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摆摆 | 战时重庆故事•衣着篇:衣服振一振,虱子能过秤!光头很时髦

腾讯网 2017/5/7 9:59:48

小时候上历史课,都晓得1940年代中国抗战进入最困难时期,中共根据地异常艰苦。常常见到电视剧里头的国军,用美式装备,喝美国威士忌,衣冠楚楚,皮鞋也擦得蹭亮蹭亮的……历史完全如此吗?今天小编就从战时重庆,官民的衣着摆起,带大家探寻那个年代的“时尚风向标”!


战时的重庆,因纺织工业遭到重创,外援通道又极不畅,衣物的获取亦是异常艰难。冯玉祥见其女儿“弗矜穿我的大小袄,有些不雅,想给她买一件黑外套,随便找了一件要800元钱,我们穿不起,还是不买吧。”(《冯玉祥日记》第5册,1940年12月17日)

战时重庆的一处布料市场..jpeg

图:战时重庆的一处布料市场

据浦薛凤回忆,当时公教人员十之八九来自外省,千里万里辗转流亡,只能携带少许衣服,起初一二年尚不感觉困难,至三四年后,新者已旧,旧者已破,破者已补,补者已捉襟见肘。且亦有因生活困难,早将可售之衣出售,及欲添衣而“一月薪金尚购不到一套旧西装。”帽子也成了奢侈品,“予自己所戴呢帽,即是油腻发光。化成则冬夏光头,笑称时髦。”浦托人从安南代购回薄大衣一件,“幸重庆冬不严寒,尚可勉强支持。皮鞋则因为朝晚步行,特别消耗,所以破旧不堪。”若不幸为空袭所炸,则更是连破旧衣物也无力再添置。“总而言之,战时重庆之一般公教人员,以言衣服,不特极不整齐,亦且近于褴褛。”(《太虚空里一游尘:浦薛凤回忆录(中)》)

战时重庆弄民的服饰_meitu_1.jpg

图:抗战时期在重庆生活的人们的穿着

在国民党高级职员中,王子壮应属老老实实、奉公守法之辈,他的生活过得格外辛苦。他在日记中回忆道:“因物价日昂,布匹尤甚,普通上涨十倍以上,全家人甚多,收入至感不敷……余之收入,上月因捐扣较少,达九百元,在公务员中亦为收入较高,以人多物贵,痛苦至此。其他一般普通之公务员在生活上,必更感重大之威胁也。”。(《王子壮日记》第6册,1940年5月6日)

为缓解公教人员的生活压力,国民政府也力图采取了一些措施,低价供应的日用必需品:布匹,男子每年限购二丈四尺,女子限购一丈八尺。煤每人每月拟限购五十斤。油每月限一斤半,盐每月限十一两。(《公务员福音 可得平价日用品》,《大公报》,1942年2月20日) 但物价上涨得太厉害,这些措施终究只能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QQ截图20170518122040_副本..png

图:抗战时期在重庆工作的官兵

上海交大学生潘君拯自上海至重庆八千余里跋涉,一路所见,“沿途很少穿新衣的。布匹极端困难,连阴丹士林都算奢侈品,要课重税。沿途大中城市的纺织厂都叫鬼子占了”。“当时全国有几百万将士在抗日,解决他们的被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潘君拯:《从孤岛到陪都——— 抗战时期流亡学生的回忆》,《近代史资料》总117号。)

战时重庆的难民_meitu_1.jpg

图:抗战时期在重庆的难民

而中国士兵则根本吃不饱,穿不暖:“今日余汉谋司令自粤来,对蒋先生言,前线士兵只能日食一粥一饭。予闻之不胜震骇。”(《王世杰日记》第2册,1940年7月7日)从宜昌前方回来的张公干对冯玉祥谈“士兵生活太苦,衣服问题,冬天少棉,夏天缺单,一件衣服,往往数月不换,衣上的虱子振一振几乎要盖地,晚上铺盖全是稻草……吃的呢,是带糠的大米,盐都得不到,菜更不足谈。”(《冯玉祥日记》第5册,1940年4月24日)

以国民政府军上述生活状况和精神状况,在作战中常常处于下风,甚至后来大批大批转投中共,一教育、一诉苦就可以调转枪口,就是很容易理解的了。同时也反映出,官兵生活得不好,决不是小事,它足以撼动军政大局。


来源:“重庆微发布”综合腾讯网、爱历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