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掌故| “东方麦加城”缔造者

今日合川网 2017/5/7 20:15:33

QQ截图20170507201749.png

七百多年前,一对兄弟缔造了神奇堡垒钓鱼城。

七百多年前,合州城东的钓鱼山顶上曾矗立着一对兄弟,他们手握图纸,心怀沟壑,指点着匠人们选址、垒砖、砌水泥、弹墨线……他们不是合州人,却对抗元战争中对合州乃至整个巴蜀的战局起了先瞻性影响。他们就是冉琎、冉璞兄弟,神奇堡垒钓鱼城的设计者。

一门双杰 美名远播

085700307bda17bcd4f80c.jpg

明崇祯年间,贵州人程生云曾写过一首七律《怀冉琎冉璞兄弟》,其中有这样两句:“一门并产双南金,文武才名耀古今。”这冉家二兄弟究竟是怎样的人才?又为何会想到在陡峭的山壁之上建一座城池呢?

冉琎、冉璞于南宋末年出生于贵州绥阳,“琎”字意为“石之似玉者”,“璞”字意为“玉未琢”或“玉未治者”。成为玉璧似的人才,显然是父母对他们的希冀,这个美好愿望毫无疑问得到了实现。

根据冉氏族谱记载,冉琎、冉璞兄弟的先祖是周文王第十子冉季载,孔门五冉之一的冉雍也是他们的祖先。显然,冉氏宗族以儒业传家,是个不折不扣的书香世家。如今有一副冉姓宗祠通用联:“圣门五贤士,蜀郡两郎官。”指的就是以冉雍为代表的孔子七十二贤弟子中的五冉,以及冉琎、冉璞兄弟。

在兄弟俩的老家,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冉琎三岁就死了母亲。一年后,父亲娶了后母,不久,同父异母的弟弟冉璞降生了。后母是个很贤德的人,照顾冉琎胜过亲生儿子冉璞。家里有好吃的,先满足冉琎。冬天,把家种的棉花给冉琎做棉衣,用野棉花给冉璞做棉衣。

一天,冉母带着两个儿子逃避土匪的追赶。为了走得快一点,她把九岁的冉琎背在背上,却牵着四岁的冉璞。孩子跑得慢,最终仍是被土匪追上了。土匪正要杀人劫财,大刀却在空中停住,原来他发现这个妇人把小孩子牵着走,却背着大孩子,感到十分奇怪。冉母解释了两个孩子的情况后,土匪竟被感动,给了冉母一根红布条,让她挂在家门口。红布条是土匪内部的记号,自从有了它,冉家再没有受到土匪的搔扰。

传说虽美,其实与事实是有出入的。据《渝黔冉氏族谱》载,冉琎与冉璞的年龄只相差两岁,不是五岁,而且俩人出身不错,家里有条件供两个孩子受良好教育,不致于要时常躲避土匪侵袭。冉氏兄弟少年时代求学于播州学堂,兄弟俩敏于事而寡于言。年纪稍长就携手遍游蜀川名胜,关隘重镇,目睹了南宋王朝弊政和官场腐败,便隐居山林,闲时互相砥砺,钻研行营列阵之法。当时播州的土司久闻这对兄弟的大名,多次邀请他们出山辅佐治政,二人都坚决推辞。

余玠识才 兄弟献计

085700307bda17bcd4f80d.jpg

“余玠雅能资妙略”,也是程生云《怀冉琎冉璞兄弟》中的诗句,记述的是“二冉”向余玠献钓鱼城之策这件事。

播州官府多次召冉家兄弟去做官,他们都没有答应,是因为深感腐败的官场并不能为天下带来什么改变。后来,四川安抚制置使余玠为抗击蒙元军队的进攻,设了招贤馆广纳天下贤才,俩人听闻余玠的贤名,便前往投靠。

在四川,余玠以上宾之礼待冉氏兄弟。可让余玠坐不住的是,这俩人在招贤馆住了几个月,并从没提出过什么高明的建议。余玠思前想后,打算设宴打发二人离去,席间,在座的宾客都高谈阔论,唯独冉氏兄弟不言不语,只顾吃喝。余玠又想,可能这兄弟俩确实不是凡人,只是在看我对待人才的礼数如何。

第二天,余玠安排“二冉”搬到一处幽静的别馆居住,兄弟俩仍然没多言语,只成天坐在地上,用白垩石画山川城池。过了十多天,他们去见了余玠,屏退了左右,才开口道:“我们想出了一个小小的计策,不敢与众人的意见相同。我们觉得现在守蜀的大计,在于迁徙合州城。”

“二冉”说:“蜀口形胜莫过于钓鱼山,如果把合州城迁到那里,并任用有才能的人驻守,积蓄粮食、弹药,胜过十万大军,巴蜀之地就守住了。”余玠大喜,道:“就知道你们不是一般的人,你们的谋略,我不敢归功于自己。”也不跟他的手下讨论,就将此事秘密奏报给朝廷,请朝廷封“二冉”官职。很快,冉琎被封为承事郎(正八品),代理合州知州(五品),冉璞被封为承务郎(从八品),代理合州通判(从五品)。官职小,实权大,迁合州城的事,这下就全听“二冉”调遣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合州府上下知道这项计划,都竭力反对,以为难以实现。余玠怒斥下属,告诉他们钓鱼城筑成蜀地就可依以久安,如果发挥不了作用,自己愿担一切责任。后来,“二冉”就筑成了青居、大获、钓鱼、云顶、天生等十余座城池,星罗棋布,都是缘着山势筑起来的,成为好几个郡的治所。余玠在城池里屯兵聚粮,为守住蜀川做好完全准备,又移金戎于大获、蜀口,移沔戎于青居,兴戎先驻合州旧城,后移守钓鱼城,作为嘉陵江、渠江、涪江等内水防线;移利戎于云顶,作为岷江、沱江、金沙江等外水防线。内外水防控网络就此一一形成。

坚城莫摧 筑不能守

085700307bda17bcd4f80e.jpg

钓鱼城的主体工程,是总长8公里的内外两道城墙。它凭借300多米高度的悬崖绝壁,以土红色的条石垒砌而成。墙高15米,石砌的跑马道可容三马并行或五人并进。城墙靠外一侧,是高两米的垛口。垛上有瞭望台,垛下有方形射洞用以杀敌。城墙上还有墩台和炮台。整座城墙,由护国门、奇胜门、西门、新东门等8道坚固的城门联接而成。此外,还修造了栈道、暗道、帅府、军营、校场、点将台、水军码头、火药制造作坊,以及14处天池、92口水井、两道排水暗沟等军事和生活设施。南北各建了一条延至江中的一字城墙,江边筑设水师码头,布有战船。

从钓鱼城始建的公元1243年到1279年王立献降钓鱼城的36年中,不可一世的蒙古军队向钓鱼城发动了200多次进攻,却被险峻的城墙拒之门外,丢下了包括统帅汪德臣在内的80余位蒙军将帅的尸体。余玠将“西通嘉定,东引夔府;上临剑阁,下负重庆”的钓鱼城作为四川抗战的前线指挥中心,亲自坐镇指挥,以不足5万之兵与蒙古军展开攻防战,取得了一系列奇迹般的胜利。

蒙哥汗八年(1258年),盛怒之下的蒙哥大汗御驾亲征,爆发了古今中外著名的钓鱼城保卫战。

085700307bda17bcd4f80f.jpg

公元1258年,蒙哥大汗统兵4万,号称10万,分兵三路进攻四川,十二月底已攻陷川西北54个州、府,进抵武胜山,准备攻合州。1259年正月,蒙哥汗仗着兵强马壮,不听军师避开坚城的的建议,决定强攻钓鱼城。二月二日,蒙哥汗率军渡过鸡爪滩(今钓鱼城东北鸡心石),驻于石子山上,三日,蒙哥督军攻钓鱼城,七日攻一字城墙,九日攻镇西门,竟然都没有攻下来。战事拖到三月,蒙军进攻东新门、奇胜门、镇西门、小堡,又遭失败。四月二十二日,蒙军偷袭护国门没有得逞,攻破城北出奇门至嘉陵江一侧的一字城,很快又被王坚夺回。到了七月,蒙哥汗忧愤交加,决定决一死战,令士兵筑起土台,插上桅竿,派人爬上去窥视城中动静,被宋军以石炮猛击,台毁桅断。蒙哥汗猝不及防,当场被飞石击中,身负重伤。

倍觉羞辱、伤痛发作的蒙哥,遂于重庆金剑山温汤峡辞世。蒙军宣告失败而北归。蒙古大军号称不可战胜的“上帝之鞭”,在不起眼的钓鱼城中,被打破了神话。

钓鱼城的坚守一守就是36年,然而缔造钓鱼城的干将们,却没能陪它走到最后。1252年10月,蒙军汪德臣、火鲁赤部进抵嘉定,余玠调集蜀中精锐将其击退,晋升为兵部尚书,仍驻四川。但到了第二年,朝廷反战派谢方叔任左相,诬告余玠“擅专大权,不知事君之礼”,宋理宗即刻召余玠还朝。愤懑成疾的余玠,于1253年7月服毒自尽。

随着余玠的自尽,冉琎、冉璞也受到株连,当年他们就辞官卸袍,返回老家贵州绥阳。冉琎于1258年病逝,享年60岁。冉璞在1260年因闻钓鱼城大捷,狂喜而卒,同样享年60岁。

085700307bda17bcd4f810.jpg

钓鱼城内的忠义祠,明代始建时原只供奉祀王坚和张珏二人。清乾隆二十年,合州知州王采珍重建,加入了余玠、冉琎、冉璞的牌位。光绪七年,遵义人华国英任合州知州,题写了一幅对联:“持竿以钓中原,二三臣尽瘁鞠躬,只拼得蒙哥一命;酾酒而浇故垒,十万军披肝沥胆,竟不从王立二心。”

如今站在钓鱼城的万仞云崖上,环顾旧时壁垒,昔日的血火与擂鼓都杳无踪迹,唯有脚下悠悠奔腾的江水,倒映着历史长河中代代付出、生生不息的伟大的名字。

(今日合川网)

原标题:“东方麦加城”缔造者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