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份月捐报告发布41%的月捐人收入不足5000元

善达网 2019/1/18

中国首份公益行业月捐人(不含澳门)调研报告显示,近2000名月捐人中,月薪资在0-5000的月捐人占比达到了41%,随着月收入的增加,捐赠意愿反而呈下降趋势。

这是第一份针对捐赠人的非官方调研报告。2018年11月,公益筹款行业培育机构方德瑞信联合中国扶贫基金会、壹基金、灵析三家公益机构,共同发起公益行业首次针对机构自有月捐人的问卷调研,基于1932份回收样本,于2019年1月9日发布了首份中国公益行业月捐人(不包括澳门)调研报告。

月捐,即每月捐赠,具有小额、定期、定额和自动扣款的特点,是定捐最常见的形式,也成为公益机构募款的重要形式,同时鼓励爱心人士长期关注支持公益项目。

此次调研内容涵盖月捐人的性别、年龄、地区、月收入等基本情况的同时,更涉及开通月捐的原因、最关注的问题、资金支持领域、什么情况会离场等具有针对性的现实问题,而对月捐人星座信息的收集及分析则在使报告更有趣,吸引关注。

该报告显示,以公益组织自有数据库月捐人为分子,全国约13亿总人口数为分母,粗略估计仅有0.002%以月捐形式支持公益。

月薪5000元者为月捐的主力军

调研发现,20-40岁的中青年是月捐人主力军,捐赠比例高达72%,北京、广东两地的月捐人最为活跃。月捐人的职业和薪资高低与捐赠意愿并非成正比,月薪资在0-5000元的月捐人占比达到了41%,反之,随着月收入的增加捐赠意愿反而呈下降趋势。

中国扶贫基金会和壹基金是发起定捐项目较早的机构,中国扶贫基金会于2007年推出“扶贫月捐”,在官网上在募集的项目如城市小朋友加入“加油一起成长”行动,月捐100元,一对一帮助贫困乡村的同龄小伙伴;儿童发展计划,每月捐赠30元/50元/80元或其他金额,关爱贫困地区学生……壹基金成立之初便宣扬“一人一月一元钱”的月捐理念,在壹家人月捐官网上也可以看到,月捐金额包括20元、30元、50元、100元等,但都是普通大众所能够负担得起的。

“月捐这一产品类型本身的特点即是小额的,特别平民化,面向普通公众,”方德瑞信负责人叶盈告诉南方周末关于壹基金的一个故事,有一年壹基金去内蒙古特别偏远的地方做项目,在小餐馆吃饭,服务员小姑娘看到壹基金工作人员身穿的马甲,特别开心的跟他们说‘我是你们的月捐人,每个月捐10块钱,虽然微薄但一想到可以帮助其他人,就很知足,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调研显示,月捐人偏好的扣款方式中微信以绝对优势占据首位。移动支付改变了街头劝募,填表单等传统方式,降低了机构在支付方面的门槛及公众参与的门槛。


月捐人300以上的机构屈指可数

据悉,为了避免公益圈内人“自说自话”,尽可能真正了解公众月捐人的基本情况和想法,方德瑞信将调研的样本限定在“月捐人在300人以上的机构”(机构自有渠道数据,不含第三方渠道数据)。

在这一条件的筛选下,截至2018年11月下旬,中国扶贫基金会以10000人居于首位;其次过千人的包括壹基金5000人、它基金2000人;第三梯队则包括了自然之友、满天星、慈慧,月捐人均在600人左右,此次调研正是针对这些公众月捐人而进行的。另外,据了解自然之友12月在一席演讲之后,月捐人猛增至2000人左右。

“除了个别机构很早就开始了月捐探索外,国内行业整体关注及开展月捐筹款才刚刚起步,2016年各家机构开始推出各种产品。”谈及国内公益组织开展月捐的情况,叶盈坦言:“做得好的机构不多,月捐人在300以上的没几家。”

公益项目反馈不及时

叶盈认为公益组织做月捐存在一些显著问题,“有大量的机构虽然想做月捐,但并没有真正了解月捐是什么,有的机构甚至连最基础的单次捐赠人维护都没有做好,就想去尝试非定向的月捐。”叶盈说道:“根本想不到背后需要怎样的维护,觉得只要拉进来,资金就可以自动来了。”

调研显示,虽然月捐人的忠诚度较高,但在曾停止过月捐的人中除了自身经济情况变化之外,12%的受访者停止月捐的原因则是“捐款后机构没有基于反馈和后续联系”。值得注意的是,79%的月捐人在月捐前都曾有过捐赠经历,而开通的原因排在首位的是“想为需要帮助的人提供长期的点滴支持”。

事实上,月捐人很大一部分是捐款人在对某家机构产生信任,并愿意长久支持其所做的公益活动,从而参与月捐,因此,捐赠人的留存率则是机构月捐项目得以长期发展的基础和难点之一。

“月捐实质上不等同于自动扣款的次捐,更重要的工作是,捐赠人进入月捐池之后,机构必须要非常重视后期的维护和定期沟通的工作,定期提供简报、年度报告,给予捐赠人和支持者及时的反馈。”叶盈说道。

调研显示,开通月捐时最关心的信息主要包括“我的钱花在哪里”“我希望帮助的人得到什么有什么改变”“该机构值不值得信任”,这给机构针对月捐人的反馈内容提供了很好的参考。

或将成机构可持续发展的助推器

对机构而言,一次劝募加很好的维护能够获得稳定的支持,同时降低筹款成本,加深了信任与支持。

此外,月捐人还有可能纳入更多资源投入公益,如自身成为筹款人,公司职员会建议HR、管理层支持该机构等。据调研显示,月捐人中天蝎座占比最多,而26~35岁的处女座公司职员号召他人参加月捐的转化率最好。

“月捐是一个很好的产品,有利于将机构从筹款中解脱出来,解决其筹款能力的可持续性问题。”叶盈认为,未来三五年中国有远见的机构都会开始尝试这个产品,“公众和公益组织长期的互动既可以提升公益社会组织的价值,也有利于培育公众对某个社会问题的认知。”

来源:南方周末 张问之 编辑:程晓霞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图片、视频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图片、视频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畅游所有功能,享受平台服务,请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发布公众号

2019,机构不悲观

  • 上海证券报 ·  · 
数据加载中... ...