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学生11岁起接管家庭 高中起带失明的妈妈上学

红网 2017/5/6 18:05:36


5月5日,中南大学铁道校区梅岭村,吴步晨和妈妈在房里聊天。妈妈眼睛看不 见,平时就听收音机。图/记者 辜鹏博

红网长沙5月6日讯 从中南大学铁道校区的梅岭村走到土木工程学院的世纪楼,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吴步晨每天要走很多次。

两头都有他最在乎的,一头是妈妈,另一头是学业。

吴步晨是中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的大四学生。这个男孩出生于1995年,老家在安徽巢湖市,2013年进入中南大学读书。

11岁起爸爸离家,他和妈妈相依为命,高中起就带着双眼失明的妈妈上学,他背负了远超他年龄应承担的压力。不过,这个男孩坚持了下来。

他的懂事高中起就带着妈妈读书

2006年,母亲许春华身患脑膜瘤,手术费用让吴步晨家一贫如洗,父亲留下一句“我出去打工挣钱”之后,再没有回来。

由于脑膜瘤长时间压迫视神经,母亲的双目逐渐失明,随后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不能种菜、不能做饭,甚至连牙膏都不能挤。11岁开始,又有11年过去,吴步晨成了这个两口之家的主要支撑。从高中开始,吴步晨在哪里读书,他就带着母亲走到哪。

“大一下学期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带着妈妈在学校读书。”黄龙威是吴步晨的同班同学。他说,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位同学的家庭条件比别人差一点,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个在黄龙威眼里阳光乐观的同学,实际上远比他了解的还有“故事”。吴步晨已照顾母亲多年,2013年,吴步晨来长沙时,就带上了年近五十的母亲许春华。

大学前两年,吴步晨在中南大学南校区就读时,带着母亲在学校附近一间十多平米的地下室生活。吴步晨想让母亲的生活过得更好一些,就不停地做兼职,有段时间同时接了好几份家教。

他的一天 马不停蹄的生活

2016年开始,吴步晨从中南大学南校区搬到了铁道校区。学校得知了他的情况,给他们母子免费提供了一套位于梅岭村的周转房。

这套小房子30多平米,没有什么家具,但许春华已十分满足,这比前两年的地下室强多了。卧室十多平米,妈妈睡床上,吴步晨就睡在旁边的硬沙发上。

吴步晨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和母亲吃完早餐再去上课,晚上再去做家教。

吴步晨平时要去上课,为了方便母亲生活,他就沿墙拉了条绳子,母亲要喝水、上厕所,都可以摸着绳子走。

母亲不能看电视,吴步晨就买了台收音机,充一晚电,能让妈妈听一天广播。

他的目标 赚钱给妈妈治好眼睛

“我记得有一天下大雨,他做完兼职回来,身上打湿了,往床上一躺说:妈妈,我心累。”许春华说,她当时没忍住哭了。

还有一个多月,吴步晨就要毕业了。他曾立下两个目标:赚钱给母亲治眼睛、保研。现在,他已被保送至哈尔滨工业大学读研。他说,现在还有另一个目标要去完成,那就是给妈妈治好眼睛。

母亲的视神经受损,右眼完全失明,仅剩左眼还有一点光感。吴步晨联系了北京的医院,打算给母亲做眼睛局部注射以恢复左眼视神经,一个疗程需要1.5万元。他要通过兼职把钱赚够。

母亲不能看电影,吴步晨打算毕业前带她去听一次相声,他已经买好了两张价值60元的VIP票,等毕业答辩结束之后就带母亲去听。

“我跟他说,孩子,生在这个家里是你的不幸……”许春华说,她亏欠孩子太多。但孩子跟她说:“妈妈,没关系,你给了我生命,我就要回报你。”

在长沙的四年“陪读”即将结束,2017年暑假,吴步晨又将带着母亲北上,和她一起去哈尔滨生活。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