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楼的色彩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9/1/14

岳阳楼

来自网络

青少年时期,我曾手持画笔,在一方不大的画板上,涂抹着缤纷的色彩,幻想着画尽天下之美好。因而,对于色彩的感知可能敏锐于他人,尤其对色彩所产生的联想,更是让我神驰于思维空间中。

尽管现实中我未能成为一名艺术家,却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岳阳楼的庭院。这里的花草树木以绿色为主色调,像一块巨型地毯从南铺到北,一年四季里,交叉变换着浓淡不一的绿,这种绿不妖不艳,生机盎然,它比森林的绿色清纯,比草原的绿色饱满,风吹过时,满城青绿欲滴,好似洞庭湖中的一抹轻纱,随水波而流动。这方庭院由围墙四面环抱而成,围墙系清一色的赭红色,沿革已无从考究,仅从其斑驳之状便可感知岁月之悠长。或许,历史本来就是由一节节围墙筑成的,每一段围墙都掩埋着不为人知的往事。而赭红色的深沉与凝重,恰恰验证了它的沧桑。与皇宫的红色不一样,它透射出的不是冷峻、幽深,也不会令人望而却步,反而是它的低调与不事奢华吸引了南来北往的脚步,激发了他们钩沉辑佚的无限热情。我每每从此经过,必定步履小心,唯恐惊醒某段唐宋的传说,或是明清的过往。赭红色是亚光的,但透过那层厚重的红色,分明翻开了一册史书,书中的文字若隐若现,有如诗歌的意境,只可意会。

中国古建筑中,形似头盔的楼顶并不多见,而覆盖黄色琉璃瓦的楼阁为数更少。黄色乃古代皇家御用之色,尤显尊贵,这个辉煌明亮的暖色调能用在江湖之远的岳阳楼上,确实令人诧异。传说中香火跨越儒、道、佛三界的吕洞宾与此楼颇有渊源,元朝年间曾诏封其为“纯阳演化孚佑帝君”,既为帝君,自然可以享用黄色,岳阳楼楼顶于是托起了一片黄色琉璃瓦,饰以回纹楼脊,很是协调。传说归传说,黄色楼顶明亮、跳跃的色彩令人眼前一亮,特别是在阳光的反射下,折射出一道道炫目的光彩,从洞庭湖边远望过去,宛如一条条黄色的绸缎凌空飞舞,极为壮观。楼的久远,丝毫没有影响颜色的纯度,与寓意着美满、吉祥的红色楼体搭配在一起,和谐万分。整座楼不显单调,红、黄两种暖色调的组合使它更具亲和力。四海人士进得庭院,远远地望到万绿丛中浮现出一抹金黄色,正是这种颜色促使他们加快步伐,万般虔诚地赶赴一座楼与一篇游记的约定。这样的精神大餐,将会予人以灵魂的洗礼和思想的启迪,尤其是一篇名记中掷地有声的语言,有如黄钟大吕,传播久远。

放眼庭院,除了黄、红、绿色外,廊亭也是覆盖的绿色琉璃瓦,而小乔墓内的建筑则覆以小青瓦,极具江南园林风貌。地面大都铺以青砖,深色调凸显深沉,随意行走,便能踏出思古的万种情愫。置身于庭院,我们总是被某一处细节所吸引,被某一段色块所感染,殊不知,千年以来,各种颜色早已自然而然分布于此,并非刻意安排。天地万物,无独有对,它们在一个天下的庭院里和谐相处,互为补充,恰到好处地诠释了每一个历史章节的真实内涵。

很多时候,我都在暗自庆幸,在这里,我又重新拥有了诸多色彩。无论阳光充沛还是雨水连绵,那些斑斓的颜色总在庭院上下跃动。它们不仅填补了我内心的空虚,更为这个庭院撑起了彩色的天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发布公众号

岳阳楼的色彩

岳阳楼的色彩

  •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