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御医"陈卉丽

新华社 2017/5/7 15:38:00

新华社重庆5月7日电 题:“石头御医”陈卉丽

新华社记者 赵小帅、周文冲

在狭小的石刻修复空间中,陈卉丽拿着手术刀正在对文物石刻进行修复,她紧紧盯着石刻,小心翼翼地用手术刀和钳子一点一点打磨,偶尔还需要对石刻注射“药剂”,就这样,一天有时需要站立七八个小时。

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是中国晚期石窟艺术的典范之作,但是,在与重庆地区高温高湿这一“天敌”对抗一千多年后,大足石刻进入了高速风化期,多数造像都“病害缠身”,开凿于南宋时期的代表作品千手观音造像更是患上34种病害。

2008年国家文物局将千手观音列为全国石质文物保护一号工程,作为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护工程中心主任的陈卉丽成了大家口中“非上不可”的“石头御医”。

“做我们这行,除了专业技能,还需要有超强的耐心、坚强的毅力和高度的责任心。”从事文物修复工作已有22年的陈卉丽说。

刚开始,在风化石质加固中,常常需要对文物“打针”注射加固剂,但“药剂”的选择让陈卉丽费了不少工夫。

北方地区常用的加固剂不适应高温高湿环境,为了找到最佳的加固剂,陈卉丽和同事们从2008年到2010年,用了整整3年时间,从10多种材料中,提取不同比例剂量,在崖壁上反复进行修复实验。最终配比产生了最适应千手观音造像环境需要的浓度3%加固剂,确保了千手观音石质胎体的安全性和稳定性。

除了内部加固的严苛要求,陈卉丽对石刻的外观修复也面临挑战。比如修复一个弯曲180度食指,要先在残缺的手指上钻小眼,再把经处理成180度的竹签插入做支撑,然后用砂浆补型出原型手指再打磨光滑,每根手指至少要花5天才能完成。

千手观音共有830只手,残缺440处,许多手指都需要技术人员加固补型10次以上,而作为国内现存最大的千手观音石刻造像,830只手“病症”各不相同。为了“对症下药”,陈卉丽和同事们填写调查表1032张、约35000个数据,手绘病害图297张,病害矢量图335幅,拍摄现状照片1300余张,而她个人还独立完成千手观音造像80只手、20件法器的修复方案编制、本体修复和修复技术报告编写。

从2008年到2015年,在近8年的时间里,陈卉丽和她的同事们每天都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面对石壁,嗅着刺鼻的材料味,粘得一身尘土,或站、或蹲、或躺,一个姿势就是一整天……因为文物保护环境的限制,修复空间不能使用空调和火炉,陈卉丽和同事们不得不克服冻疮、蚊虫叮咬、化学试剂过敏等身体上的折磨。

2015年6月13日,历时近8年的“一号工程”终于完工,千手观音保护工程被评为“全国优秀文物保护利用工程”,“当看到修复好的千手观音金光再现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们所有的付出都是非常值得的。”陈卉丽说。

如今,陈卉丽几乎每天都会带领她的队员们跋山涉水,到各个文物保护点,实施保护修复工作。在她看来,文物修复工作,守得住寂寞,才能练得好功夫。“一个成功的文物修复师是可以用内心与文物对话的,文物并不是毫无生命的石头,每当看见它们时,都仿佛听见它们在倾诉。”陈卉丽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雨后初霁“大足蓝”

雨后初霁“大足蓝”

  • 大足网 ·  · 
油研系列品种在大足区品种展示示范中表现不凡

油研系列品种在大足区品种展示示范中表现不凡

  • 重庆市农业技术推广总站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