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第五共和会被抛弃?选民弃权率高 游行或成常态

澎湃新闻网 2017/5/7 9:08:00

勒庞、马克龙

原标题:法国大选|第五共和会被抛弃吗:选民弃权率高,游行或成常态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还有不到24小时就要尘埃落定了,从目前来看,大选结果基本没有太大悬念,特别是5月3日政治辩论中勒庞出人意料的糟糕表现,让马克龙当选新任法国总统几乎已成定局。但是法国总统选举结束并不意味着新政府的成立,政府的组成要在6月立法选举之后才会确定。

选民对传统政治和领导人的不满,使得今年总统大选的弃权率又有了上升趋势,而民众对政治选举的抵触情绪和立法议会选举的不确定性,又增加了街头抗议游行的可能性,我们把第二轮总统选举投票后有可能出现的街头抗议称为“第三轮投票”。

大选弃权率节节高

本次大选的一个特点是不断上升的弃权率。弃权是指享有选举权或表决权的人员自愿放弃权力。它所传递出的信息可以是被动地对公共生活的冷漠,也可以是主动地表示对现有政策不满的积极政治举动。从法律意义上来讲,除了间接选举的大选民之外,法国普通民众并不会在选举中被迫强制投票,但是选民在选举中是否选择投票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选举结果的合法性。

这也是为什么法国最近会讨论白票和错票的问题,因为这两种投票方式在选举中被统计与否,直接关系当选者的合法性大小以及选民意愿是否能充分表达。白票指的是选民在投票当天向投票箱中投入一张空信封或者未写有候选人姓名的选票,主要是为了表达对所有候选人都不满意。错票指的是选民将选票撕毁或者另选名单上没有的人。 有时错票的投票意图难以琢磨,可能投票人误以为自己投了有效票,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错票也是故意而为,以示对候选人和政策的不满。

2014年2月21日法案确立了选举中白票的地位,它与错票分开统计,然而与之前相同的是,白票依然不会被计入有效票当中。参加今年大选的不少总统候选人都提到了要改革这一现状,11位中有6位支持承认白票的效力,因为白票不是单纯的弃权,选民承担了公民义务来到投票站投票,他表达的政治意愿——拒绝接受任何候选人——也理应得到承认和尊重。承认白票的效力可以降低弃权率,同时也使得当选者的合法性得到更多的真实反映。以2012年总统大选第二轮为例,在当前计票规则下,奥朗德获51.6%的选票当选总统,但是如果将白票也算入有效票当中,他将只得到48.6%的选民支持,并未超过半数,总统权力的合法性也会相应减弱。

与近几年其他性质的选举相比,总统大选的弃权率是较低的,可以看出法国民众对决定国家命运的大选的重视。但是纵观1958年以来整个总统大选投票弃权率的趋势,可以发现选民参与的热情还是不断下降。近三次的总统选举弃权率从2007年首轮的16.2%升至2012年首轮的20.5%,而今年已经达到22.2%。十年之内,弃权率上升了6个百分点。

选民为什么不投票

今年的弃权率和白票数将创造新高。这一变化反应了法国政坛变化引发的选民选择。从选民群体整体来讲,弃权主要可以划分为主动和被动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首先,总有一部分人对政治不感兴趣或是认为自己的选票无所谓,他们可以被称为被动选民。 这部分选民可能声称要过周末、度假或者外出,如果他们要投票的话将会牺牲自己休息的权利,他们认为参与集体行动所支付的个人成本过高,所以选择弃权。这类选民每次选举都会出现,而且难以受大选局势左右,他们不是希望通过弃权表达某种政治意愿,而是根本就不想做出政治选择,这是公民责任意识、政治热情下降、个人主义昌盛的集中体现。

另外,大部分弃权选民都是主动的,他们希望借此表达对政治选举或政党候选人的抗议。 他们认为选举不会改变自己目前的状况,频繁的选举也让法国选民感到厌倦,而且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的候选人对失业率居高不下、公共债务深陷泥潭、经济停滞、安全局势恶化这些问题都拿不出像样的对策。这些不利因素都与政党间的勾心斗角、政客争权夺利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使民众对政治丧失信心,产生“不管谁当选结果都是一样坏”的想法,于是选择了干脆不表态。

再者,今年大选的竞选活动没有把重心放到政策议题的讨论上,而是聚焦某些候选人的个人问题,比如菲永的政治丑闻等,选民对政治人物的好感度降至新低。 总统大选这样严肃关键的政治程序正在成为一场跌宕起伏的“情景剧”,选民自然失望至极。可以说,马克龙今年大选中打出的“非左非右”策略,正是看透了选民对于传统左右派系政治操作的厌倦,而且第一轮大选结束后,第五共和国历史上两大传统政党——社会党和共和党均无缘第二轮,这也充分体现了选民对于变革的需求。

选举的弃权现象又与选民社会阶层、受教育程度关联密切,不同社会阶层选民的参与度差距越来越大。今年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的结果显示:在富有、受教育程度高的巴黎玛莱街区的投票率为85.3%,而在巴黎圣丹尼的街区只有65.2%。同样,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局的选举参与调查表明,某些类别的选民几乎不会弃权,比如2012年第一轮选举中65-70岁、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退休人员投票率高达98%,而未获得学位的18-24岁工人在同一次选举中的参与度仅为67%。年龄、学业完成情况、所属阶层是影响选民政治参与的重要因素。

从投弃权票的选民类型特点可以看出,更多受到富裕阶层支持的马克龙是弃权现象的受益者,而如果受教育程度低的年轻人更多地参加选举,梅朗雄的得票率则会有很大提高。梅朗雄要求统计白票,原因之一,就是要看看他的号召力有多大。“既不要民族主义(勒庞),也不要资本主义(马克龙)(Ni patrie, ni patron,有人把它翻译为不要祖国,不要老板)”的口号在第二轮选举造势过程中四处可见,某种意义上就是要梅朗雄的支持者投白票。

正因为相信在民众中的实际支持率,梅朗雄的支持者喊出“第三轮投票”在街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弃权率过高时,选举产生的领导者的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这时积极弃权选民所代表的抗议声音就会在街头的游行示威中得以显现。5月7日总统大选结束后,街头游行必定会出现,这也会成为法国大选中与投票率相关联的第二个特点。

“第六共和”呼之欲出?

有着抗议传统的法国,一旦有不同意见,上街游行司空见惯,街头抗议在法国数量繁多。可见,政治权力不仅仅来源于投票箱,还来源于街头的意见表达。

梅朗雄虽然在总统竞选中无缘第二轮,可是他在第一轮中拿到了近20%的选票,是中下层劳动者的代表,是激进左翼政党的领导人,拥有强大的群众动员能力。可以说,在今年局势波诡云谲的立法议会选举中,梅朗雄完全可能通过组织大规模的街头抗议运动,发出声音,向当选总统施压,在议会党派联合参选的过程中取得更多的谈判筹码。他带领的“不屈的法兰西”政治运动希望改变以往立法选举向总统大选结果看齐的状况,在国民议会中谋得执政党的地位,或者至少在决定法国未来五年发展方向的议会中取得相当的话语权。 当然,这还需要继续观察梅朗雄对民众的发动情况,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大选后大规模的群众示威游行恐怕在所难免。

从目前情况来看,选民的心态还是异常复杂的。笔者在法国各地走访过程中就发现了不少选民的矛盾心理。很多人对马克龙和勒庞都持反对态度,认为勒庞是“法西斯”,马克龙是“大资本家”,呼吁投白票以表达不满。但是同时,也有部分选民认为应该给马克龙投票,他们虽然不支持两位进入第二轮的候选人,但是他们认为必须两害相权取其轻,需要一个共同阵线,给马克龙投票以阻挡勒庞上位。

总统大选5月7日晚上就有结果,马克龙应该能够成功当选。然而法国的麻烦远远没有结束。过高的弃权率和白票只是问题的开始。法国民主程序的合理性将受到空前的质疑,那时候街头的抗议若此起彼伏,政府任何改革的措施都会难以施行。“第三轮投票”出现在法国的街头,抗议的声音将会直接影响到政府行动的方向,公共权力究竟是来源于投票站还是来源于街头?这个问题恐怕法国人也难以回答。

最后,笔者认为不确定性是今年法国总统大选最显著的特征。无论结果如何,第二轮投票中可以预见的高弃权率实际上揭示了法国民主政治生活遇到的困境,选民对现存的选举、政党体制以及总统候选人的厌倦恐怕只会继续加深,这是“第六共和”的声音不断加强的一个原因,民众上街示威游行也会成为选举过后一个时间段内的常态。虽然第五共和的政治体制彻底的改观暂时还是不现实的,不过法国的政治生态确实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左右翼交替执政的政治传统已经打破,一张新的面孔是否会给法国政坛注入新的活力? 我们拭目以待。

(肖云上,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教授;梁宝文,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硕士研究生)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