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边缘的青春:帮一个孩子,就是帮一个家庭

中国青年网 2017/5/7 7:38:00

编者按 :“青年兴则民族兴,青年强则国家强。”在这个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的时代,有志青年只争朝夕。《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开启青年事业发展新篇章,时值“五四”青年节,中国青年网特别推出“初心如虹随党赤 青春似火逐梦燃”系列报道,展现青年的力量、青春的思潮,讲述新时代青年在各自领域追梦未来的故事。

“初心如虹随党赤 青春似火逐梦燃”系列报道④

中国青年网北京5月7日电 (记者 曾繁华)“‘鲲鹏’的女社工遇到问题青少年时,当然也有顾虑。”福州市台江团区委书记陈云帆对中国青少年网记者说,“外出时,我们一定要求两名社工结伴出去。”

跟记者提到“鲲鹏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时,一路指导其创立发展至今的陈云帆习惯用“我们”来概括。

鲲鹏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是共青团福州市委指导、共青团台江区委主管的非营利、专业化社会工作服务机构。鲲鹏的青少年社工们通过深入社区、学校和家庭,从就业指导、就学辅导、亲子辅导、心理辅导、行为矫正、素质拓展等方面服务青少年,尤其注重服务边缘青少年。

“他们更需要社工的帮扶,以便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鲲鹏中心执行主任石业源说,“帮一个孩子,就是帮一个家庭。”

鲲鹏青少年事务服务中心的社工们。图片由该中心提供。

不忘初心

“当年创立‘鲲鹏’时,前任团委书记,我的老领导就跟我说:小陈哪,咱们是在做善事啊。”陈云帆笑着对中国青少年网记者说。

老领导当年给她灌“鸡汤”,也是因为草创时期困难太多,亟需打气。勉励也好,套路也罢。一路走到今日,陈云帆为鲲鹏中心感到骄傲。

通过“心航向边缘青少年正向转化项目”,打通公检法司等部门共同联动,鲲鹏中心迄今已帮扶了900 多个家庭,1023名边缘、涉案、行为偏差青少年走出困境,回归正常的学习生活轨道。

通过“青春同期声项目”,鲲鹏中心在青春期性教育、性安全方面服务青少年、家长、讲师及同伴教员5000多人次,并牵头成立了福州市青春期性教育服务联盟。

其他“兴未来”“校园零欺凌”等项目,通过嵌入学校与社区,在校园欺凌、学校社工、社区环保等多方面发力,从家庭、学校、社区等多个维度服务青少年。

9年以来,鲲鹏中心先后荣获福建省新长征突击队、第八届福建青少年五四奖章(集体)、全国巾帼文明岗、福建共青团关爱农民工子女志愿服务行动优秀志愿服务团、先进基层党组织等荣誉。

用爱感化生命

鲲鹏中心的社工擅长用多样有趣的形式去“感化”“引导”和“言传身教”。

“最近正在跟他们学习‘王者荣耀’,不知道会不会上瘾……”石业源自嘲地笑着,“我们会经常带着志愿者和服务转化较好的青少年去娱乐场所做外展,主动认识一些混迹在那儿的孩子,为了拉近距离,会结合他们的爱好,去跟他们交朋友。”

鲲鹏中心服务总监,社会工作师蔡标兵则曾通过钓鱼、唱歌、街舞、调酒等诸多方式方法走进青少年的内心。

例如,17岁的小林(化名),就是因与隔壁班同学发生矛盾,怒气难消,后纠集了社会上的一群“朋友”持钢管、砍刀拦截殴打同学致其受伤。小林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九个月。后来,小林被司法所转介到鲲鹏中心进行社区矫正。

“一开始,小林对我们很抵触,根本不跟我们沟通。”蔡标兵从小林的QQ空间等渠道发现他很喜欢钓鱼,就从请小林教自己钓鱼入手,逐步成为小林的朋友。“后来跟他一起唱歌,带他到福利院去做志愿者,让他了解自己的价值。慢慢撕去他涉案、失足少年的标签。同时给他介绍了许多志愿者朋友,帮他建立正向的朋友圈。”

蔡标兵们当然从没奢望过帮扶过程一帆风顺。一天,小林的妈妈打来电话,说看见小林带着钢管出门,好像又约架了。蔡标兵赶紧联系小林,对一群“武装青少年”挨个劝解,终于制止了一次聚众斗殴。

用心灵影响心灵

鲲鹏中心守护青少年,陈云帆守护鲲鹏中心。

“台江团区委非常注意保护鲲鹏中心的专业性与独立性。社工有专业的理念和专业的手法,我要让他们按照专业的方向走。”陈云帆说,“既然是全省第一家专业的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就必须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有差别优势的亮点。”

“台江区不少外来务工人士,他们的孩子许多在小时候留守老家,小学阶段才接过来跟父母同住,亲子关系基础本来就不是很好。”石业源介绍,孩子们长达进入青春期期望有更多独立自主的空间,家长忙于工作,对孩子关心、教育、沟通引导不足。许多孩子流连于网吧、迪厅等娱乐场所,很令人担心。

“社工们最头疼的是,有的孩子被送来,自己又走了。”陈云帆说,“我们也曾遇到过转化不了的孩子——直接失联,压根儿就不理你了。”

孩子们有时会和家人闹翻,一时冲动赌气离家。社工担心孩子们去“投靠”社会上的“朋友”,因此在社区站安排了折叠床,取名“中途之家”。遇到这样临时突发的状况,孩子们至少还可以来找社工帮忙,社工也可以第一时间做危机介入。

陈云帆对中国青少年网记者表示,一些边缘青少年“团伙化”的情况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有的青少年站在那儿,看到路过的第一个人就打,都没有理由。”石业源谈起“暴打路人甲”、“网络通缉令”(帮我打某人、打了算我的)的类似事件,颇感焦虑。这种追求“同伴认可”和感觉“古惑仔很酷、迷妹很多”的想法和行为可能让青少年置身于危险的境地。

“社工们有时也会彷徨困惑,有的问题我也没遇到过。”陈云帆感慨,“帮他们处理好以后,回头我自己还得消化一下。又要不断给社工们鼓劲打气。”

对于老领导的勉励,陈云帆早已理解了另一层涵义——行善不易,但前景光明;任重道远,更充满希望。

在引领青少年健康发展、开拓创新社工事业的路上,鲲鹏中心的青年社工们永不止步。

“初心如虹随党赤 青春似火逐梦燃”系列报道①

揭秘百年清华载物不息的“创”字诀

“初心如虹随党赤 青春似火逐梦燃”系列报道②

胡鞍钢详解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 释疑“青年如何看中国”

“初心如虹随党赤 青春似火逐梦燃”系列报道③

新青年遇上古老文物:这是一场中国文化在考古中的穿越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