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数学家吴文俊院士逝世

北京晨报 2017/5/8 2:08:00

5月7日7时21分,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著名数学家吴文俊院士在北京病逝,享年98岁。

吴文俊曾凭借在拓扑学上的杰出成就,与华罗庚、钱学森一起获得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世纪之交,吴文俊曾捧得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吴老的一生已经成为科学界的传奇。

遗体告别仪式周四举行

据吴文俊治丧办公室介绍,吴老此次住院是因在家中不慎摔倒,脑出血入院治疗。4月初入院后,身体一度恢复良好,但进入5月又恶化。4月11日,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去医院看望他时,病情已经趋于平稳。他的主治医生还笑称:“爷爷很可爱,也很配合治疗。”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昨天发布讣告称,吴文俊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定于5月11日上午10时30分在八宝山殡仪馆东厅举行。

讣告介绍说,吴文俊1919年5月12日出生于上海。194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47年赴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留学,1949年获得法国国家博士学位,随后在法国国家科学中心任研究员。新中国成立后,吴文俊于1951年回国,先后在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数学所、中国科学院系统所、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任职。

引起“拓扑学的地震”

吴文俊谈笑风生,性格开朗。可他从少年时代起,多年来一直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甚至可以整天不说一句话。当时,那个沉默的人却有着别人所不及的数学天资。

吴文俊先生的青少年时代是在抗战的炮火中度过的。1940年,他从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到处奔波才在郊区的中学找到一个职位。抗战胜利后,吴先生结识了陈省身先生。此时,拓扑学正兴起,并被称为现代数学的王后,陈省身先生把他引上了拓扑学的学习。

拓扑学主要研究几何形体的连续性,是许多数学分支的重要基础,被认为是现代数学的两个支柱之一。

1947年,吴文俊赴法国留学。法国是拓扑学的中心,吴文俊在这里渐入境界。1950年,吴文俊提出“吴示性类” 和“吴公式”,将拓扑学中示性类的概念由繁化简,由难变易,并给出了示性类之间明确的关系和可以计算的公式。吴文俊的工作为拓扑学开辟了新的天地,被称为 “拓扑学的地震”。

被称为数学“老顽童”

吴文俊37岁时凭借在拓扑学上的杰出成就,与华罗庚、钱学森一起获得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38岁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上世纪70年代开始攀登数学机械化的高峰;世纪之交,捧得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吴文俊已经成为科学界的传奇。

国际数学界不乏早年成名的优秀人物,但很少有人会再度辉煌,更少有人能在晚年开创一个新领域,并再度站到世界领先地位。拓扑学、数学机械化、中国古代数学三个领域是吴文俊最重要的学术贡献。

学数学出身的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读研究生时的第一堂课,就是吴文俊院士上的。王渝生说,吴文俊讲到了中国传统的数学思想方法是机械化的。后来吴老就创立机械化的数学。他把刘徽著的《九章算术》里的割圆术,用计算机的原理翻译过来,然后形成了一个程序,以后他就从事了数学机械化的研究,“那时他已经60岁了,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吴文俊以他敏锐的目光在世界电脑发展初露端倪之时,立即把电脑与自己所研究的中国古代算术思想联系起来,开辟了一条与西方迥然不同的数学机械化道路,开创了机器定理证明的时代,国际上称为“吴文俊方法”和“吴消元法”。

吴老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第一次见到计算机,就认定这东西会对数学未来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差不多60岁开始,他就天天上机房,从ABC学起。“为了证明定理,我用最笨的办法——把自己当作机器,一步步手算,不记得算了多少行,最后算成了。先证特殊情形,再证一般情形,说明计算机可以证明定理”。

年过古稀“贪玩”坐过山车

生活中的吴文俊被老伴儿笑称“贪玩”,活力不亚于年轻人。

有一次吴文俊和同事们一起去香港参加学术研讨。活动间隙,当时已年逾古稀的他竟然自己偷偷溜去游乐园坐过山车,还玩得不亦乐乎。还有一次在澳大利亚,吴老“顽皮”地将蟒蛇缠在脖子上,吓得旁人纷纷后退,直冒冷汗。提起这两次经历,吴老曾说,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好奇,自己也想试试。

吴老非常喜欢看电影,这是他年轻时就养成的爱好。2011年的一天,吴文俊趁着儿子出差,已92岁高龄的他,自己坐公交车去附近的电影院看电影,最后还说“到星巴克喝了杯咖啡”。

后辈评价

不仅是数学家 更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刘知青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说,作为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的名誉理事长,吴文俊老先生的贡献之一是使用计算机来证明数学定理,更准确地说是对平面几何的一系列数学定理用机械的方法进行证明,而传统的方法都是人在做。吴先生的方法比前人所做远远进步,在国际上得到充分认可。刘知青说,吴老更认为自己是一名数学家,但是他所做的,对人工智能领域具有开创意义,机械证明方法作为人工智能的重要领域之一,吴老达到了当时的高峰。

“生活中,作为长辈的吴老待人很亲切,一直支持和提携后辈,对年轻人总是鼓励和帮助。”刘知青说,最近人工智能领域有了较大发展,吴文俊后来成为人工智能学会名誉理事长,还以吴文俊的名字建立了人工智能技术进步奖。“吴老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不仅仅是数学家,更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科学家”。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