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龙头农企搁浅惜贷断贷抽贷时有发生

经济参考报 2019/1/17 10:12:00

部分龙头农企搁浅 安徽省放水养鱼

专家称,这一现象在全国具典型性,其风险值得关注

在安徽省宿州市一家面粉公司里,偌大的工厂冷冷清清,前一天晚上生产的挂面摆放在仓库。该公司董事长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为了节省电费,现在工厂多在晚上开工,“白天基本不开机了”。

同一个城市中,另一家曾经年产值数亿元、主营方便面等的“明星”农企,去年基本停产。

记者近期在农业大省安徽调查发现,在全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总体平稳运行的同时,部分远近闻名的“明星”龙头企业却陷入经营困局,这些企业或压缩产能,或基本停产,甚至破产清算。专家认为,安徽省部分龙头农企遭遇的发展困境,在全国具有典型性。在推动农业供给侧改革中,这些企业存在的共性问题,以及暴露出的产业和金融等风险值得关注。

部分龙头农企经营遇困

据统计,2018年1至10月,安徽省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业产值同比增长7.9%。不过在龙头企业总体平稳运行的同时,部分龙头企业却陷入经营困局。

“我们公司这几年的发展形势较好,2015年产值不到1000万元,2016年攀升至2000多万元,2017年达到5000万元,2018年智能农业装备板块开始发力,仅前11个月的产值就突破1.2亿元……”谈及创业“成绩单”,位于安徽省阜阳市的安徽瓦大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吕彬难掩兴奋。

2014年底,吕彬回国创办了这家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致力于打造从引进蔬菜种苗到种植、技术服务等全供应链,取得明显成效,同时启动产业扶贫项目,带动当地101户贫困户带资入股,每年每户保底收益达5000元。

瓦大公司是农企逆市上扬的缩影。“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是引领结构调整的主力军,促进产业融合的助推剂,带动农民增收的火车头,对推动农业供给侧改革具有重要作用。”安徽省农业农村厅农业产业化指导处副处长杨亚明说。

与此同时,也有部分龙头企业陷入经营困局。

“这台设备已经更新为国内最先进的了,但由于缺乏资金,现在五条生产线只开了两条,日加工小麦2000吨的产能,实际只加工300多吨,而加工500吨以上才有利润。”安徽省宿州市一家面粉公司董事长指着新改造的和面机器说,“现在晚上开工比较多,电费比白天便宜点,白天基本不开机了。”

记者了解到,这家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主要从事粮食加工、粮食储备、粮食物流、优质麦种繁育、种植养殖等,企业产值在2012年达到18亿元的峰值后逐年减少,2018年预计为4亿元。近年来该企业受多重因素影响,生产经营出现重大困境,濒临破产边缘。

在六安市,一家主营竹地板系列产品、竹家具等的竹业公司,产值从2014年的12亿元下降到2018年的1.7亿元。“由于缺乏流动资金,公司现在产能利用率只有10%,大部分机器处于闲置状态,看着心里真难受!”该公司董事长惋惜地说。

在安庆市,一家从事农副产品深加工的食品企业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境,被金融机构和民间债权人诉讼,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在宿州市,一家主营方便面等的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2018年基本停产,这家“明星”农企曾经年产值达数亿元。

据农业农村部门统计,近年来,安徽省有10家以上国家级龙头企业因经营管理不善等被“摘牌”,涉及粮食加工、种植养殖、烘烤制品等领域。

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农业产业化“领头羊”,龙头农企联结消费者和农民,最先感知市场冷暖,经营走势映射出整个农产品加工业的发展趋势。

“虽然安徽省农业产业化保持持续发展的态势,但与农业农村发展新形势、新要求仍有一定差距。”安徽省农业农村厅农业产业化指导处负责人说,比较突出的是农产品加工业发展滞后,带动力不强,一二三产业融合度不高。

据统计,安徽省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业产值近年来增速回落明显,从2011年的50%一路下滑至2016年的6.6%。2017年增幅回升为9.2%。2018年以来,产值增速呈回落态势,1至10月,产值增速比上年同期减少1.9个百分点。

惜贷断贷抽贷时有发生

“企业融资难问题突出。”安徽省农业农村部门调研显示,银行惜贷、断贷、抽贷现象时有发生。

缺乏资金是农业龙头企业家普遍反映的难题。

“我们公司在2005年获得银行5000万元的收购资金贷款,到2011年达到5.89亿元。”安徽省宿州市一家面粉公司董事长介绍说,2012年以来,银行逐年压缩信贷规模,到2017年已降为3480万元,“2018年11月下旬,又要压掉2600万元。粮食加工企业需要大量流动资金,离不开稳定的信贷支持,一旦遇到银行压贷,正常运转就有问题了。信贷支持不稳定,企业举步维艰”。

皖西地区一家农业龙头企业董事长反映,该企业2014年在银行的贷款额度是3.6亿元,2018年被压到1.9亿元。企业一年毛利支付银行利息后刚好能“打平”,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注入释放产能,滚动发展很困难。“一家公司的年订单有4000万美元,公司缺乏资金难以购买原料,只能接1000万美元。”

与工业企业拥有厂房、设备不同,农业产业化企业一般没有足够的抵押物,从银行贷款比较难。“萧县有160万亩左右耕地,农业主导产业有粮食、水果、蔬菜、畜牧等。”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农委产业化股负责人表示,该县规模以上农产品加工业产值增速2012年以来一直是两位数,而2018年1至10月增速仅为0.63%。根据调研,该县有九家省级以上龙头企业,其中七家反映存在资金问题。

据了解,遭遇压贷后,有的龙头企业为保证生产稳定运行,不得已通过民间借贷和过桥资金偿还贷款利息及到期贷款余额,原本农产品加工企业就是微利企业,高额利息导致生产经营的利润增长远不及利息的增长,亏损严重。

“农业企业也需要科技创新,我们这几年投入200多万元搞新产品研发,但金融机构支持力度不够。”安徽省黄山市一家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向《经济参考报》记者反映,该公司的商标被评为安徽省著名商标,他想办理商标权质押贷款,去咨询了多家银行,有的银行不办理,有的银行只给贷款约20万元。

对于放贷“难处”,安徽萧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坦承,从实地调研来看,农业企业普遍抵押物不足,银行不能违规放贷;部分农业企业的专用设备是定制的,不好评估、处置,一般不能作为抵押物;虽然监管部门对银行有不良贷款率容忍度,但对银行客户经理个人来说,若授信审核不严,出现不良贷款,将面临扣发工资、停薪收贷的处罚,这也使得他们在放贷时更为谨慎。

生存焦虑冲击投资信心

记者在调研中发现,除了资金“喊渴”外,自身“生病”也是部分农业龙头企业陷入经营困局的重要原因。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农产品加工企业大多以初加工为主,普遍存在产品增值率低、科技含量低、产品档次低“三低”现象,以及盲目建设和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有的企业还存在偏离主业经营现象。

记者从安徽省农业农村部门获悉,部分龙头企业科技研发经费投入不足,导致企业科技创新能力相对较弱,升级扩张速度缓慢,产品、工艺、设备更新滞后,精深加工程度较低,产品附加值不高。多数龙头企业缺乏研发机构,产品创新能力弱,在销售收入超亿元的企业中,建立产品研发机构的不足30%。

有的企业还涉嫌违法违规。安徽桐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介绍称,一家龙头企业投资多个子公司及关联企业,涉及林业、农业以及房地产等行业,实际控制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近年来民间集资户要求返还融资款,公司用流动资金偿还部分集资款,导致无法正常经营,资金链断裂。

原材料价格上涨,也是龙头企业发展受困的“推手”。“我们公司主要生产鸡蛋、鸡翅、鸭腿等休闲食品,这几年原材料价格涨得厉害,一吨屠宰后的鸭子从2016年的7000多元涨到现在的1.2万多元,一个鸡蛋的价格也从0.37元涨到0.6元。”安徽省宿州市一家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表示,“原材料涨价都快把利润‘吃光’了,为了留住客户,我们还在勉强维持着。”

由于陷入经营困局,部分受访农业企业家对未来的投资信心受到影响。“我今年把门面房、家庭资产,孩子和亲家的资产全抵押了,投入900万元上了技改项目。”皖北地区一家粮食加工企业董事长无奈地说,“目前我还有900万元的利息还不了,只能苦苦支撑着,我现在担心的是公司咋能活下去?”

走访中,《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为支持农业产业化发展,国家和省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但有的地方在资金扶持、用地、项目整合等方面落实不理想,存在“最后一公里”不到位问题。

“政府领导一直很关心我,害怕我这个企业垮了,给我精神鼓励,但并没有实质性帮扶举措。”皖西地区一家国家级龙头企业的负责人说,“我已经艰难维持四年了,担心长期没新的资金介入,无法释放产能,客户会丧失信心,到时最终走向破产,给国家和社会造成巨大损失,我将成为罪人。”

基层农业农村部门干部反映,农业产业化发展涉及一二三产业,工作推动涉及多部门,需联动协调推进,主管部门指导协调手段较弱。

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姜长云等认为,安徽省部分龙头农企遭遇的发展困境,在全国具有典型性。在推动农业供给侧改革中,这些企业存在的共性问题,以及暴露出的产业、金融等风险值得关注。(记者 姜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