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川藏线“魔鬼路段” 雪山信使 28年的孤独与坚守

华西都市报 2017/5/7 6:06:00

其美多吉驾驶邮车行驶在雀儿山狭窄险峻的山路上。周兵摄

其美多吉出班前与妻子道别。周兵摄

其美多吉出班前为新邮车清理积雪。 周兵摄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刘秋凤

/人物名片

其美多吉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邮政分公司邮运驾驶组组长,从事康定-德格长途邮运驾驶工作,至今已有28年。康定-德格邮路平均海拔3500米,每趟出车都要翻越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

入选了交通运输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办的“2016年感动交通十大人物”。

距离成都800公里的雀儿山,藏语意为“雄鹰飞不过的地方”,海拔6168米,公路海拔5050米,终年氧气含量只有平原地区的60%,年平均气温零下18摄氏度,最低气温零下40摄氏度。

雀儿山被喻为“川藏第一险”、川藏线“魔鬼路段”,稍不留神就是万丈深渊。

在这里有8名信使,每天驾车翻越,用执着铺开一条畅通的邮路。

54岁的其美多吉是8名勇士的队长,他话不多,一开口总离不了他的邮车。他右脸颊上刀疤特别明显,约5厘米长,这是他在运送邮件途中,与歹徒搏斗时留下的。

近日,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邮政分公司邮运驾驶组组长其美多吉,入选了交通运输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办的“2016年感动交通十大人物”,他是四川唯一的入选者。在北京领奖后,回到成都的第一时间,他接受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的专访。

明年,其美多吉要退休了。未来,随着雀儿山隧道的通车,人们也将不用再翻越雀儿山最危险的雪崩和泥石流地段,几小时的风雪路将缩短至10分钟,“川藏第一险”也将成为一段精彩的记忆。

载誉归来>>

到家第一件事,先去看车装邮件

4月12日,其美多吉从甘孜县搭客车到康定,第二天转到成都。从高原下来,其美多吉到成都后就开始醉氧,这个身高1米85的大个子,笑称自己晕晕乎乎,站着都能睡着。4月22日,他从成都乘飞机去了北京,参加2016年“感动交通年度人物”颁奖。

5月3日下午6点,其美多吉从成都回到甘孜县。正值饭点,他没有先回家看妻子和最疼爱的孙儿,而是直接奔向单位,看他心爱的邮车。“前几天,折多山下大雪封山4天,现在邮件已经堆起了。”其美多吉说,几万个包裹,他的团队一共只有8个人,他得去帮把手。稍作整顿,5月5日早上7点,其美多吉又驾驶着他的邮车,从甘孜县出发,开始他翻山越岭的征程。在行驶208公里后,他于当晚6点过到达德格。第二天早上7点,他又开始从德格往回走,下午3点半到达甘孜县。

一封封信件,一个个包裹,连接起世界,其美多吉和他的邮车就是中间的纽带坚守28年>>

边开车边唱歌,跨越“川藏第一险”

从成都市出发,途经雅安、甘孜,到达西藏拉萨,这就是全国一级干线汽车邮路——川藏邮路。从1954年12月川藏公路开通至今,川藏邮路已经整整延续了63年。

翻越4962米的“康巴第一关”折多山、海拔4100米的罗锅梁子,到海拔5050米的“川藏第一险”雀儿山垭口……这不是一条普通的邮路,而是川藏邮路最危险的一段。在这条路上,其美多吉和他的团队用生命护送邮件,迄今已有28个年头。

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份苦差事,但其美多吉却乐在其中。

其美多吉爱邮车是出了名的。他有个绰号叫做“小亚东”(亚东是一名藏族歌手),其美多吉扎着一个马尾辫,看起来特别有范儿,他喜欢一边开车一边唱亚东的歌。

“我爱这邮车,从小就爱。”1982年,其美多吉在当地一家工厂当后勤工人。其间,他自学了驾照,由于车技好,在当地小有名气。直到1989年,他终于开上了梦寐以求的邮车。

8名信使>>

最小年龄24岁,平均年龄40岁

翻越雀儿山,遇险是常事。40岁的易晓勇是车队成员之一,他最近一次遇险是4月28日。

当天早上7点,40岁的易晓勇驾驶邮车从德格返回甘孜。4月雪松,雀儿山容易发生雪崩。在这条路上跑了13年的易晓勇经验丰富,他的眼睛密切关注着雪山的动态。

上午9点,他开到了雀儿山的半山腰。突然,他看到前方山上的雪好像在动。他赶紧把车先停下来,打开应急灯,提醒后车注意车距和安全。果然不出所料,就在他前方30米,雪一下子就垮了下来。这堆雪有10多米宽,4米多高。在这条路上,车被雪埋不是最可怕的。路只有4米宽,路边就是悬崖,车被雪推下悬崖,就是车毁人亡。要通路,只有找推土机。半山腰没有手机信号,易晓勇需要步行约7公里,去寻求帮助。两个小时后,易晓勇终于找到了推土机。下午5点,路通了,晚上10点,他才到达甘孜。全年无休>>

最怕过年出车,路上太孤独

其美多吉的车队负责1条主邮线和3条支线。

“不管下冰雹还是下大雪,只要没有封路,我们就要送包裹。”其美多吉说,以前发往藏区的包裹少,他们还能轮上休息,现在藏族同胞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上了网购。包裹多了,其美多吉他们很难轮上休息,经常连轴转。

一年之中,他们最怕的是过年行车。“过春节,路上没有车,一辆邮车孤零零地,万一出现危险,只能一个人扛。”易晓勇说,春节是其他人家里其乐融融的时刻,却是他们家里最牵挂和提心吊胆的时刻。

“过年时,邮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太孤独了。”其美多吉也最怕过年,这些年来,他对自己的车技很自信,但他不怕风雪,就怕一个人过年开邮车。漫漫白雪路,路上一辆车也没有。想着其他人和家人吃团圆饭的温暖场景,孤寂油然而生。

/对话

“雀儿山上,邮车都是领头车”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雪崩断路,你一个人去找援救,不害怕路上遇到危险吗?

易晓勇:没办法啊,大家要回家嘛。总要有人去找救援,我们的邮车排在第一位,又是这一路上最有经验的司机,我们去最合适。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这条路这么危险,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

其美多吉:家人的确很担心我,我中间也想过换一份工作,但我真的就是热爱开车,特别是邮车。我觉得这就是我热爱的事业,而且我很相信我的驾驶技术。

易晓勇:在别人眼里,这里很危险,但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习惯了。我的家人都生活在高原上,如今,我的生活也在这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你觉得,你们这八个人有没有一些共同的特质?

其美多吉:我们都热爱这份事业,这是肯定的。在雀儿山上,邮车都是领头车,我们会感觉大家对我们的信任。/特写

最担心

冬天易打滑,春天易雪崩

5月,正是春末夏初。蓉城被阳光覆盖,满眼皆是郁郁葱葱。而800里以外的雀儿山却是另外一番风景,春雪肆意地下,山头白雪皑皑。

在这一路上,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也最怕春雪。“春雪最容易发生雪崩。”其美多吉告诉记者,春雪从3月一直下到6月,春天的温度不够低,雪松软,容易导致雪崩。冬天气温低,雪全部凝固成冰,人站在路面都会滑到,车更容易打滑。他曾亲眼看见一名40多岁的外地人摔倒在冰面上,当场休克。七八月份下冰雹,如果忘记带防滑链,也很危险。

最惊心

路遇歹徒袭击,身受重伤

“我们这行有个规矩,人在车在,人绝不离开邮车。”其美多吉说。

2012年9月4日晚上9点,其美多吉清晰记得那天,飘着毛毛雨。他在执行一次临时任务时,在雅安市天全县境内遇到一群歹徒,他身上多处被砍伤,倒在邮车旁。

其美多吉被抢救脱离生命危险后,脸上留下一个长长的刀疤。由于大腿受伤无法站立,其美多吉坐了三个多月的轮椅,心情抑郁的他开始经常发火,要不然就是不说话。经过一年的康复治疗,一身伤痛的其美多吉才得以重新开上邮车,重新踏上邮路。

最热心

为小车带路,28年未出事故

在这条雪线邮路上,其美多吉是一名热心人。

在雀儿山下的草原,放牛的孩子隔老远看到他的邮车,就朝他奔跑挥手。雀儿山路段每10公里就有一班养路工人,每班大概有七八个工人。以前没有网络支付,其美多吉就帮这些工人带工资回家。现在,他还在帮工人们带生活用品,二两肉、一把青菜、一把牙刷……他们也因此感情深厚。

大雪路面结冰,道路旁是万丈悬崖,在这条普通司机看来是“生命禁区”的险路上,其美多吉28年从未出过事故。

“邮车来了没?邮车来了,我们再走。”在雀儿山上,不少社会车辆知道,邮车司机技术好,最靠得住。邮车经常走在车辆的最前面带路。在他去北京的前几天,雀儿山下大雪,外地车辆不敢过。他把邮车停在旁边,一辆一辆车帮外地人开车。这种帮助他人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