲出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修路过程中由于资金匮乏,凌瑞元在腊月三十的晚上赶到双坪村定点帮扶单位,希望对方能够提供资金帮他们渡过难关,并当场落泪,“为了修这条路,他赌上了自己的后半生。”

悬崖天路方便了村民和游客的进出

2011年,通过当地政府出资、社会资金筹集等方式,“悬崖天路”实现了道路硬化,双坪村的乡村特色旅游也火热发展起来。依托当地明显的立体气候、优美的自然风光、丰富的人文传说等独特的资源,开发出悬崖天路、石林、神龙洞等旅游资源。

仅在2015-2017年,双坪村实施住房搬迁115户412人,新增乡村旅游错车道120处,新修人行便道2公里,为高山贫困户添置环保生活设施设备设(回风炉)721个。

当地还结合资源发展起以黄莲、厚朴等中药材为主的种植基地8000多亩,农村家庭农场4家,发展星级农家乐2家。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傅柃畅 摄影 甘侠义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